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当前位置:天天彩票 > 仙侠小说 > 飞天

第一八六九章 近卫军旧部

    “传令下去,找一下。”牟浩然偏头吩咐一声,盯着苗毅稍作凝视后,又补了一声,“提幽冥人马问问情况。”

    他手下人还没应下,苗毅已经抢声道:“大都督,我幽冥都统府的人不是犯人。”这是对提审他的人表示抗议。

    “大胆!”一名近卫军将领立刻喝斥一声。

    苗毅拱了拱手客气道:“幽冥都统府的人好像不受近卫军管辖,近卫军无权提审我的人。”

    牟浩然徐徐道:“我部奉陛下旨意而来,难道也不行吗?”

    苗毅忙道:“既是陛下旨意,末将自然遵旨,还请大都督出示一下旨意,不然不合规矩。”

    青月、龙信等还好,杨召青却是暗暗感慨,大人如今果然是今非昔比,放在早年哪敢如此顶堂堂近卫军的大都督,人家一怒之下编排个罪名把你收拾一顿你也没脾气,可如今近卫军大都督就算想收拾也要掂量一下后果,大人已经不是一些人想动就能动的了,牵连甚大,要动也得有说的过去的理由。

    这就好比是天街小兵和偏将之间的差别,天街小兵只怕连一些商铺里的伙计也不会将之放在眼里,可真要是到了偏将的位置,一些商铺的掌柜也不会随便招惹,凭那些掌柜的背景倒不是怕,也不是搞不定,而是偏将肯定是上面统领提拔的,就算能搞定,麻烦的代价也要大一点。

    牟浩然:“我部奉的是口谕,现在到哪找明示给你?”

    苗毅客气道:“可知会一声天牝宫,只要天后娘娘有令末将立刻遵办,否则娘娘那边末将不好交差!”

    牟浩然目光变得深沉起来,“没必要绕那么大的圈子,本都督奉天旨来剿匪,莫非找你的人问一下匪情也不行?莫非你想掩饰匪情?牛有德…别忘了你也是近卫军出身!”最后一句听着似乎是让苗毅别忘了自己的出身,可语气透着的意思似乎在说,我看你是近卫军出身给你点面子,再啰嗦下去别怪我不留情面。

    苗毅呵呵一笑,“既是问匪情,幽冥都统府的人自然配合。”伸手做了个请自便的手势。

    他争取的也就是这个,虽然该怎么说都已经对下面叮嘱好了,可若是对方刑讯逼供的话,他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出什么漏子。

    牟浩然没再理会他,似乎也知道从苗毅嘴里问不出什么,领着一群人大步闯进了苗毅指挥中枢所在的洞内,苗毅在旁陪同。

    洞厅内的罗盘还摆在那,牟浩然负手绕着走了圈,又伸手摸了罗盘一把,淡淡问了声,“牛都统,外面传言说匪徒乃是东军五百万精锐所扮,不知可有此事?”

    苗毅沉吟道:“末将也有此怀疑,只是不敢确定!大都督试想,东军精锐若假扮匪徒自然不会让我认出,都是一些陌生面孔,所以末将不敢确认。”开始装糊涂了,但是也没把话说死,可自己留了后路。

    “是吗?”牟浩然斜睨一眼,不置可否的语气。

    苗毅无所谓,对方爱怎么想怎么想,只要对方真敢掀嬴九光的底,那他乐得配合,能弄垮嬴九光的话,那些赔偿他宁愿不要了,可正因为担心天宫那位不会跟嬴九光彻底翻脸,他才没必要那样干,不如先捞点好处再说。

    有些事情到了一定级别的人,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他就不信这位心里不明白,大家都在装糊涂罢了。

    所以苗毅也在观牟浩然的态度行事,说白了就是在看青主是不是真的想弄嬴九光。

    于是苗毅被轰了出去,洞厅被牟浩然临时征用了,鸠占鹊巢,这个苗毅真没脾气。

    约莫一个时辰后,一名将领进了洞厅,对牟浩然禀报道:“大都督,外面搜查了不少地方都没找到蜧族的人影,不知躲哪去了。还有,幽冥大军的人马显然都没说实话,一个个言行一致,像是之前串通好了似的,要不要把他们的嘴巴撬一撬?”

    “撬什么撬?动动脑子好好想想,上面对任务没任何具体明示就是一种明示。”牟浩然好笑一声,他就在罗盘边摆了张椅子,双脚架在罗盘上,一脸无聊的样子,小刀在手修理着指甲,漫不经心道:“蜧族躲?真要想把他们搜出来,那么多人能躲哪去?你当陛下手上的暗探是吃素的?蜧族那边肯定有上面的眼线,甚至是各大势力的眼线,蜧族那么多人口还能没点吃里扒外的?之前不知交战情况肯定是交战时蜧族控制了星铃的使用,现在战事结束了,只怕各大势力早就将情况给摸了个一清二楚,还用等到你我来查?再说了,查案的事也不归我们管,那是高冠的活,你瞎操什么心。”

    “呃…”那将领愣了一下,苦笑道:“敢情我们弄出这么大阵仗就是来走过场的。”

    “也不能说是走过场,咱们不来的话,你当战事能这么快结束?咱们不来,你当牛有德能嬴?咱们不来你当昊德芳的人马不敢进来弄死牛有德?”牟浩然哎呀着摇了摇头,手中小刀斜指了一下,“上面来话了,你去安排一下,让殿下跟牛有德见个面。”

    “是!”将领拱手领命后快步离去。

    洞厅内没了其他人,牟浩然拇指刮着刀锋,若有所思地嘀咕着:“难道已经在为殿下培养势力了?可一贬到底又是个什么意思……”

    青元尊在近卫军的名字不叫青元尊,而是叫做胡庸,真正是做一名普通小兵,所在总镇上上下下都没人知道胡庸的真正身份,这也是近卫军这边刻意安排的。尽管天下人都知道天子被贬到了近卫军,可近卫军这么大,这么多人分散各地,天庭错开时间差避开别人怀疑安插一个人的能耐还是有的。

    近卫军外部势力很难插进手来,估计其他势力想找到青元尊在哪也不容易,就连苗毅一开始都不知道青元尊被安排在了哪,若不是青元尊跟天后有联系通过天后知晓了,否则还真难找出来。

    夏侯承宇已经发话了,就算牟浩然不安排,苗毅也是要和青元尊见上一见的。

    青元尊目前正随同其他人守在一处山隘,恰好苗毅也有一队人马在这边,借着巡视的机会往这来了,顺便和守这里的总镇辽应同见了个面。

    见面是光明正大的,表面上看,辽应同是在拱手和苗毅正常打招呼,实则说的话却是:“辽应同见过大人。”

    苗毅也不知道青主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辽应同当年就是他在近卫军的部下,也是当年酉丁域一战的幸存者,后黑龙司被解散,发配到了这里,而青元尊恰好就在辽应同的手下。

    苗毅目光扫了扫四周,见近旁无人,遂笑道:“不错嘛,又升总镇了。”

    他当年的那批半支虎旗幸存的部从,如今在近卫军大多都爬到了大统领的位置,坐上总镇位置的也有一些,譬如眼前的辽应同,而能力平庸不得上进的也有。总体来说混的都不会太差,毕竟背后有了充足的修炼资源支撑,对修为的提升是一大助力,而修为的提升对往上爬又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辽应同笑道:“让大人见笑了,刚升不久,五百年前的事。”

    苗毅目光又扫了眼四周,“你这样光明正大和我见面,难道不怕引起怀疑?”

    辽应同道:“大人勿虑,巧的很,刚接到了上面的暗示,让我想办法和大人套套旧情,顺便安排大人和殿下一见。”

    他一开始也不知道青元尊就在他手下,因为某一期间这边进进出出被调整的人不止一个青元尊,后来还是苗毅这边告诉他的,让他注意一点,当时把他吓一跳,天子竟然成了他的手下。

    “哦!”苗毅呵呵一笑,还真是巧了,他就是冲这来的,当即问道:“殿下在哪?”

    “右边山隘上,那个守在尖石旁的就是。”

    苗毅当即偏头看去,法眼一瞅,还真是青元尊,一身金甲,手持长枪默默静立,混迹于袍泽之间,与常人无异,只是脸部的轮廓和表情明显比当年初见时成熟了许多,那么大的落差打击之下,又在底层呆了这么多年,估计想不成熟起来都难。

    青元尊明显也看到了他,目光和他对视在了一块,神情复杂。

    辽应同暗暗观察着苗毅的反应,心中暗暗惊奇,不知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近卫军上面竟然会安排这个,他发现这未老上司还真是有点深不可测。而苗毅和东军五百万精锐搞上了的事他也风闻了,刚刚听到传言,听说东军那五百万精锐已经败在了这位老上司的手上。

    “大人,听说东军五百万精锐在黑龙潭欲伏击大人?”辽应同试着问了声。

    “嗯,是有这么回事,刚被我灭了两百多万,剩下的人马已经跑了,不过这事你知道就行,暂时别对外声张,我跟那位嬴天王还有的较量。”苗毅回过神来后点了点头,这事也没瞒他,也有意透露出点云淡风轻不将嬴九光放在眼里的意味,随后又看向他道:“你安排下,让我跟殿下见上一见,尽量别让其他人看出什么,殿下的身份还需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