天天彩票

当前位置:天天彩票 > 仙侠小说 > 飞天

第一七七八章 崩溃的兄弟俩

    然而从这一晚后,玉罗刹对八戒的态度似乎有了一些变化,不再跟八戒到处去疯了,也不再让八戒随便碰她,大多时间安静隐居在了湖畔的木屋内,最多的活动也就是沿着湖畔走走,采摘一些野花插在木屋外点缀装饰。? ?.??`

    刚好疯了一年多几乎每日如胶似漆的八戒也有些腻了,玉罗刹摆出这样的态度,他也就顺水推舟了。

    于是八戒就有了时间经常往苗毅那跑,甚至跟着苗毅跑去山中看苗毅练功。

    天蓝蓝,山青青,水绿绿,飞流之下,肉身半赤的苗毅一身紧实的肌肉经受着水流的强力冲击。

    哗啦啦的瀑布下,最终体力耗尽的苗毅被冲翻进了水中,游回岸边爬上了岸瘫在了地上大口喘气。

    咬了朵花在嘴上的八戒从一旁悠闲晃来,蹲在了苗毅的边上,嘴里的花拔在了手上,俯视着乐呵道:“我说老大,你这是在跟自己过不去啊!”

    苗毅没理他,闭眼休息了一会儿,待气息均匀了,又翻身跳入了水中,洗了洗身子爬上了岸,接了八戒递来的干净衣服换上时,问道:“你最近似乎很闲。”

    他也发现了,八戒现在往他这边跑的勤快了。

    八戒呵呵道:“我一直都这样。”他心里也纳闷,不知道玉罗刹搞什么鬼,几个月了都不让他再碰一下。

    苗毅:“一年多了,你和她接触到现在,修为增长如何?”

    八戒赶紧点头乐呵:“还行,还行,有所进步。”有点含糊其辞。

    “还有一年不到了。”系着侧腰布扣的苗毅淡淡提醒了一声。

    八戒有点笑不出来了,知道苗毅指的是什么。点头“嗯”了声。

    穿好衣服,苗毅抬手拍在了他的肩头,“老二,差不多了,不要再拖了,那女人不简单。临近大阵解禁,她很有可能会生出什么鬼心思来,不能等到事到临头,要提前解决了!”

    这话倒是提醒了八戒,最近的玉罗刹的确有点不正常,难道真的有了什么鬼心思?

    可人都是有感情的,这一年多下来,他和玉罗刹在一起也是快乐的,朝夕相处又怎么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一想到要对玉罗刹下手,他忽然有些惶恐,低下了头。

    苗毅注意到了他的异常反应,冷冷盯着他,道:“你想放过她?你信不信一旦她恢复法力,第一个要杀的就是我!”

    八戒唉声叹气道:“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毕竟和她相处了一年多。我觉得她人还是不错的,也许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

    苗毅一把推开他肩膀。沉声道:“你想说什么?”

    八戒摇头:“大哥,我没别的意思,毕竟相处了一段时间,真的觉得她人还不错,有点朋友的感觉了,我有点不忍心下这个毒手!”

    苗毅:“人不错?呵呵。为什么会让你觉得人不错?那是她有求于你,想躲过这一劫。朋友?她是什么身份?堂堂玉面佛,位高权重,你在他眼里算个什么东西?到了她那种地位的人,你觉得她可能和你做朋友吗?你什么时候变得心慈手软了?这可不像你老二的性格!下不了手?没关系。我来下手,不过你要帮我一把,务必一击必中,彻底解决这个后患!”

    在苗毅咄咄逼人的目光下,八戒目光躲闪,不敢直视,他真的想求大哥放过玉罗刹,可是有些事情他自己也没信心,也无法确定。他能保证玉罗刹恢复法力后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放过大哥吗?一旦不会放过,那后果他承担不起,也不敢去想象那后果,如今大哥身后牵涉到一大堆人的身家性命,嫂子们要守寡,月瑶也要守寡,只怕老三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他不敢去冒这个险。 .? `

    如此比较一下,相对来说,玉罗刹的份量还是不如这一边的,他如今对玉罗刹也谈不上爱,只是有了感情。

    权衡一番后,八戒抬头,露出牵强笑容道:“好!我知道了。”

    “休息一天,养精蓄锐,商量个地方动手!”苗毅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而去。

    八戒低个脑袋跟在了后面……

    一天后,八戒站在了湖畔的吊脚楼外,犹豫了好久,不敢进去见玉罗刹。

    倒是玉罗刹每天的这个时间段都会出来沿着湖畔走一走,一打开门看到外面的八戒愣了下,步下木板台阶笑道:“你站在外面干嘛?”

    八戒抬头,顿时把玉罗刹吓一跳,只见八戒一脸憔悴,黑着两个眼眶,就像久未休息似的。

    玉罗刹双手捧起他的脸,惊讶道:“你怎么了?”

    八戒掰开她的双手,牵强笑道:“我没事,只是费了点精力,弄了点新鲜东西给你看。”

    玉罗刹好奇道:“什么东西?”

    八戒有点心虚,目光躲闪着避开了她的目光,道:“你跟我来就知道了,不远,一会儿就能看到。”说罢转身而去。

    玉罗刹怔了一下,目光闪了闪,似乎明白了什么,怔怔看着他的背影,又缓缓回头看向八戒给她盖的房子,这就是她的家,在这里渡过了无忧无虑且幸福的时光,眼神中满是留恋不舍,好像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似的。

    “走啊!”八戒回头看了眼,发现玉罗刹还呆在原地,催促了一声。

    玉罗刹亦挤出一丝牵强笑容,放步跟了过去。

    这一路上,两人一声未吭,八戒半低着脑袋在前面,玉罗刹眼神迷惘地看着他的背影,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

    两人一路走进了一条山谷,玉罗刹左右回头打量着这光秃秃的山谷,八戒突然在山谷中停了下来,她也跟着停下了。

    八戒回头强笑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他刚回头走了几步,忽闻身后玉罗刹大声喊道:“八戒!”

    八戒转过身来,挤出笑容安抚道:“很快就回来。”

    玉罗刹脸上浮现淡淡笑意地问道:“你后悔吗?”

    八戒知道她问的是什么,问他跟她在一起了后悔吗?他摇了摇头,表示不后悔。

    玉罗刹脸上的淡淡微笑渐渐灿烂,眼中隐隐浮现泪光。

    八戒无法面对她,转过身去,一脸黯然地前行,双手渐渐合十在胸前。

    一股若有若无的野兽腥气飘进了山谷中,进山谷的方向,手持宝剑的苗毅现身,身后跟着一群野狼,而在八戒前行的另一头,也出现了一群野狼,两头堵截而来。

    玉罗刹前后看了一眼,转身面对着逼来的苗毅,似乎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神情异常平静,语气也异常平静道:“八戒,你知道这几个月我为什么不让你碰我吗?”

    她以实际行动给出了答案,一只手轻轻摁在了胸腹之间,将宽大的僧袍捋了下去,露出了突起的小腹。

    提剑逼来杀气腾腾的苗毅瞬间傻眼在原地,两眼珠子差点没冒出来,死死盯着玉罗刹那突起的肚子,结合玉罗刹的话,不难猜测出这突起的肚子是怎么回事。

    玉罗刹又转过身,面对继续背对前行的八戒,“你带我来,说有新鲜东西给我看,所以我也带了一样东西来给你看。八戒,你难道不想看一眼吗?你不看的话,会后悔一辈子!”

    合十中的八戒回头看了眼,看到玉罗刹摁着的那突起的肚子,瞬间如遭雷击,整个人定格在原地,真正傻眼了。

    这下他终于明白了这几个月玉罗刹为什么不让他碰她,否则这肚子的真相无法掩盖。他突然想起玉罗刹那次的话,说不想回去做玉面佛了,想留在这里和他做夫妻。

    玉罗刹又转身看向苗毅,平静道:“论血肉之躯的勇武,我不是你的对手,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下,何况我又有孕在身,根本没办法和你动手,动手也是死路一条。牛有德,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不会还手!”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苗毅冷笑道:“少来这套,我二弟被他师傅锁阳了,根本不可能和你发生什么苟且之事!”

    玉罗刹冷眼斜睨,玉面佛的气势转眼间又出来了,漠然道:“我跟你二弟有没有这回事,当事人最清楚,你为什么不问问你二弟自己?”

    苗毅目光直逼另一头的八戒,怒声道:“老二,告诉我,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他其实在自欺欺人,用屁股也能想到,不是八戒的还能是谁的,这里就三个男人,他有没有跟玉罗刹发生过什么关系他自己还不知道么,而七戒大师也不可能跟玉罗刹乱来,可他还是隐隐抱了一丝希望,说不定是七戒大师破了戒,万事都有可能。

    傻了眼的八戒回过神来后,惊叫道:“怎么会这样?”

    玉罗刹偏头斜睨,“你说为什么会这样?我现在无法驾驭法力,有些东西只能是顺其自然,你在我身上快活的时候就应该要想到这是迟早要发生的事情,此时再惊讶是不是有点过了?”

    八戒呆若木鸡在原地,顶着两个黑眼圈,一脸的崩溃神情。

    苗毅突然动了,持剑快步冲来。

    玉罗刹瞥了眼,抬起了脖子,引颈待戮,闭上了双眼静静站那不动。

    冲来的苗毅挥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给她把脉。

    他还在怀疑玉罗刹这肚子是不是在作假,就算八戒和她发生了什么,堂堂玉面佛怎么可能愿意给八戒怀孩子。

    然而把脉的结果让苗毅很崩溃,那肚子真的不能再真了,宝剑瞬间从玉罗刹脖子上撤掉,一脸暴怒的苗毅直接朝八戒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