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当前位置:天天彩票 > 仙侠小说 > 飞天

第二一二三章 输的一败涂地

    一说到这个南波就憋火,喝道:“你这手还没玩够吗?你好像还欠我点什么东西吧?”

    苗毅自己都没想到和南波的类似交易情形会再次出现,间隔期是如此之短,报应来的是如此之快,他很清楚,这次南波不可能再轻易相信他。 他翻手抓出了血莲,霞光灿灿在手,当众亮给了南波看。

    南波眯眼盯着,说不心动是假的,亲眼目睹血莲,心跳都加速了,可也知道总得有命来享受。

    苗毅递出血莲道:“东西给你,放人,我放你们走,不放人,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

    见他能跟自己正常交流,南波遂暗使索命梵音,结果发现苗毅不受任何影响,心中纳闷,果然是有备而来,当即喝道:“先把血莲给我!”

    苗毅:“你先放一个人!”

    此话一出,八戒突然做出疯狂哇哇的动作,不知在朝这边示意什么,于是苗毅颔首一下,“让他说话!”

    南波却看出了八戒的意思,朝控制八戒的人偏头示意了一下,后者松开了八戒的禁制,不过仍控制着八戒。

    八戒大喊道:“大哥,先放木娜,先救木娜,她肚子里有我的孩子,她肚子里有我的孩子啊!”他生怕苗毅把自己要过去留下木娜做人质,他知道苗毅很有可能会这样做。

    木娜听到了,看着他,流出眼泪,哭了。

    孩子?苗毅目光盯向了木娜,盯向了木娜的腹部,嘴角狠狠抽动了一下,再看向八戒的目光简直要吃人一般。

    南波招了招手,让人把木娜押到了他身边,伸手摸向了木娜的肚子,腹部衣服捋下去,果然露出了凸起的肚子。

    木娜在他手下又惊又怕,瑟瑟发抖。

    八戒如同疯了一般,怒吼道:“妖僧,放开你的臭手!”

    南波不以为意,放手了,看向苗毅笑道:“先把血莲给我!”

    苗毅朝木娜颔首,“你先放了她,东西我给你。”

    南波咧嘴一笑,伸手将木娜抓了过来,一只手掌贴在了木娜的后背,突然面浮厉色,法力喷涌推出。

    “噗!”木娜心房胸口部位爆开,爆出一团血花。

    “给你!”南波顺势一掌将木娜推了出去,直接对木娜下了杀手。

    木娜微张着嘴,瞪大着眼睛,人飞了出去,飞向了苗毅那边,视线逐渐模糊,模糊出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那是生她养她的地方,充满了生机,长老木森的一张脸在她眼前,坐在一棵大树下告诉她,“外面的世界很凶险,坏人很多……”又浮现出初见八戒时的情形,她努力回头,想再看看八戒,可是眼前又一片黑,什么都看不见,晶莹泪珠从眼角飘向星空。

    “……”八戒惊呆了,泪水狂涌而出,彻底失控了,拼命挣扎着,歇斯底里呐喊,“木娜!木娜…妖僧,我跟你拼了!大哥,杀了他,杀了他,大哥,我不活了,给我杀了他,你帮我杀了他呀,我求你了……”

    苗毅垂在袖子里的手掌紧握了一下拳头,嘴唇绷的紧紧的。

    木娜飘来,青月闪出,抱住了木娜软塌下来的身体,看了眼木娜精致面孔上的泪痕,迅速施法查探,发现妖僧下手异常狠毒,不仅仅是一掌摧心,连五脏六腑都给一起震碎,腹中的情形让人无法说出口。

    青月将木娜抱到苗毅跟前,对苗毅摇了摇头,表示没救了。

    不知多少人在悄悄打量苗毅的反应。

    苗毅面无表情地微微颔首,看着对面撕心裂肺疯狂呐喊的八戒,青月收了木娜的尸体闪回一旁。

    左儿等人也惊呆了,没想到妖僧南波居然如此疯狂,做保命交易的时候居然敢这样干。

    殊不知对南波来说,有过前车之鉴,他压根不信苗毅能轻易放过他,木娜这条命,只是他对苗毅之前所作所为的回报而已,这就是你耍我的小小代价!

    南波对苗毅微笑道:“人,我给你了,东西给我吧!”说着又一把将八戒扯了过来,直接锁住了八戒的咽喉,令八戒无法再动弹,无法再吼叫,随时要对八戒下杀手的样子。

    八戒泪水如涟,他好后悔,后悔为什么不好好修炼。

    苗毅:“杀了他,你也别想活着离开!”

    南波笑道:“你可以试试看!快点,东西给我!”

    苗毅终究是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八戒去死,大袖一甩,手中血莲扔了出去。

    血莲飘近,南波五爪虚探,将血莲定在前方一阵仔细查探,防备苗毅使诈,查看过之后,才吸附入掌中,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又施法吸来一滴属于木娜的鲜血,血滴落在了霞光灿灿的白玉莲藕上迅速被吸入。

    南波这才收了血莲,苗毅厉声道:“放人!我放你走!”

    南波笑道:“好说!”突然出手制住了八戒的法力,松手让八戒飘在了身前。

    南波双臂轻柔张开,无比温柔,胸口和后背却鼓起一个个包在游走,最后全部游向了双掌,将双掌涨大了数倍。

    “闻!”南波一喝,一掌拍在了八戒的后背,掌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注入了八戒的体内,那只涨大的手掌迅速恢复原样!

    “断!”南波又是一喝,又换了一掌拍在了八戒后背,情形如前。

    做完这些,南波刚收手,自己突然喷出一口血来,身形虚晃了一下,脸色苍白,七窍甚至渗出了血丝。

    所有人都注视着这一幕,苗毅嘴唇紧绷,不知南波在八戒身上做了什么手脚,但八戒看起来似乎并无生命危险。

    左儿迅速扶住了南波,“前辈,你怎么了?”

    南波喘气道:“这肉身终究是不适合我,无法施展我**。”还有一点他没说,以这肉身强行施展他的功法,已经令他的神魂大损。

    “放人!”苗毅一声怒喝。

    南波挥手拨开左儿,对苗毅笑道:“人我自然要放,可是跟你做交易,我不信你,所以我跟你赌命!”

    苗毅冷冷道:“你想怎么赌?”

    南波抓了八戒肩膀:“人质我给你,你放我们走,若敢耍什么花招,我随时能催发这小贼体内的禁制,只要我们安然走远了,自然无法再远距离控制,你也可以想办法慢慢化解他体内的禁制。”

    苗毅:“你觉得我能信你的话吗?”

    南波:“所以简单的很,也别谈什么交易,咱们赌命!你要么现在杀了我们,要么就让出道让我们走,人质我留下给你!”

    苗毅一阵静默,突然大袖一甩,打出了手势。

    合围的大军立马让出了一条通道。

    南波环顾四周一眼,对左儿道:“走!”

    这可真是在赌命啊,左儿等人心惊肉跳,扶了身体虚弱的南波,一行迅速朝打开的缺口飞去。

    南波也守信留下了八戒,没有带走。

    苗毅等人迅速闪身到八戒的身边,尤其是苗毅,一把抓了八戒的手腕查探,发现八戒肉身完好并未受损,但是他法力一触及八戒体内,八戒体内的经脉立刻鼓起一个个球体,在体内的异法运作下,血液集中在一个个点上膨胀,生无可恋的八戒立刻面露苦楚神色。

    此异相惊的苗毅迅速撤回自己的法力,不敢轻举妄动,猛抬头看向逃离的妖僧等人,在青月等人等候示意的目光下,终究是没敢下达追杀的命令,眼睁睁看着妖僧等人遁入了星空深处。

    再追也难追上了,青月等人暗暗叹息,妖僧好不容易落入网中,居然就这样白白放过了。

    而苗毅此时更关心的是怎么救八戒,让人迅速在那荒芜星球上布阵,布置出一个暂时宜居落脚的地方。

    等到再细查时,苗毅差点气得吐血,发现自己上了妖僧的当,哪怕他不再施法刺激,八戒体内的鼓起的球体依然在继续膨胀,八戒体表已经能看到一个个鼓起的点,慢慢变大,再照这样下去,八戒非爆成个千疮百孔不可,必死无疑。

    然而妖僧手段邪门的很,苗毅束手无策,身边高手换了一个又一个,都摇头表示没办法。

    殊不知对妖僧来说,还是那句话,他在苗毅手上吃了一次亏,压根就不信苗毅能放他活着离开,所以也没打算给八戒活路,因此不惜重创自己神魂也要强行施法在八戒体内种下此禁制,能逃则是运气,逃不了也能拉个人陪葬,这就是他所谓的赌命!

    妖僧赌赢了,苗毅赌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阿弥陀佛!”

    七戒大师的佛号在身后响起,苗毅回头沉着脸颔首致意,也没了心情客气。

    阎修显然也做了善后的打算,把七戒大师放了出来,这是做了让师徒见最后一面的准备,情况也跟七戒讲了。

    八戒躺在地上,身上的包越来越大,满脸苦楚颤抖着。

    七戒大师蹲在八戒身边查探过状况后,将痛苦不堪的八戒扶坐了起来,自己盘膝坐在了八戒的对面,双掌与八戒的双掌贴在了一起,面露慈悲,缓缓闭上了双眼,念念有词地喃喃自语:“空而不空,不空而空,一切既一,一切既一切,不取法相,不取非法相,不取亦不离,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八戒发出闷哼,显得越发痛苦,只见八戒身上鼓起的包开始滚动,朝双掌位置滚去,一颗颗借助双掌滚到了七戒大师的胳膊上,滚到了七戒大师的身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