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当前位置:天天彩票 > 仙侠小说 > 飞天

第二零五五章 求人的滋味

    坏消息一个个接踵而至,宫千秋再也笑不出来了,手一扬,一行停浮在了星空,皆面色凝重。

    星空另一地的宇文川也同样是如此,面临着同样的处境。

    坏消息并未就此打住,继续传来,之前令下突然消失躲了起来的零零散散人马又忽然现身了,首将直接趁战时管控下面星铃使用的机会把麾下人马给带进了牛有德大军的包围之中,然后宣布投降,理由是遵昊天王法旨。

    这些投降人马占两帅人马的比例并不高,充其量只有一成,每人顶多损失了几千万人马而已,可造成的影响是恶劣的。双方还没有正式展开交战,自己下面的人马就开始投靠敌人了,这算怎么回事?投敌消息源源不断小股小股地传来,搞的人心烦意乱,尤其是对下面军心的影响。

    “大帅,事情可能有些不妙。”

    一将提着手中星铃对宇文川皱眉道。

    满脸阴霾的宇文川看着他,沉声道:“说!”

    那将领叹道:“敝派掌门传讯,劝末将遵从昊王爷遗命,率人投靠牛有德,不要给师门惹来灭门之灾!”

    宇文川脸颊狠狠抽搐一下,连自己麾下大将都在被师门策反,下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将领正在被策反中,握拳恨恨道:“夏侯家族插手了!夏侯家族支持的不是庞贯,支持的是牛有德!”

    那将领苦笑道:“这都是其次的,若真能击败牛有德,师门自然不用担心会惹来横祸殃及池鱼,问题的关键是那几位王爷的表态,东军、西军、北军全都要派重兵支持牛有德,这才是真正的麻烦!”

    宇文川嘴唇紧绷,他岂能不知这才是大麻烦,现在东军、西军、北军连同夏侯家族全都立场鲜明的直接支持牛有德,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除了青主外,自己几乎在和整个天下作对,这岂是他能挡的?他和宫千秋就算联手也挡不住啊,哪怕是青主直接派近卫军干预也够呛,青主敢逼得夏侯家和那几大势力卷在一起吗?

    东军、西军、北军全部明摆着告诉他们,要封锁南军通往三军的通道,这等于是把南军境内的所有出路给堵死了,一旦动手,就要堵死他们的退路,不给他们逃出南军地盘的机会,连他们最后投靠青主的机会也不给!

    近卫军就算想干预,进南军地盘也要通过那三军人马的封锁,三军人马不放行的话,青主敢同时强攻三军人马的封锁吗?敢同时对那几位天王硬碰硬动手吗?

    仅凭南军境内的那几亿近卫军人马挡的住几支大军的联手进攻吗?

    以上就是他敢跟牛有德动手的后果,一旦动手,几乎就是和整个天下作对!

    几大势力在明摆着告诉他,我们支持牛有德上位,南军之主的位置没你和宫千秋的份,你敢动一下试试看!

    “若错过了这次剿灭牛有德的机会,一旦让牛有德和那几个老家伙之间坐实了竞合格局,就再难动他!”宇文川仰天一声长叹,心中的郁闷之情无处发泄,他很想问一句,牛有德凭什么?凭什么能得到这么多势力的支持?咱这边的势力哪点比牛有德差了?支持牛有德也不支持我,眼睛瞎了吧?

    诸将沉默,自然明白他话中道理,平常青主为何不敢轻易动四大天王中的任何一个?就是因为几位天王之间存在的竞合关系,几位天王平常斗归斗,可一旦对上青主,立马抱团联手应对,在这一点上谁都不含糊,同时也是在联手应对下面可能出现的叛乱,一家叛乱,几家联合打压!

    一将叹道:“大帅,几位天王这样表态支持,其实就是已经认可了牛有德和他们之间的竞合关系。”言下之意是不存在你说的‘一旦’,而是已经是事实了。

    宇文川摇头苦笑:“不甘心呐,本帅不甘心呐!为什么?牛有德凭什么?”

    又一将忽沉吟道:“大帅,这事并非没有转机,也许还可换个方式试上一试!”

    宇文川目光一亮,“怎讲?愿闻其详!”

    诸人目光一起看向那将领,那将建议道:“大帅,这种事情焉有束手的道理?不妨立刻联系几位王爷,进行劝说,劝他们支持大帅,也好探听一下牛有德的虚实,看看牛有德究竟开出了什么价码能换取他们的支持,末将就不信牛有德能给的我们给不了,牛有德给他们什么大不了我们也给他们,甚至加价又如何?”

    众人颔首,宇文川指了指他,一脸赞许,“是我糊涂了,好,就这么办!”说罢立刻摸出了星铃联系广令公。

    广令公倒是接了他的传讯,问:宇文大帅有事?

    宇文川问:听说王爷调派了五亿大军要进南军境内平叛?

    广令公:是有这么回事,怎么,你有意见?

    宇文川:不敢!卑职只是想问一声,不知何人是叛军?

    广令公:本王与昊德芳乃是旧交,谁不听昊德芳的遗令,谁就是叛军!

    宇文川:难道为昊王爷报仇也不行么?

    广令公:宇文川,你也老大不小了,你觉得这样拐弯抹角有意思吗?该怎么做,你心里应该明白!念在同朝为臣多年的情份上,本王提醒你一句,好自为之!

    宇文川:王爷教训的是,只是卑职心有不甘,昊王爷明明是被牛有德给逼死的,还要卑职背弃旧主投靠于他,让卑职情何以堪,难道宇文在王爷眼里就如此不堪?宇文论资历、论在南军境内的势力,哪一点不如他牛有德?他牛有德不过是一后辈小子,也不是四军境内的人,他凭什么爬到我们的桌上来,几位王爷又为何对他如此另眼相看,为何不肯给宇文一个机会?

    广令公:说这个有意义吗?

    宇文川直接提出条件:还请王爷三思,牛有德能给王爷的,卑职未必就不能给!

    广令公闻听一怔,下意识捋须,宇文川的话倒是提醒了他,说起来的话,这次昊德芳之死让他心里对苗毅很不舒服,兔死狐悲是其一,另就是任何圈子都免不了有老人对新人的优越感,何况苗毅这次的表现令他心中很是警惕,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宇文川都比牛有德更适合执掌南军。

    论能力,广令公还真不认为宇文川能比得上牛有德,能力这东西和年纪大小或资历无关,让能力差一点的宇文川上位他反而更有安全感。

    广令公:好!本王就帮你一把,其他人那里你不用担心,只要你能说服夏侯家支持你,只要夏侯家不捣乱,其他几个老家伙那边我帮你说情,保证支持你上位!

    他也纳闷夏侯家为什么如此支持牛有德,牛有德和夏侯家皆讳莫如深不肯说。

    宇文川一喜,谢过之后结束了联系,把情况对诸将讲了一下,诸将闻言大喜,皆请他速联系夏侯家族,都表示大不了砸锅卖铁满足一次夏侯家的要求,等掌握了权势再算后账也不迟。

    宇文川自是又迅速摸出星铃联系夏侯令。

    然而联系夏侯令可是趟苦差,差点没把星铃给摇坏了。

    “这夏侯令架子不小!”宇文川最后忍不住埋怨一声,对诸将道:“夏侯令不应答!”

    一将提醒道:“联系卫枢也是一样的。”

    宇文川颔首,又换了星铃联系卫枢。

    鬼市信义阁内,沉浸在幽暗屋内的卫枢摸出了星铃,对榻上盘膝打坐的曹满禀报道:“老爷,宇文川来讯!”

    曹满连眼都不睁,已然猜到宇文川的目的,冷笑一声,“他是死是活和我夏侯家族的命运比起来什么都不是!”

    卫枢闻言为之微微一笑,和曹满接触的越久,越发现曹满身上所隐藏的气吞之势不是夏侯令能比的。

    明白了曹满的态度,卫枢摇动星铃回复:宇文大帅有何吩咐?

    宇文川:不知夏侯天翁可在?

    卫枢:有什么话跟我说也一样。

    宇文川直接挑明:牛有德能给你们的,我也能给!

    卫枢稀奇了,难道这位知道了点什么,也能拿出妖僧渴求的东西?不禁问:大帅手上有什么?

    宇文川:那得先问问牛有德答应了给你们什么,他能开出的价,难道本帅就开不起么?

    卫枢立马明白了,这位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暗中好气又好笑,直接给了句:牛有德能给的,大帅给不了!

    宇文川:你怎么知道我给不了,不妨开出价码好做商量。

    卫枢:不用了,你给不了!

    说罢直接断了联系。

    宇文川碰了一鼻子灰,再想联系怎么都联系不上了,人家根本不理他,不禁阴霾上脸,这求人的滋味是真不好受。

    最后没办法,又联系寇凌虚、腾飞和成太泽,希望他们给个机会,这求来求去,最终发现症结仍然在夏侯家身上,那几位的意思和广令公都差不多,只要他能摆平夏侯家,就一定支持他!

    他只得不断反复联系夏侯令和卫枢,然希望破灭!

    这边的机会没了,他仍不死心,最后直接联系上官青,向青主求救!

    天庭离宫,上官青将情况转告后,显得有些空荡荡的大殿内,静默。

    青主面色平静,心中却是怒浪滔天,他要灭庞贯,就是因为庞贯和夏侯家勾结在了一起,结果回头一看,发现被耍了,夏侯家真正鼎力支持的其实是牛有德,此时他周身罕见地浮现阵阵杀气,目光阴冷瘆人,真正是动了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