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当前位置:天天彩票 > 仙侠小说 > 飞天

第二一三七章 小园来客

    杨庆焦虑劝阻道:“妖僧不知何时会跑出兴风作浪,此时再和青主对上,实在不是明智之选,王爷还请三思啊!”

    苗毅沉声道:“青主都不怕妖僧兴风作浪,本王何惧之有?这天下搞乱了也是青主的天下大乱,他比本王更怕事,该畏手畏脚的是他才对!夏侯拓预计妖僧要一万年左右才有复出的可能,现在应该还有点时间,此时不定住青主,回头妖僧再出,本王前有恶狼,后有猛虎,才是真正不妙!”

    杨庆连连拱手道:“王爷,此事不应该是王爷主动跳出来,此时拿幽冥总督府做手脚,青主必然会认为是荒古之事败**得王爷反扑,青主本就想除掉王爷,再让青主知道你已把主意打到了青元尊的头上,两相叠加,一旦激得青主不惜代价公然动手…王爷,青元尊那边的作用不该用在一时之气上啊!”

    “谁说本王要主动跳出来?”苗毅冷笑一声,斜眼看向云知秋:“王妃,你联系腾飞爱妾朱优美,就说本王这里有好酒,请腾飞前来品尝!”

    腾飞那边一直在让朱优美跟这边眉来眼去,朱优美也一直跟云知秋保持着联系,毕竟有些事情腾飞自己是不好一直求着苗毅的,他太那个的话,不好跟苗毅讨价还价,总不能干得不偿失的事情。苗毅知道腾飞的意图,不断让朱优美试探这边态度可有变化,之前苗毅一直在含糊罢了,一旦他主动发出邀请,腾飞必欣然赴约。

    云知秋默默颔首点头。

    什么时候跟腾飞勾结上了?杨庆愣了一下,依然苦劝:“王爷,咱们目前的实力不够啊,还没有抵御佛主那边的风险!”

    苗毅平静道:“极乐界那边,若有需要,自有人马牵制佛主,不必多虑!”

    杨庆一惊,极乐界那边也有人马?他居然连一点端倪都没察觉到!此时他方意识到,这位真正是翅膀硬了,有了跟青主拍板的底气,方能说出奉陪到底的话!

    他再看看默不吭声的云知秋,连这位也不劝阻…他明白了,这事夫妇二人怕是蓄谋已久,早有过商量,此夫妇二人的野心已经是昭然若揭!

    “幽冥总督府那边的局势,你务必把持稳妥了,随时备我所用!”苗毅盯着杨庆说道。

    “是!”杨庆默默应下,忽又问道:“荒古内青主暗伏的人马,不知王爷准备如何处置?”

    “哼哼!本王不知则罢了,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看他们往哪跑!”苗毅冷笑一声,目光一盯杨召青,“查出青主那边安插在荒古入口的奸细后,暂时不要动,先不要打草惊蛇!”

    “是!”杨召青领命。

    数日后,一行数人悄悄抵达,从王府侧门而入,完全是下人打扮的模样,直接进了王府内的一处僻静小园。

    有两人被领进了一间小屋,随行几人散布在园子各角警惕。

    待到两人再从小屋内出来时,已经换上了华丽装束,一个器宇轩昂,一个美丽动人,正是腾飞和朱优美。

    腾飞不是傻子,知道苗毅含糊其辞那么久突然主动相邀,定是做出了什么能满足他期待的决定,否则就成了耍他。当知此行是密会,走漏不得半点消息,所以是彻底装扮后才来的,到达后不可能以下人的形象来见苗毅,自然是要换装整齐了再露面,而这边也已经安排好了。

    秘密前来倒也不担忧苗毅会害他,因为苗毅目前根本没那必要,害了他的话苗毅也没任何好处,反而可能引起一连串棘手的麻烦。

    雪儿已经等候在了门口,半蹲行礼道:“腾天王、优美夫人,王爷和王妃已在等候二位大驾!”

    朱优美立刻对腾飞传音嘀咕了几句,腾飞一开始只把雪儿当个下人,没当回事,此时认真上下审视雪儿一眼,笑道:“你就是雪儿姑娘吧。”态度瞬间客气的很。

    “不敢!”雪儿赶紧给礼。

    朱优美却是上前拉了雪儿的柔荑,一只储物镯套在了雪儿的手腕上,笑道:“我跟雪儿妹子一见如故,一点点小小心意,不要嫌弃。”

    雪儿略推辞,见推迟不掉也就算了,反正她身为王爷和王妃身边的贴身侍女,吃用、财物和修行资源之类的向来不缺,所享受的东西也大多是世上最顶级的一类,真心不缺别人的一点礼物,稀罕玩意徐堂然那边也经常会寻摸来给她,想要什么跟徐堂然说一声就有了,而苗毅和云知秋对一些所谓的好东西也没多大兴趣,别人送给他们大多也都扔给她和千儿收着玩了,所以礼物不礼物的压根也不稀罕。

    不过她收别人的礼也收习惯了,每年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要给她送礼,收的东西十辈子都享受不完,总之不管谁往王府内送礼,少谁的都不会少她的,说句不中听的,王府内大多妾室都没这待遇,差的远了。她也不想收什么礼,只是有些礼不收不好,怕别人多想,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一些眼界是必须具备的,不能坏了王爷的事,顶多也只能是把握谁的东西能收谁的东西不能收而已。

    “腾天王、优美夫人,请跟奴婢来!”雪儿伸手相请。

    腾飞颔首道:“有劳!”

    一路转走回廊,腾飞的管家腾忠亦步亦趋跟在后面。

    也没去别的地方,就在这园子水榭中的阁楼,阁楼坐落在水中,周边碧荷,粉白莲花亭亭玉立。

    苗毅和云知秋已经站在了阁楼门口等着,双方老远就笑着互相拱手打招呼,云知秋和朱优美二人手已经牵在了一起,双双笑靥如花,姐姐妹妹叫的亲热的很,手牵手不肯放,不知情的还以为两人是亲姐妹。

    说实话,再见苗毅,腾飞心中感慨万千,想当年炼狱考核时苗毅受尽欺辱的一幕还历历在目,现如今却是连自己都要求着人家,人家一句有好酒,他就得赶紧跑来赴约。

    在门口客套了一阵,腾飞环顾四周道:“好个优雅僻静之地啊!”

    有什么优雅不优雅的,你又不是没见识过好东西!苗毅心中一笑,听出了弦外之音,也就不再客套,伸手相请道:“略备薄酒,里面请!”

    腾飞伸手笑道:“请!”

    几人入内,除了宾主落座,就是双方的管家杨召青和腾忠在各自后面站着,帮忙斟酒之类的。

    美酒自然是少不了,满桌的美味佳肴更是不会缺,但谁也不是来吃东西的,不过腾飞和朱优美自然免不了一顿好夸,夸好酒好菜之类的给主人面子。

    美酒略品,佳肴浅尝,朱优美忽对云知秋笑道:“姐姐,这园中景致古朴有趣,我挺喜欢的,姐姐能带我去看看吗?”

    云知秋欣然站起,笑咯咯道:“好啊!”回头对苗毅和腾飞道:“二位王爷,我们去走走,你们没意见吧?”

    腾飞哈哈笑道:“客随主便!”

    苗毅则沉声道:“若是怠慢了腾王爷的爱妾,我不饶你!”

    “哪敢,妹妹,我们走!”云知秋笑着拉了朱优美的手,两人有说有笑地离开了。

    两个女人牵线搭桥的作用已经完了,剩下的就是男人的事了。

    少了两个女人,屋内轻松欢快的气氛瞬间消失了,苗毅举杯邀敬之后,叹了声,“成太泽那边,王爷怕是要小心一点。”

    腾飞眉角略动,放下酒杯,问:“怎讲?”

    苗毅:“王爷何必明知故问,王爷之志成太泽不知,还是成太泽之志王爷不知?不瞒王爷,成太泽那边早在王爷之前就派人联系过本王,所以后来获知王爷心意后,本王也着实为难呐!站在寇凌虚、广令公和本王的立场来说,我们自然是巴不得东军一统,便于大家捏成一只拳头对抗天宫那位,多出一根手指来,这拳头总是捏的不舒服,搞不好就要被人掰住一根手指。”

    腾飞颔首:“王爷所言甚是!”

    苗毅叹道:“可对我们三个来说,无论是支持成太泽还是支持王爷,似乎并无什么区别啊!也实在是难以抉择。”

    腾飞道:“寇凌虚和广令公那边王爷不用多虑,只是不知王爷你心意如何?”

    苗毅淡笑道:“我这边还要和夏侯家商量商量。”

    突然冒出个夏侯家来,腾飞眉头扬了扬,听出了对方的话外之音,言下之意是,他们两家跟我能比吗?我可以拉来夏侯家支持你,有我支持你的胜算更大!

    “王爷既然邀我来品尝美酒,想必已经做出了决定,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只要不是太苛刻的条件,都好商量!”腾飞举杯敬酒,直接把话给挑明了。

    苗毅回敬之后,道:“我妾室飞红是监察左部探子的事,属实!青主密令飞红引导影卫行刺本王的事,也属实!”

    腾飞不知他突然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只能是冷哼一声,“堂堂天帝尽干些见不得人的事!”

    苗毅眯眼道:“本王在荒古之地修炼,此番出来后,正欲再次返回静修,却在无意中发现荒古内不知什么时候埋伏了上千万近卫军,若非本王发现及时,现在怕是没机会再和王爷把酒言欢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