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当前位置:天天彩票 > 仙侠小说 > 飞天

第二零零七章 失控

    杨召青默然,道理他一听就懂,可眉宇间闪过的忧虑却是难以掩饰,因为妖僧南波见过阎修出手,虽然没见到阎修的真面目,但阴魂通阳诀乃妖僧所创,妖僧不可能认不出来,如此实打实的证据摆着,只要天庭针对一查,就是麻烦。

    看着窗外的苗毅虽背对着,却似乎知道他的想法,徐徐道:“现在的关键是混淆视听,不让天庭集中各方势力针对我们,不让把柄成为眼前的危机,妖僧重出,目前的局势下,谣言只是为我们争取时间,只要在事发前将昊德芳取而代之,再取得夏侯家的支持,谣言就是谣言,无法成为事实真相!”

    杨召青恍然大悟,目前最关键的是什么?是扶曹满上位,逼曹满就范,也就是说目前的谣言其实针对的是曹满,妖僧南波那边得留有余地稳住他。

    杨庆沉吟道:“希望夏侯家能剪除妖僧的羽翼,压住妖僧南波让他成不了气候!”

    蓝岛星,碧海崖壁的雕楼洞口,妖僧南波迎风伫立,左儿在旁汇报着外界的情况。

    类似的场景让左儿自己都有些恍惚,当年在嬴九光跟前就是如此,如今依旧,却换了个主子。

    而有了嬴家势力的相助,妖僧南波也轻松了许多,一个人跑来跑去耗时耗力效率还低,嬴家现成的消息渠道帮了他的大忙。

    “破坏很大吗?”妖僧南波淡淡问了声。

    左儿心有余悸道:“夏侯家的势力果然很恐怖,我还以为嬴家潜藏的势力很隐秘,没想到夏侯家对一些隐秘早就知道,只是一直不动而已,这一动给我们造成的损失很大,这么短的时间内,咱们手上近半的秘密渠道已被摧毁,幸好我及时收缩,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如今咱们的秘密财路遭受巨大损失,将来人员的补给要缩减,容易造成人心不稳。更大的问题是,不知道夏侯家后面还有什么动作,看这态势,夏侯家是想将嬴家现有的势力全部给摧毁!”

    妖僧南波平静道:“夏侯家会不会顺藤摸瓜摸到这里来?”

    左儿:“这倒不至于,这里是我当年亲手布置的地方,是给嬴天王留的一条退路之一,除了我和嬴天王没人知道,应该查不到这里来。”

    妖僧南波放心不少,“看来夏侯家已经知道了我们在合作,这是冲我来的。”

    左儿看了下他的脸色,迟疑道:“应该是这样,会不会是牛有德泄露的?”

    “夏侯家胆子不小,夏侯拓死了,我不急着找他们算账,他们倒是急着找我麻烦,很好,都给我等着!”妖僧南波冷笑一声,又淡然道:“是不是他泄露的不重要,就算知道是他泄露的又如何,那家伙手握重兵,咱们也没证据跟他理论,目前还奈何不了他。非必要,还不是和他撕破脸的时候,现在恢复我的实力才是重中之重,你们遭受的损失暂且认了,等我恢复了实力,自然帮你们连本带利讨回来!外面的那些谣言十有*就是他放出来的,够可以的,这样的办法都能想出来,简单有效!”

    嘴上说的轻松,肚子里也是憋了股火,以前再怎么威风毕竟是以前,如今实力不如人,只能是忍着。

    谁都有实力不如人的时候,就算是苗毅,忍辱负重的事也不是没经历过。

    左儿叹道:“的确,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六道的人,能被六道推到明处来果然是不简单,这些年翻云覆雨的手段愣是看不出和六道有任何关系。凭他如今的势力,又有昊德芳做屏障,没有证据坐实的话,各种混淆视听的谣言乱传,只怕天庭也不敢轻易查他,否则就是逼他造反!”

    妖僧南波忽冷笑一声,证据?他现在倒是有些奇怪,牛有德是真不知道他看出了阎修使用的是阴魂通阳诀,还是假装不知道?他虽没见到出手之人的真面目,但回到这边一打听牛有德身边人,闻及阎修的异常长相,立马就锁定了阎修这个目标。

    按道理牛有德不可能不清楚,还造这谣是什么意思,有意义吗?

    他手上不是没有底牌对付牛有德,封印之地的事,阎修的阴魂通阳诀,这都是捏在他手上的把柄。

    想了想,决定试探一下牛有德那边的态度,他摸出了星铃联系张平。

    阁楼上,苗毅等人正在谈话。

    阎修来到,径直走到苗毅身边禀报道:“妖僧那边要和大人谈谈。”

    苗毅嗤笑一声,点了点头。

    阎修将张平扔了出来。

    张平扫了几人一眼,摸出星铃后,朝苗毅拱手道:“大都督,贵人问你,外面谣言是不是你放的?”

    苗毅斜睨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张平立马摇动星铃转告妖僧南波那边,得了回复,又道:“大都督把事情办到了这个地步,还如何让贵人帮你办那两件事?事后你反悔怎么办?”

    苗毅冷冷道:“我已经说过,我不接受要挟,只接受交易,他把事情办好了,东西我自然会给他,有些事情他心知肚明,何必装糊涂!”

    张平转告之后,警告道:“贵人还是那句话,希望大都督言而有信,否则后果自负!”

    苗毅一偏头,阎修又将张平给收了。

    阎修转身到苗毅身后时,发现杨庆正看着他,两人对了一眼,又各自将目光挪开。

    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杨庆不是傻子,大概推测出了为何当初会派阎修去查诸葛清的事,只不过大家都不会捅破那层窗户纸而已。

    天翁府邸,主仆二人一前一后徘徊到擎天大树下。

    “家中防御要多检查。”走到树下的夏侯令手抚粗糙树干,这已经是他不知道多少次提醒此事。

    卫枢恭敬道:“一直在定期检查,不会给妖僧可趁之机。”

    夏侯令:“有没有查到散播谣言的人?”

    卫枢:“蓄谋已久,难查。这谣言来得蹊跷。”

    夏侯令眯眼道:“谣言若真是这般没头没脑,又没个结果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谁得利,谁就是兴风作浪者!”

    卫枢迟疑道:“老爷怀疑牛有德?”别人不清楚,这边却知道牛有德是六道的人,别人搞不清谁能得利,这边却是知道牛有德突破了夏侯家的控制。随后点头,“倒是有这可能,只是牛有德怎么会突然在这个时候散布这个消息?难道他已经知道我们知道了他的底细?”

    夏侯令冷笑道:“老三都快和他穿一条裤子了,泄密不是不可能。”

    卫枢惊疑不定道:“这不至于吧,牛有德如今的势力这么大,这个把柄等于帮我们控制住了这股大势力,三爷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自毁夏侯家的根基吧。”

    夏侯令负手绕着大树转圈,“希望不是,我只是猜测。牛有德如今的势力怕已经不是六道能控制的,也有可能是放出谣言来欲和六道切断关系自立,总之不管怎么样,这些个谣言一出,都帮牛有德扫清了隐忧,牛有德已经脱离了我们的控制!”摇了摇头,“这事先放一放,回头再算这账,先解决妖僧南波的事,嬴家那边查的怎么样了?”

    卫枢:“从摸出的情况来看,自从妖僧南波脱困后,嬴家余孽的确活跃了很多,目前还不能确认是否和妖僧南波有关,还在挖!老爷放心,整个夏侯家的势力团结一心动了起来,有了下手的方向,除非嬴家余孽彻底断绝和外界的联系,否则迟早将妖僧给挖出来,他跑不掉!”

    夏侯令:“我现在倒是怀疑老三是怎么知道妖僧和嬴家余孽勾结到了一起,老三有事在瞒着我们!”

    卫枢:“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妖僧坐大对三爷也是个威胁,三爷在这事上不可能乱来,何况现在想想,妖僧孑然一身在当今是成不了气候的,必须要寻找可勾搭的势力,嬴家势力是不二之选,双方有共同的利益,三爷提供的追查方向应该不会有错,何况妖僧脱困后,嬴家余孽的确活跃了不少,这都是可疑之处。”

    “不怕外患,就怕内忧啊!”夏侯令仰天叹了声,目中闪过杀机。

    卫枢沉默,虽然家主没说,可他早已经强烈感觉到家主对三爷动了杀机,家主费尽心思扳倒了嬴九光,却没有得到希望中的威望统令夏侯家上下势力,已经让家主对那些兄弟起了憎恨之心,尤其是摆在明处的三爷更是阳奉阴违以至于让牛有德在幽冥之地坐大了,而牛有德投桃报李不夺鬼市的控制权,双方明显勾结到了一块,家主应该早就想下杀手,然而想靠暗杀手段渗透进三爷经营多年的信义阁未免有点不现实,以武力进攻的话幽冥大军立刻会出手,家主难以找到下手的机会,才不得不一直忍着。

    鬼市,信义阁,曹满孤寂的身影沉浸在黑暗中,看着窗外的灯火阑珊,目光茫然。

    “东家!”七绝敲门的声音传来。

    曹满回过神来,目光瞬间恢复深邃,“进来!”

    七绝和曹凤池一同进入,关上了门,对窗口背对的曹满行礼。

    曹满转身走回案后坐下了,目光审视二人良久,徐徐道:“最近传的沸沸扬扬的谣言想必你们都听说了,你们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