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当前位置:天天彩票 > 仙侠小说 > 飞天

第一九九六章 堪破秘密

    不过夫妻两人都相信对方不会害自己,想必是有什么原因。

    “屋里谈。”天元偏头示意了一声,同时给了碧月一个眼色。

    碧月则回头对四名跟来的护卫道:“我跟朋友聊聊,几位稍等。”她快步跟天元离开了现场。

    而四名护卫暗中传音交流一番后,闪身飘向了庄院四个角落,戒备着庄院内外。

    雄奇和虎林相视一眼。

    雄奇传音提醒:“前辈,有人跟着,再动手怕是要打草惊蛇。”

    虎林淡然道:“无妨,我自有打算。”

    进了屋内的天元迅速将门一关,转身搂住碧月一阵激吻,双手在碧月娇躯上用力游走。

    碧月被他吻的喘不过气来,加之情况有所不对,尽管被撩拨的心慌意乱,暂时也没心情和他折腾,用力推开了他,边拉整齐弄乱的衣服,边传音问道:“那两个人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单独见面的吗?”

    天元:“这事不在我的意料之中,他们也是刚到不久。”

    碧月:“你不说,他们怎么知道你在这,他们是谁?”

    天元犹豫了一下,告知:“一个是雄奇,另一个我也不知道是谁。”

    雄奇?碧月倒吸一口凉气,吃惊不小。

    天元反问道:“你带来的四个人是怎么回事?”

    碧月:“还不是妖僧南波闹的,现在整个幽冥总督府进出管控极严,住在总督府的人出来都要有手谕,我不方便再隐瞒了,只好告诉了牛有德要来和你见面,他怕我出事,派了几个人保护我,你放心,你对他构不成威胁,这事他会当做不知道。”

    一句‘你对他构不成威胁’让天元心里很不是滋味,想当年牛有德在他跟前算个什么就不提了,总之心里很不舒服,皱眉道:“总督府是牛有德的寝宫,你怎么还住在那?那几个派来保护你的人修为可不简单,居然派出四个这样的高手来保护你,牛有德对你还真是不错啊!我说碧月,你不会是难耐寂寞和牛有德睡到一张榻上去了吧?”

    “放屁!”碧月脏话脱口而出,气得微微颤抖,咬牙切齿道:“我住的地方是和慕容星华那群女眷在一起,没你想的那么龌龊。”心里补了句说不出口的话,只怕给牛有德那个胆子,牛有德也不敢。

    在她看来,一直认为苗毅是海渊客的手下,苗毅特殊关照自己是因为海渊客。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苗毅目前的发展趋势远超她的想象,照这速度下去,六道余孽反攻天庭怕是指日可待了,这既让她看到了母女团聚的希望,又隐隐有些忧虑,海渊客和天元若是打上了照面,让她情何以堪?

    天元:“我只是觉得牛有德对你有点好过头了,没有最好,我是在提醒你,咱们现在虽然不在一起,但你是我的女人!”

    碧月袖子里的十指捏了捏,不想谈这个,拿出了一只储物镯递出,“目前我的积蓄也只有这些。”天元联系她见面的借口就是修炼资源有点紧张。

    谁知天元伸手推了回去,“不用。”

    碧月当他面子磨不开,又推了过来:“拿着吧,跟我还客气什么,幽冥总督府那边给我的俸禄够我用度,我放着也是放,何况这里面的东西大多是你当年给我的。”

    天元神情有些复杂,摇头拒绝道:“真不用,我如今的情况虽然大不如前,可也没了什么大的开销,只需顾好自己就够了,嬴家那边多少还有些渠道,基本的修行资源还是能勉强满足我的,否则那边人心早就散了。”

    见他是真的坚持不肯要,碧月面带疑惑地收了回来,狐疑道:“那你约来我来干什么?”脸颊有点暗暗发热,这死鬼把自己约来不会就是想干那事吧?可是想想又不对,自己的魅力好像还没大到这个地步,指望天元守着她忠贞不渝是不可能的,天元就算再不堪,找几个女人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不至于如此,反倒是她一个人空虚的很。

    天元叹了口气,拉了她胳膊往里走,“之前不好跟你明说,如今实话跟你说了吧,这次是上面逼我联系你的,希望我能策反你…一开始我还有点不太愿意,可如今看来,这牛有德对你未免有些好过头了,估计是不怀好意,你不如考虑一下干脆跟我走算了,当然,走之前,不妨顺他们的意思,策反就策反吧,立点功再跟我走也好。”

    “你…”碧月两眼一瞪,话才刚开头,夫妻两人突然齐齐回头看向了门口,听到了有脚步声走来。

    嘎吱一声,门被直接推开了,雄奇和虎林出现在了门口。

    雄奇出声道:“天元,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天元略皱眉,对碧月微微点头,示意稍等。

    谁知他刚走出门口,虎林就直接迈步走进了屋内。

    碧月顿时一脸警惕,天元则迅速回头盯着虎林,沉声道:“你想干什么?”

    话刚落,脑袋里突然嗡一声,整个人陷入了茫然,雄奇拉着他胳膊走远了几步,警惕着四周。

    “……”碧月警惕的话还没说出口,脸上神情和天元同时陷入了呆滞状态。

    走进来的虎林衣袖轻挥,无风自动,门又嘎吱关上了。

    不疾不徐走到一旁坐下,虎林盯着碧月淡淡问道:“你们来了几个人?”

    碧月慢吞吞道:“连我一起,五个人。”

    获悉就是看到的这几个人,虎林暗自放心不少,身子往椅背倚靠,身躯浮现金光,神魂起身脱壳而出,走向了碧月,突然一闪,直接没入了碧月的体内。

    好一会儿后,神魂又脱壳而出,再次归入了虎林躯壳。

    睁开眼的虎林站了起来后,看向碧月的眼神中浮现一抹戏谑笑意,没想到这次居然有意外收获。

    读取碧月的记忆后发现,牛有德竟然是六道的人!

    在他的驱使下,碧月盘膝坐在了地上。

    虎林绕着她转了两圈,轻提一只衣袖,露出胳膊,伸出手掌,在碧月头顶成五爪虚抓,五指轻轻蠕动,五根手指的指尖开始有丝丝缕缕的金色光线垂下,宛若细长游虫一般滑向碧月的脑袋。

    一根金色丝线游到了碧月的眉心钻了进去,两根游到左右太阳穴钻了进去,一根由后脑勺钻了进去,一根则直接从头顶的天灵盖钻入。

    五根金色丝线一到位,虎林凝神闭上了双目,五爪轻轻在碧月头顶晃动,晃动的五根金丝不断从五指指尖游出,又不断钻入碧月脑袋的五个部位,浑浑噩噩中的碧月身躯在微微哆嗦。

    这次的耗时比较久,这次控制碧月不比寻常一般的控制,足足花了一刻的时间,虎林才握拳收手,身形情不自禁晃了晃,踉跄后退一步睁开了双眼,自言自语轻叹了声,“这肉身还是不太适合施展我的法术,耗我心神。”合十一声,“赦!”

    碧月霍然睁开了双眼,站了起来,恭恭敬敬面对虎林。

    虎林摸出了两只星铃,在上面打下了法印,又递给了碧月,碧月在两只星铃上打下法印后,还了一只给虎林。

    虎林收了星铃转身而去,开门而出,对回头看来的雄奇点了点头,嘴唇微动,不见声。

    天元却猛地清醒了过来,再次转身,一见虎林便沉声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天元,不得无礼!”雄奇拦了一声。

    虎林叹了声,“略施障眼法罢了,我跟尊夫人谈了下,她既然不愿卷入咱们和牛有德之间的纷争,那就算了吧,不勉强,不过今天的事希望尊夫人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看了眼雄奇,有雄奇在,天元不好发作,立刻进了屋内,问碧月,“你没事吧?”

    碧月冷哼道:“天元,以后有话直说,别再对我用这坑蒙拐骗的手段。”说罢带着一脸不快大步而出,显然是生气了。

    “碧月!”天元追了出来还想解释。

    “走!”碧月闪身到了空中,施法喝了一声,四名护卫从四处掠来,护着她迅速破空而去。

    这一动身离去,四名护卫中有人朝下看了眼,悄悄提了只星铃在袖子里,不知在跟哪联系。

    天元抬头看着上空怔怔无语。

    虎林看向天元背影的眼神中则流露出一丝古怪,堪破碧月的秘密后,才发现碧月居然跟别人生了孩子,给天元戴了顶硕大的绿帽子,不过这绿帽子戴的有点意思。

    这秘密如无必要,他也没打算让天元知道。

    回过神来的天元再次回头盯向虎林,沉声道:“都督,这人到底是谁?”

    “天元,不要想多了…”雄奇话一顿,提出一只星铃在手,脸色忽然一变,扭头看向虎林,“前辈,探子发现四周有不少人在逼近这边,我已下令阻拦,那女人给我们下了套子。”

    天元亦神情一变,不相信碧月会害自己,脱口而出道:“不可能。”

    虎林摇头,笃定道:“他说的没错,那女人没存这心思,不是她!牛有德知道她此来的目的,十有**是牛有德派来的人,应该是冲他来的。”目光盯向了天元。

    轰隆隆,四周忽传来剧烈打斗声。

    雄奇喝道:“走!”

    三人一起腾空而起,谁知刚到半空,一团浮在空中的白云突然跌宕起伏,急骤砰砰声中,密集流光当头射来。

    :只能说一声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