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当前位置:天天彩票 > 仙侠小说 > 飞天

第一九四三章 密旨

    苗毅也在关注一众人的反应,见大多数人都有点喜出望外,心中稍安,否则一个不小心就是一场兵变。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奇怪,一大群人明明是受罚了,还高兴的,这人就是经不起对比。

    对于前来传旨的闻泽来说,他根本不在乎一群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看向一旁苗毅道:“大都督,让下面人卸甲交东西吧!”

    苗毅点了点头,看向令狐斗重道:“令狐将军,你看…”

    令狐斗重绷着脸默默点了点头,此时的局势已经由不得他,一道旨意撬掉了他对大军的掌控,只能是从命,回头再图良策。

    众目睽睽之下,令狐斗重卸下了身上的元帅战甲,交出了相应的配发武器和官职玉牒之类的东西。

    天庭官职升降的情况下,之前匹配的东西都要上交。

    苗毅亲自上前,亲手接了他的东西,亲自清点后写下了交割,交给了身旁跟来的杨召青,然后朝令狐斗重拱了拱手:“委屈将军了。”大帅的称呼已经降格成了将军。

    令狐斗重倒是想显得心胸磊落点说点客气话,可是说不出口,憾然闭上了双眼,闭目不语,嘴唇紧绷,硬邦邦笔直站在那,几缕摘头盔刮下的花白发丝在风中飘荡,颇有几分英雄迟暮的感觉。

    山林间的邵香华目睹这一幕,再次捂住了嘴巴,泪水模糊了双眼,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只是大颗滚烫的泪珠已经滑落脸颊,她跟着自己男人一路走到今天,自然知道自己男人爬到这个位置花费了多少精力和心血,熬了多少年,受了多少罪才换来这显贵荣华,然瞬间化为乌有。

    边上令狐家的下人也是一片黯然神伤。

    云知秋看看情难自禁的邵香华,暗暗叹息一声,知道这个时候劝什么都没用了,也就没再劝慰了,再劝反倒显得虚伪,再看向孤立在阵前的令狐斗重,心中又是暗暗一声感叹,成王败寇吧!

    平原上乌压压一层的人群全部陷入了肃静,一个个睁开法眼看着令狐斗重的背影。

    “唉!”苗毅轻叹了声,又偏头示意了一下,杨召青迅速传令下去。

    很快,上万人掠来,如一堵墙横在大军前面。

    前面的红甲大将有的卸甲,有的只摘减了代表级别的节扣,陆续走到人墙前交接东西后听从指挥飞掠在了河的那一边。

    人群慢慢朝前涌动,交出东西的继续往河那边飞。

    如此壮观的场面,哪怕是伏青等人亦面面相觑。

    估计大军全部交接完毕需要不少的时间,闻泽盯着大军一阵扫视后,目光又落在了令狐斗重的身上,从山丘上走下几步,到了令狐斗重跟前,伸手道:“令狐将军,能否借一步说话。”

    苗毅等人看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尤其是苗毅略微挑眉,自己是幽冥之地的最高长官,不知有什么事还要避开自己跟自己下面人去说。

    令狐斗重开眼,也有点意外,默默点了点头,随闻泽朝后方无人的地方飞了去。

    苗毅立刻给了杨召青一个眼色,示意让人盯着,天宫传旨官员又如何,也不能在自己的地盘上乱来。

    杨召青微微颔首,表示知道了,一只星铃落在了笼在袖子里的手中。

    而苗毅又回头一声,“碧月!”

    碧月愣了一下,走到他身边拱手道:“大都督。”

    她现在还有点不习惯两人的身份转换称呼,每次一喊出这称呼都有些怪怪的,想当年这家伙可是被自己呼来喝去的。

    也许是看到现场有感,苗毅传音问道:“这几天忙,没顾得上问你,天元那边有消息了吗?”

    碧月神情平静了许多,传音回:“有了消息,已经跟随雄奇杀出了重围,遁入了未知星域,问了下我的情况,让我代他谢过你,说有机会再厚报大都督!”

    居然跑了?苗毅心里有点腻味,海渊客可是请了他帮忙的,就算没海渊客招呼,他现在把碧月要到了自己身边也不能让碧月再跟天元不清不楚下去,天元如今是反贼,牵扯上是给自己找麻烦。

    嘴上哦了声,又不动声色问道:“如今在哪藏身,藏身的地方可安全?”

    碧月回:“已经甩掉了天庭的追兵,茫茫星空未知星域想再找到他们应该不可能,应该是安全的,他自己目前也不知道自己在哪,说是等安顿下来了再联系。”

    苗毅只能嗯了声道:“安全就好!不过有件事情我得提醒你,估计回头的清算中还有人拿你和天元的关系说事,我自然会一力为你担保,可你也不能让我担太大的风险,为了你好,也是为了我自己,你暂时就不要再和他见面了,等以后情况稳定了再说,天元那边若实在有什么需求的话,你跟夫人打声招呼,让夫人安排人帮你去处理,暂时不要亲自和天元接触了。”

    “明白。”碧月应下。

    另一处的山脚下,闻泽和令狐斗重双双落下,后者问道:“闻将军有何吩咐?”

    闻泽看了看四周,才传音道:“陛下有密旨给你!”

    令狐斗重一愣,旋即传音回道:“微臣听旨。”

    闻泽:“将军如今虽然被贬,但陛下将你留在这里是对你另有重用,来之前特有交代,让我告诉将军,尽快去一趟月行宫,去和月行宫宫主骊华见上一面。”

    “见骊华?”令狐斗重讶异,狐疑道:“见她干什么?”

    闻泽摇头:“为何见骊华我不知道,陛下也没告诉我,只让我叮嘱你,可带上一些你绝对信的过且能充当骨干的人同往,最重要的是此事不能让牛有德知道!”

    还不能让牛有德知道?令狐斗重皱眉:“我总得知道我要干什么吧?”

    闻泽身形交错一掩的瞬间,一块玉牒塞入了他的手中,“我也不知道要让你干什么,不过陛下说了,骊华见到这东西自然会告诉你,不见这东西,骊华什么也不会告诉你!”

    令狐斗重迅速施法查看,只见里面画了一只狐狸,狐狸身上有一道法印,稍加辨认立刻认出了正是青主的法印。

    他顿时惊疑不定,青主神神秘秘的要搞什么东西?去见月行宫宫主骊华?带上一批能充当骨干的人手?还要避开牛有德?稍作联想,他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不寻常。

    等他再想问什么,闻泽扔下一句话就闪身飞走了,“我就知道这些。”

    令狐斗重错愕,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联系青主确认一下,然他虽是嬴九光提拔起来的元帅,却没有直接联系青主的星铃,不过上官青倒是有,摸出星铃联系上了上官青,直接问道:大总管,罪臣有事禀奏陛下!

    上官青:陛下有言在先,若令狐大人来讯,就告知,尽快执行!若令狐大人觉得不合适就把东西还给给你的人,其他的不要多问。

    令狐斗重收了星铃后默然,不过有一点确认了,的确是青主暗中给了自己任务。

    “闻兄,忙的很呐!”

    闻泽回到山丘上,苗毅一见便意味深长的来了句。

    闻泽呵呵一笑道:“老弟不要想多了,看令狐大人落寞,安抚几句罢了。”

    苗毅皮笑肉不笑道:“是该安抚安抚。”心中却满是警惕。

    两人没说几句,又见令狐斗重回来了,不过却没回这边,而是一脸黯然的样子回了自己家眷那边,稍后见云知秋也从那边告辞了。

    而混入自己家眷中的令狐斗重很快消失在了山林中,躲在了一处山崖下背个手来回走着,山险地僻。

    没多久,陆续有人到来,皆是他信得过的心腹大将。

    众人问什么事,他不说,等到八名召集的人到齐后,令狐斗重方道:“我有要事与诸位共谋,诸位可愿追随?”

    八人面面相觑,都有些为难,都认为自己猜到了令狐斗重想干什么,一将苦笑道:“大帅的心情我们理解,可也不知是青主还是牛有德的狠手,人心怕是由不得我们,怕是不会跟随我等共襄大事,凭我们这些人难以成事,还望大帅三思切勿冲动!”

    “你们想多了!”令狐斗重扔出了一块玉牒,“闻泽刚才给我的,你们看看吧。”

    八人陆续传看,有人惊讶道:“青主的法印?”众人愣愣看着他。

    令狐斗重与几人碰头在一起暗中嘀咕一阵,待到众人都微微点头后,方道:“此事必须尽快,你们立刻暗中联系乙月星内外我们的执勤人员,摸清监视薄弱点在那,趁着那边交割还要不少时间暂时可脱离他们的视线,以便我们尽快去一趟月行宫。”

    八人点点头,立刻摸出星铃分别联系。

    片刻之后,一张星图罗盘摆了出来,几人确认路线后,迅速收了东西,借着山势的掩护,悄然消失远遁。

    月行宫,大殿内,骊华一张绝美容颜面无表情,气质清冷,超凡脱俗,拖着银纱长裙缓缓从玉阶上走了下来。

    殿中央,卫枢负手而立,看着她微微笑道:“骊华,多年不见,风采不减当年呐!”

    骊华走到了他面前站定,冷冷道:“客套话就不要说了,卫大总管法驾亲临,不会是特意跑来恭维我的吧?”

    卫枢呵呵道:“我就喜欢骊宫主的个性,好,那我就有话直说了,我这边有人想建立个门派,我想在月行宫境内选个地址供他开山立派,希望骊华你赏个薄面,划块地方给我。”

    骊华冷漠道:“在我的门派地盘中开山立派,卫枢,你脑袋进水了吧?”

    卫枢:“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的。”

    骊华:“非要我不给面子赶你走吗?”

    卫枢:“那我就不懂了,牛有德都能拉正气门来你这里立足,为何我就不行?是我的面子不如他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