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当前位置:天天彩票 > 仙侠小说 > 飞天

第二零二零章 贵客驾到

    她也不想苗毅到处纳妾,也想苗毅独宠她一人,可是苗毅已经走上了这条路。

    她清楚记得苗毅当年人人可欺、受尽屈辱的时候。

    她在东华总镇府亲眼目睹过那么多人对苗毅的羞辱,那时的苗毅只能是默不吭声忍着,任由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羞辱,那一次真正是她亲眼所见,心酸!

    她清楚记得苗毅去炼狱考核时,听到的消息几欲让她双目欲裂,那么多人要置苗毅于死地,那么多人欺苗毅一人,没任何公理和道理可讲,苗毅单枪匹马在百万人马中浴血死战才捡了一条命回来,她那时就对天起誓!

    她清楚知道苗毅不知受过多少屈辱,不知受过多少明枪暗箭,不知多少次拼死血战,还有背叛,才走到了今天,今天的一切都是苗毅提着脑袋拿命换来的。

    不说什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苗毅已经没了退路,她也只能是尽量支持苗毅继续向前。

    当然,一切都要在不违背她底线的情况下,你我夫妻,你苗毅不能乱来!

    玉灵掌门估计苗毅也是在和云知秋联系,耐心等着。

    联系结束后,苗毅默默收了星铃,斟酌了一下,沉吟道:“掌门,这事是我占便宜,我没什么意见,但我觉得这事不能勉强宝莲,宝莲能答应吗?”

    杨召青眼珠转动,知道这是答应了。

    玉灵掌门松了口气,他也不想闹成这样,但是云知秋明里暗里的暗示,加上宝莲那丫头拗的很,她爹德明也是那样,认准了的事情不回头,当年正气杂货铺的事非要被逼成那样才肯退场,落得如今这个下场连他这个掌门都不好帮忙说话,只能让德明继续在灵田落魄下去,宝莲那丫头的脾气可谓像足了她爹德明。

    宝莲心里什么想法他一清二楚,正气门没有逼女人嫁人的事,拖到这个年纪真的不小了,毕竟是他孙女,他也只好厚着脸皮来开口了。

    “这点大都督放心,宝莲若是没那个意思,老朽也不会来开这个口。”玉灵掌门笑道。

    苗毅依旧沉吟道:“掌门,有件事情你可要想清楚了,我如今的身份你知道,其中的风险绝不像表明看到的那么风光,局势瞬息万变,今天高高在上,明天就有可能成为阶下囚,宝莲若是真的嫁给了我,包括正气门在内,可就没有退路了。”

    玉灵掌门苦笑道:“说句不中听的,若是大人真的出了什么事,就算宝莲不嫁大人,大人觉得正气门还有退路吗?经历过上回的事,商铺一旦落到别人的手里,只怕第一件事就是要逐步剥离正气门对商铺的掌控权,之后正气门的下场可想而知。”言下之意是正气门已经和你绑在了一起。

    苗毅微微点头,既然都想明白了就好,“有些事情掌门可能不清楚,一股暗流正在酝酿,不知什么时候就要爆发,目前这个局势下怕是不宜公开迎娶,只怕要暂时委屈宝莲,以后再做补偿。掌门不妨考虑下,如果能接受,就选个吉日让宝莲过门。”

    “和女人的终生大事比起来,这都是小节,大都督的为人老朽自然是清楚,以后必不会亏待宝莲,这比什么都强。”玉灵掌门先扔了句压底,也是在提醒苗毅,只要你不亏待我孙女就行,随后站了起来,拱手道:“大都督若是没其他要求,老朽这就回去做准备,让宝莲尽快过门。”

    “也好!”苗毅陪着站起,马上另有贵客来到,他也不便再挽留奉陪,对杨召青偏头示意道:“代我送送掌门。”

    杨召青立刻笑着伸手道:“掌门,请!”同时接到了苗毅给他的眼色,心知肚明地点了点头,暂时不但是不宜公开迎娶,还得让正气门保密,人家嫁女儿,这种话大人不便说,只能是他去开口了,后面这亲事肯定也是他来操办。

    玉灵走后不到一个时辰,苗毅恭候的贵客就来了。

    论来者的身份地位,他应该外出迎接,不过不想惹人注目,只等在了内宅的门口。

    上百人从天而降落在了总督府门口,来人全部易容了,两男两女明显是一行中为尊的。

    落地后,随行护卫警戒四周,为首四人左右打量着看了看。

    候在门口的杨召青行礼,相请:“贵客里面请!”

    四人相继入内,已得了特许不用再盘查,外面已经经过了两层检查,对这位来客再检查就没诚意了。

    不过随行护卫却被守卫拦下了,为首男子回头看了眼,淡然道:“非常时期,照人家的规矩吧。”

    他也清楚,暗中虽另藏有人马随行,可已经来到了苗毅的地盘上,苗毅真要对他下手的话,他也难逃毒手。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不管是上司相邀,还是下属相请,你真要觉得危险,就不要去了,要么就做足翻脸的准备。

    他开口,守卫遵命退下,等候在了外面。

    里面陪在为首男子身边的女人冷哼了一声,“官不大,架子倒是不小。”

    一旁领路的杨召青下意识看了这女人一眼。

    为首男子却对那女子传音喝了声,“闭嘴!客随主便,起码的礼貌不知道吗?”

    女子绷了绷嘴唇,不说话了。

    一行进了内宅庭院,苗毅快步上前拱手道:“下官见过庞帅,有失远迎,还望庞帅海涵!”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如今的卯路元帅庞贯。

    “大都督见外了,形势所迫,能理解。”庞贯盯着苗毅淡笑了一声,心中好奇,这家伙邀请自己降贵纡尊来此究竟想干什么?他才不信是请自己来幽冥总督府游玩的,穷山恶水的破地方,有什么好玩的。

    虽然幽冥总督府的环境也不错,可庞贯什么好地方没见过,在他眼里不是穷山恶水的破地方还能是什么好地方不成?

    本来嘛,庞贯是不想来的,想见自己,那就来卯路元帅府好了,自己的地位毕竟高过苗毅,哪有下品官员将上品官员呼来喝去的道理,还有没有把自己给放在眼里,未免太嚣张了一点。

    然而苗毅邀请的不止他一人,还特意点明让他顺便带上夫人查如艳和他嫡出的小女儿庞笑笑一起来游玩。

    最关键的是,苗毅提及了一件事情,问他还记得当初荒古死地外面两人的谈话否?

    闻听此言,庞贯砰然心跳,于是答应了来看看,也如苗毅要求的那样,把夫人查如艳和自己掌上明珠的小女儿庞笑笑一起给带来了。

    至于安全方面,他是一点都不担心,不信苗毅有那胆子动他。

    若知道苗毅弄死了夏侯令,他怕是不会这样想了。

    苗毅提醒了一声,“闲杂人等都屏退了。”

    于是庞贯等人陆续撕下了脸上的伪装,查如艳、庞笑笑,还有一个是管家陈怀九。

    查如艳本人苗毅是认识的,当年在御园见过,再次拱手行礼道:“下官见过夫人。”

    查如艳对苗毅可没什么好感,自己的亲侄子查仁俊可是死在了苗毅的手上,试问查如艳如何能不恨苗毅。令她更恨的是,苗毅已经成了权倾一方的诸侯,她觉得这世间没天理了,连这样的小人也能飞黄腾达。

    对苗毅的憎恨从她眸子里能看出,冷漠道:“不用多礼。”

    她其实是不想来的,不愿看苗毅那副嘴脸,可自家男人威慑下,不得不从。

    庞贯眉头略皱了一下,睨了自己老婆一眼,发现这女人真是一点城府都没有,连面子上起码的过场都不能敷衍。他也奇怪了,明知道和自己老婆有仇,这牛有德还点明要请自己老婆来干什么?

    人人都有脾气,也都有气量狭窄的时候,不过对心怀大事的人来说,区区小事自然能放下。苗毅淡淡一笑,心知肚明却也不以为意,目光落在了清新脱俗窈窕貌美如花的庞笑笑身上,一袭青蓝长裙,婀娜身段透着一股雍容,随便站在那已是自然而然摇曳生姿,宛若雨后清荷,别有风韵,样貌上绝对继承了查如艳的优点,有过之而无不及。

    苗毅心里暗赞一声,都说庞贯小女儿乃是绝色,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指着问了声,“莫非这就是庞帅掌上明珠?”

    他真没见过庞笑笑,当年在御园的时候庞笑笑还不知道在哪里。

    庞笑笑其实也一直在好奇打量苗毅,对苗毅她可谓是久仰大名,一群权贵子弟相聚免不了谈起的人物,尽管咒骂偏多,尽管查如艳也经常咒骂,也知道自家和这位的恩怨,可无妨苗毅搅动风云强势崛起的事迹,其过程她觉得比自己位高权重的父亲按部就班的崛起精彩多了。

    她最好奇的是,听说苗毅为了云知秋不惜率领半支虎旗血战的事迹。她不认为那种为了大业抛妻弃子而功成名就的人算什么好汉。冲冠一怒为红颜,血战沙场,为了挚爱将敌千刀万剐,令她心驰神往,她觉得这才是真男人真英雄。

    她其实一直想见见这位传说中的牛有德到底长什么样,奈何一直没机会,听父亲说要带她来幽冥总督府玩,她自是欣然答应。

    一直听说牛有德长的凶神恶煞一般,而且听名字也很老土,但今日一见方知有些话都是恶毒谣言,眼前这位英气勃勃,丰神玉朗,器宇轩昂,面对父亲不卑不亢,别有一番气势,比那些油头粉面的长的不知道强多少倍,哪有说的那般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