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当前位置:天天彩票 > 仙侠小说 > 飞天

第一八一九章 不以为然

    这法旨听着有些怪怪的,调精锐人马来戒备的理由居然是和人家非亲非故,和人家素昧平生就断定了对方来者不善,人家好歹是来祝贺的,这边居然要调人来防备。

    当然,法旨下达的虽怪,可大家都能理解,毕竟大家也紧张啊,牛有德这个时候跑来,大家真心感受到了压力。

    “是!”众人轰然领命,迅速各摸出星铃召集人马。

    王卓则快步转入后堂离开了,没心情陪这群手下了。

    此情此景看的严素心中唏嘘不已,牛有德人还没见到只听说人来了就已经吓得整个庚子域高层慌张一片,回想当年一群人对牛有德极尽羞辱时的情形,再看看现在,发现彼此的差距已经不是一点点大了,连她自己都有点想不通当年一伙人凭什么那样羞辱人家?蠢,简直不是一般的蠢,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眼前就是活生生的莫欺少年穷的典型例子,当年仗着有点小背景欺负人家没背景的人现在估计没一个有人家牛有德混得好的。

    走入后堂的王卓第一时间摸出了星铃联系夏侯家那边,要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了夏侯家不会碰他的么,这个牛有德突然跑来是怎么回事?虽然牛有德看起来不是夏侯家的人,可却是天后夏侯承宇的人呐,也算是夏侯家的人吧?这疯子就这样光明正大的跑来,怪吓人的,比夏侯家暗中派人来还给人压力,打着祝贺的幌子堂而皇之来的,搞的让人家进来不是,不让人家进来也不是,让人进来怕人家找茬,不让人进来怕人家面子上下不来找机会发飙。

    结合那疯子以往的所作所为,什么天庭规矩对人家有用吗?那是敢率领人马堵在天街外面**裸扬言血洗屠城的人,碰上这种规矩可用可不用的人最头疼。

    牛有德?夏侯家那边接到消息很诧异,先让他尽力稳住,那边会尽快弄清是怎么回事。

    从后堂而出的王卓在内院和三名下人打扮的老者碰面在了一起,都是夏侯家派来的高手,三名显圣修士,还有二十名化莲修士隐藏在府内没露面。

    王卓也不知道这三人是什么人,平常称呼为秦大、秦二和秦三,不用猜也知道是化名,先不管人家真名是什么,现在让人家做好保护的准备才是真。

    “牛有德?”三人闻听嘀咕一声,秦大皱眉道:“你确认是牛有德?”

    王卓摇头道:“我这边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见过他,但估计不会有假,谁会公然跑来假冒那家伙?”

    秦大:“来了多少人马?”另两位显然也比较关注这一点,实在是幽冥都统府的实力不弱。

    王卓:“表面上看就带了两名随从,暗地里有没有埋伏人马不知道。”

    秦大有些愕然:“就两个?是青月和龙信吗?若是这两人怕是有点麻烦,这两人都是早年天下争霸时战将,青月当年更是昊德芳手下数得上的战将,仅她一人,我三人联手也未必是她的对手。”

    王卓苦笑:“不知道,我这边只怕未必有人能认识他们两个。”

    秦大立刻偏头道:“秦三,你速去看看。”

    秦三点头立刻快速离去,去的快,回来的也快,这边等了没一会儿,秦三跑了回来点头,“是青月,另一个不认识,不是龙信,板着一张死人脸,实力如何不明,但能和青月一起成为左膀右臂来的估计实力不会比青月差到哪去。”

    秦二沉声道:“青月既然来了,看来不用猜测了,应该真是那个牛有德来了。”

    王卓忙问:“若牛有德发难,三位先生带来的人可能挡住?”

    三人不禁面面相觑,有都统府的大批人马在,再加上他们这些来的高手,是来应对暗杀突袭之类的,从未想过要应对大军的进攻,预设中夏侯家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组织大批人马进攻,把实力摆在台面上硬干不是夏侯家的风格不说,这么大把柄夏侯家也不见得吃得消,需知这可是杀天帝的妃子啊,不是儿戏,得不偿失,夏侯家没这么蠢。

    可是真没想到居然是销声匿迹了多年的牛有德冒了出来,这二愣子一贯的风格可没有什么‘得不偿失’这一说法的,连王爷的孙子都照宰不误,得不偿失的事情干的太多了,一贯是把祸给惹了再考虑擦屁股的主,这都找上门了,而且是光明正大直接找上门了,已经体现出了一贯的傻鸟风格。

    一旦牛有德玩硬的,命幽冥大军强攻,这边还真没什么把握。

    秦大迟疑道:“若只是这三人还好办,我等可拖住他们,再有都统大军布阵协助,应该没问题,可对方若是暗伏大军的话,想必王都统也听说过幽冥大军的实力,这边估计够呛。”

    王卓听的有点心里发紧,忙拱手道:“还请先生速报王爷,尽快派高手来援。”

    秦大颔首,“这是自然,王都统也当立刻报知黄侯,就近调集大军来援,否则凭庚子域的人马怕是挡不住幽冥大军!”

    “明白!”王卓再次朝三人拱手,“一旦情况有变,还请三位先生务必保我全家安危。”能说出这话显然是对自己手下人马能不能挡住幽冥大军一点信心都没有,先不说其他因素,牛有德率领半支虎旗击溃酉丁域百万精锐的前车之鉴不是儿戏。

    “我等自当尽力。”秦大点头应下。

    秦三又出声道:“为了稳妥起见,王都统不妨让琴妃联系天宫那边求援,只要天帝施压天后,天后旨意一到想必牛有德和王都统无冤无仇也不愿惹这麻烦,自会退去。”

    “正有此意!”王卓拱了拱手也不矫情,迅速离去。

    秦大三人相视一眼,皆有些牙疼,发现牛有德光明正大找上门来让这边很背动,就算对方来的只有三人,这边也不敢轻举妄动,人家光明正大公开来的,冒然对天庭大员动手这责任可不小,你总不能学牛有德那般得不偿失的乱来吧,搞来搞去有没有事都要看牛有德会不会主动闹事。

    找借口找牛有德的茬动手?只怕正落人家下怀,人家搞不好正愁找不到动手的理由,你主动找茬试试看,估计庚子域立马能打翻天,那二愣子是怕事大的主吗?

    深宅内院,琴妃幽居,有天宫的人看着,无异于被软禁在了家中。

    其母王夫人倒是经常过来陪女儿解闷,有些事情最亲近的人往往是最不知情的人,王夫人到现在都不知道女儿和天子被贬有什么关系,来往知情的人也不会傻到在她面前揭短,王卓父女两个也不会告诉她免得她担心,只借口说是天帝的女人省亲本就如此,天帝的妃子不宜和外面男子接触,给软禁找了个好借口糊弄。

    王卓来到时,母女两个正在聊天。

    “牛有德?敢到这闹事?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一听丈夫提到牛有德可能要来找麻烦,王夫人当即一拍茶几眉眼一瞪,看了眼女儿,颇为倨傲道:“我女儿乃陛下宠妃,牛有德焉敢造次,活得不耐烦了吗?”

    琴妃娇美面容上亦带着淡淡笑意,手上端着茶盏优雅小口嘬着,被天帝宠幸过的女人,内心自有些许小小倨傲,一个小小都统还真不怎么看的上,平常在天宫看到的都是些什么人物?当然,自己父亲除外,没有看不起自己父亲的意思。

    另外也还有点小小的虚荣心,回了娘家,多少想显摆一下天帝女人的风范。

    这边都提心吊胆火烧眉毛了,看这两个女人的意思,似乎还颇不以为然!王卓看了有些上火,女儿毕竟是天帝妃子,他不好多说什么,盯着其夫人喝道:“你懂什么?”

    王夫人站了起来,好笑道:“难道我说错了吗?他牛有德想造反吗?”

    她这话还真没说错,说到了根子上。

    琴妃见父亲有发怒的征兆,遂慰道:“爹,那牛有德女儿也知道,也听说过,的确不好惹,可说到底还是要分人的,女儿毕竟是陛下的妃子,就凭他如今的地位敢对女儿动手?谅他也没那个胆子!爹,说不定人家真的是来祝贺的,也许是您想多了。”

    王卓憋不住了,终于蹦出狠话,“这天下说到底还是看谁的实力强,看谁手上掌握的兵权过硬!陛下的妃子又怎样?在权臣的眼里,什么都不是!连天子都有人敢做手脚,你难道认为你比天子更有份量!那牛有德掉脑袋的事情干的还少了吗?当着嬴天王的面羞辱过天妃,你自比天妃如何?牛有德从在天街将权贵家奴杀的血流成河开始……”

    他将牛有德曾经干过的猛事一件件摆出来,母女两个不是没风闻过,只是听说的都是别人的事,向来和自己无关,不会放在心上,在她们眼中还没平常的穿着打扮重要,也没人对她们分析过其中的厉害关系而已,当真正明白牛有德是什么性质的人后,母女两个的脸色开始变了。

    “这里没外人,我说句不怕丢人的话,我手上的人马根本没任何信心挡住那疯子手上的人马。芳儿,你别忘了牛有德是天牝宫的直属上将军,他这次十有**就是天后娘娘派来的!”

    啪嗒!琴妃手一颤,茶盏落地砸了个粉身碎骨,茶水四溅,脸色煞白地霍然站起,慌乱道:“爹,您不是说您已经摆平了夏侯家那边吗?”

    王夫人惊讶道:“天后娘娘?这事和天后娘娘有什么关系?天后娘娘为何要派人找我们麻烦?”回头看向女儿,“芳儿,难道是你和天后娘娘争宠惹下的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