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当前位置:天天彩票 > 仙侠小说 > 飞天

第二零三八章 人心所向

    又是一场洞房花烛夜。

    醒来,苗毅翻了个身,侧身看着身旁蜷缩背对的宝莲,云鬓松散。

    他能想象到锦背覆盖下光溜溜的娇躯,昨夜洞房时早已饱览,宝莲初尝时的悸动和羞涩他清楚记得。

    吉日是玉灵掌门定的,宝莲是昨天入门的,苗大官人又娶了一房。

    从宝莲侧颜的微动睫毛上,他知道她在装睡,暗暗叹了声,这女人这又是何苦!

    早年他就多少知道了一点这女人对他的心思,感情这东西他向来木讷玩不来,所以刻意回避了,不想害她。

    不是他苗毅矫情,而是他对宝莲真的谈不上什么爱,压根没什么感觉,宝莲的姿色的确也算不上什么绝色,个性也不是他喜欢的。

    如今是娶了一房又一房,他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自己都腻了,细想一下,除了云知秋这个正妻是有真感情而娶的,其他妾室有哪一个是因为有真感情走到了一起的?事实上大多妾室都是利益关系而娶,就连秦薇薇也是当初因为想绑住杨庆而娶。

    与皇甫君媃倒是有了几分感情,一开始也没有,是一时冲动稀里糊涂滚在了一起,后来两人分分合合渐渐有了感情,可偏偏皇甫君媃他暂时又没办法给娶进门。

    现在他现自己对娶妾这回事有点麻木了,有需要娶回来就行了,有了**的时候就滚在一起,没**的时候可以扔在一旁不管,反正如今娶再多也养的起,至于喜不喜欢似乎已经不重要,他觉得自己渐渐变得和那些权贵没什么区别了。若非说有区别,暂时好像还没有因为看上谁的美色而心动娶之。

    想起年少时向街对面那家提亲时被拒的情形,再想想如今妻妾成群,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手伸进了被子里,滑到宝莲的胸口,握住了饱满,宝莲身躯明显颤抖了一下。

    “早就知道你醒了。”苗毅笑着调侃了一声。

    宝莲一声嘤咛,害羞翻身捶他一拳,埋头在了他的怀里。

    苗毅神情复杂,伸手梳理着她凌乱的秀,轻叹了声,“宝莲,你这又是何苦?”

    宝莲似乎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默了一阵,忽从被子里伸出白皙双臂搂住了他,“是福我享,是罪我受,我愿意!”

    其倔强的性子从这话里毕露无疑,根本不考虑后果。

    她也没有在这呆几天,短暂享受了几天新婚燕尔的快乐,苗毅陪了她几天,基本上复制了陪庞笑笑的方式,接到庞贯传讯说派了人来后,苗毅便把宝莲送回了正气门。

    扶宝莲为正气门掌门的事暂时搁置了,目前苗毅没精力关注这事,只能是让玉灵掌门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他不想这个时候再出现什么意外打扰。

    庞贯派来的是一员女将,正是参与了密谋的段春儿,只带了数百人前来。

    这种事只能是越保密越好,带多了人的话,人多眼杂容易走漏消息,需要挑选绝对可靠之人。

    何况本就不是来厮杀的,他们的到来只是为了掌握幽冥大军的动向及时通报庞贯。

    段春儿携带的数百人统一安置在了一块,只有段春儿一人进了总督府拜见苗毅。

    内宅见面,见庞贯派了个女人做监军,苗毅多少怔了一下,旋即一笑。

    段春儿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伸手摸了下,问道:“大都督何故笑,莫非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苗毅摆了摆手,又伸手请用茶,同时笑道:“没有,只是想到一件事情罢了。”

    “哦!不知何事,能否说来听听?”段春儿盯着他问道,刚才明显察觉到对方的笑是因她而起。

    苗毅略默之后问道:“不知段将军可曾婚配?”

    段春儿愕然,“莫非大都督有良缘撮合与我?”

    苗毅:“这么说,段将军还未嫁人?”

    段春儿顿了下,不知他为何问这个,坦诚道:“已经是老女人了,怎么可能没嫁过,早年嫁过,后来对方觉得我不合适,把我给休了,再后来我看到他娶了别人觉得心里不舒服就把他连同他的新妻子一起给杀了!”

    苗毅小汗一把,干咳道:“正为此感到奇怪,我现一件事情,一般女将身居高位者,似乎大多都是单身,我手下的女将也大多如此,段将军印证了我的猜测。”

    段春儿:“这有何奇怪,这世道男尊女卑,女人想做成点事情何其艰难,有了夫郎和子女就被牵绊住了,不像你们男人抛妻弃子为建功立业是理所当然,女人要是这样干了男人十有**受不了,休掉很正常。”

    “嗯,段将军果然高见,受教了。”苗毅点头微笑。

    段春儿:“大都督是不是看不起女人,觉得大帅派我来是笑话?”

    “没有没有,绝无此事!”苗毅连忙摆手否认。

    段春儿:“既如此,大事在即,大都督这边是不是也该开始准备了?”

    “正在等大将军来到。”苗毅应了声,偏头对杨召青道:“按计划行事,先将各路主将隔离!”

    “是!”杨召青领命而去。

    幽冥总督府有一座地宫,平常甚少使用,接到传讯而来的将领共有五十余人。

    地宫主殿内空荡荡,众人四处环顾,不见苗毅,反而见到随后而来的守卫进驻地宫各端口,出去的大门也由守卫封住了,有种将众人给困在了此地的感觉。

    这动静令众人略显不安,下意识想到了被控制的闻泽等人。

    偏偏杨召青又出声道:“诸位,传大都督令,麻烦诸位将所有对外联系的东西交出来。”

    警惕四周的副总督横无道霍然回头盯向杨召青,沉声道:“杨总管,这是什么意思?”

    杨召青笑道:“诸位别误会,纯粹是例行保密所需。”

    横无道:“我要见大都督!”

    “什么事见我?”地宫外面传来苗毅的声音。

    众人目光看去,只见苗毅领着段春儿而来,阎修和易容后的杨庆也在后面跟了进来。

    杨召青上前将大家可能产生的误会禀报了一声,苗毅笑着挥了挥手表示知道了,径直穿过人群站在了上面对众人。

    将众人反应尽收眼底后,苗毅指了指身边的段春儿,笑道:“不知可有认识的?”

    “庞贯麾下段春儿。”有人一口答了出来。

    段春儿朝众人拱手抱拳,“有不少老熟人。”

    苗毅颔,“认识就好,段将军,还是你自己将来意解释一下吧。”

    “好!”段春儿应下,面对众人正色道:“想必大家最近都听说了庞帅女儿受辱之事,虽说最后双方都解释是一场误会,可大家都是明眼人,真相如何大家心知肚明,在这里也用不着解释。此事对庞帅来说,乃是奇耻大辱,昊德芳欺人太甚,庞帅咽不下这口恶气,决心铲除昊德芳,将其取而代之!庞帅已与牛大都督结盟,许诺事成后划卯路地盘给大都督,大都督欣然应允,我此来正是代表庞帅负责这边的联络!”

    此话一出,众将哗然,这消息有点震撼,纷纷看向苗毅,而苗毅微微点头确认。

    横无道拱手道:“大都督,此事非同小可,凭我们和庞贯的实力,怕是难以与昊德芳抗衡,何况昊德芳和寇凌虚等人互为倚仗,那几位怕是不会坐视昊德芳出事。”

    苗毅道:“我岂能不知,又岂能轻易冒险做没把握的事,庞帅也不是鲁莽之人,自然是有胜算才会答应。其他的诸位不用多虑,把诸位请到这里,诸位只需做一件事情,战局推演,拟定攻打计划,务必准备周全,一旦事,就是幽冥大军倾巢而出之时,事成后与诸位共富贵,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事情来的太突然,众人皆有点难以消化,可心绪皆躁动起来,有点兴奋,一旦得了卯路的广袤星空,在场的怕是要重新拿回自己当年失去的富贵,这一天大家已经等了太久了。

    大家的情绪早在苗毅这边的意料之中,拿回自己失去的东西,只怕是这些人期待已久的事情,毕竟在这里困了这么多年,早已经渡过了那段惶恐不安期,这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也是苗毅的危机,必须要宣泄。所以只要给他们机会,估计没人会拒绝,人心所向,军心可用,在他这里根本不存在说服上的困难,所以他也懒得解释什么。

    诸将相视一阵后,也断定苗毅肯定不会在这种事情上乱来,很快列队站了整齐,一起拱手道:“愿为大都督效死命!”

    苗毅点头道:“从现在开始,外面的各种消息我会让人及时传递给大家,方便大家随时掌握情况拟定计划,各种吃用自有专人送到,无需大家操心。至于大家身上的东西,即刻全部交出来统一保管,大战之前任何人不得和外界联系,违令者斩!来人,搜身,收缴东西!”语气平淡,就像说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一般。

    立刻跑来一队护卫,站成一排,手上端着托盘。

    诸将面面相觑一阵后,都默默解下了身上的东西放在了托盘中,并逐一接受搜查。

    十几只星图罗盘砰砰落地,摆在了地宫内供使用,至此将这些人的对外联系全部切断了。

    苗毅等随后出了地宫,跟随在旁的段春儿赞了声,“大都督军令如山,办事效率果然高。”

    苗毅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对等候在外的青月走了过去,把大概的情况讲了下后,命令道:“前些时日我找借口调了百万人马进入幽泉巡查,就是为此准备,现在你立刻去接手,率领大军秘密前去与庞帅会合,务必保密,不得走漏任何消息!”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