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章 二十四 无光之夜 上

    形势很明显,铁血大公宁可牺牲掉熊彼德和约瑟夫家族的更多利益,也要把阿克‘蒙’德的核心领地完整地留在神圣同盟。

    熊彼德已经不再是浮岛豪‘门’,可是约瑟夫公爵就在这个会议厅内,面对铁血大公赤/‘裸’/‘裸’的利益输送,公爵也只是苦笑了一下,丝毫没有抗议的意思。

    阿克‘蒙’德的核心人物是李察,一名大构装师,战力接近传奇的大魔导师,目前又处于急速上升势头,相比之下,在与阿克‘蒙’德战争中元气大伤的约瑟夫就被毫不留情地牺牲了,以换取阿克‘蒙’德不会被分割出去。至于约瑟夫的感受,此刻就不在考虑范围之内。谈判之所以由铁血大公本人亲自主持进行,也就是为了在目前情况下,能够以整个铁血家族的实力,保证不出现反对的声音。

    至于公平,只有在实力这一维度上,才会有公平。

    亚山是阿克‘蒙’德的核心领地。一块领地被划入其它帝国后,转移的只是这块领地的宗主权,而领主对领地的大部分权利都会保留。也就是说,一个侯爵的所有领地如果从神圣同盟划入圣树王朝,那么他还是侯爵,拥有的还是那些领地。只是他‘交’税、派兵参战的对象由神圣同盟变为了圣树王朝。

    在三大帝国中,几百年来随着边界线不断变迁,许多历史悠久的大家族在三大帝国中都有相应领地。比如说艾莉婕打下的一些领地,就还属于圣树王朝,领地税依然要‘交’给圣树王朝,由于累计面积没有突破伯爵的位阶,所以在圣树王朝只用代理人就可以了。

    而李察现在面对的情况则比较复杂,简单的说就是会被拆分爵位。歌顿的侯爵领地中,亚山领就其本身面积和出产来说其实是个伯爵领,如果划入其他帝国,就会在那个帝国里被授予相应的伯爵爵位。而歌顿留下的其他领地加上李察自己获得的部分,勉强还够一个伯爵领。

    因此,如果分割成功,李察将来就会身兼同盟伯爵和其他帝国伯爵,这是一个极为微妙的局面。伯爵爵位是大贵族和小贵族的分水岭,实地伯爵则自动取得上议院席位,三大帝国皆同。

    而米拉内斯和金贝叶争取远望半岛归属时,都坚持取得完整的亚山领,坚决不同意再拆分。至此,圣树王朝和千年帝国的目的呼之‘欲’出,显然他们都盯上了李察。只要把阿克‘蒙’德的核心领地‘弄’过去,再慢慢的接触拉拢,总有机会把李察从神圣同盟给挖走。而铁血大公亦看到了其中的关键,所以坚决不肯让步,丝毫不给圣树王朝和千年帝国任何机会。

    三方在亚山上的争执出人意料的‘激’烈,而且各不退让。一直表现得漫不经心的金贝叶伯爵突然显示出了志在必得的气势,说什么也不肯让步,哪怕摆在另一边的是几倍领土和一座储量不低的魔晶矿也没有丝毫犹豫和动摇。

    ‘激’烈争论了近一个小时,也没有得到最终的结果,于是三方决定暂时休会,在接下来的几天中继续商讨划界的细节。

    离开会议厅时,金贝叶伯爵快步来到李察身边,亲手递过来一张镀了暗金的邀请函,微笑着说:“李察阁下,明天能一起喝个下午茶吗?如果你肯带我参观一下瑰丽的浮世德,那就更好了。”

    李察没有伸手去接,摇摇头坦率地说:“我觉得在这个时候和您一起下午茶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实在抱歉。”

    这时两人已经落到了最后面,而豪‘门’家主们似乎都对伯爵的行为视而不见,没有人投过来多余的目光。金贝叶望着众人的背影,笑了笑,忽然压低声音,说:“我们迟早都会是千年帝国之下的领主,一起喝个茶又有什么关系?”

    李察也笑了,说:“你就那么有信心?”

    金贝叶伯爵自如地回答:“当然!信心不仅仅来自于帝国对一位未来圣构装师的重视和诚意,还包括那位来自卡兰多的殿下。李察阁下,不要忘记,山与海殿下身上也流着帝君的血脉。你实际上已经是半个帝国人了。”

    李察微微皱眉,没有说话。

    而伯爵这时才抛出了最具份量的话:“在神圣同盟,我没有看到他们象对待自己人一样的待你,而只看到了排斥、‘阴’谋、构陷,甚至于,谋杀。”伯爵的声音与他平凡的容貌截然相反,极为悦耳动听,即使说到谋杀这样严重的词汇时,依然象在唱赞美诗,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魅力。

    “就在几天前,我亲眼目睹了你被整个浮世德的下层贵族追杀,却没有一个豪‘门’真正站出来。李察,你是知道历史的,应该清楚这样纵容下层贵族袭击上层贵族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他们根本没有把你当成自己人,你为何还一定要在这样的国家呆着呢?”

    面对伯爵的置疑,李察其实很难回答。如果要追溯历史的话,三大帝国同种同源,人族在诺兰德这个多种族的大陆上逐渐繁衍强大之后,无数领主在悠长的岁月里‘交’战争斗、合纵连横最后形成了三个不同的帝国。在这一过程中,领主们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改换阵营的举动多得数不胜数。

    然而以李察现在的政治智慧也能看出伯爵的话中其实也有不尽翔实之处。圈子已经稳固的上层贵族对新面孔的排斥到处都一样,如果神圣同盟的浮岛豪‘门’加入千年帝国,不见得不会遇到类似的事情。关键在于伯爵最开始的那句话“对一位未来圣构装师的重视和诚意”,这才是帝国眼中李察的最大价值所在。

    另外,伯爵看上去似乎还有另有底牌,只是此时还没有拿出来。

    不过李察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坚决地摇了摇头,向伯爵略略躬身行礼,然后径直离开。金贝叶伯爵垂下目光,看看手中那张没能送出去的邀请函,然后‘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上议院内满是贵族,他们都在议事大厅内坐着,等待着从小会议厅内出来的结果。

    今天难得没有人演讲辩论,也没有喧嚣吵闹,所有贵族都在安静地等着,议事大厅中竟是奇迹般的寂静。看到一众豪‘门’家主从小会议厅内走出,所有贵族呼的一声全都站了起来,纷纷围了上来,有能和豪‘门’攀上关系的直接开问,不够资格攀关系就在外围等着。

    这个时候就看得出人脉和底蕴的区别,就连阿南公爵身边围着的人都有十几个,但几乎没有人来问李察消息。

    消息就象长了翅膀,转眼间所有的贵族就知道了初步的划界方案。一时间,人们沉默着,不知该说什么。虽然这还不是最终的方案,但是也差不多了。两条分界线不光是两根绞索,更是两根耻辱柱,把所有神圣同盟的贵族都钉在了上面。

    李察走出上议院的时候,觉得脚步很沉重。神圣同盟中有许多阿克‘蒙’德的敌人,也有许多对不起他的过往。可是在另一方面,也有菲利浦、梵琳这样始终在照顾着李察的人,也有苏海伦、流砂这样在他心中占据了重要位置的人,更有白夜、阿伽‘门’农、尼瑞斯这些朋友。这里,也是李察成长起来的地方。

    在这一刻,那种深沉的无力与耻辱感觉,是李察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此时此刻,李察忽然发觉自己对神圣同盟竟然有了真正的认同感,第一次想要真正为它做点什么。可是眼下的局势,却让李察感觉有力难使。

    黑玫瑰古堡就是被划到其它两大帝国,对李察来说也没有受太大影响,他依然会是神圣同盟的浮岛豪‘门’,只是领地跨了两大帝国而已。只要三国的制衡局面一直存在,不爆发国战,那么李察就不会面临阵营选择问题。

    然而圣树王朝和千年帝国现在愿意为得到亚山领支付几倍于此的利益,如果坚持不肯送出亚山领,那么相应地神圣同盟就要多割让出十几万平方公里的领地。这种情况下,李察做为争议焦点的领主,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表态,只能把一切都‘交’到铁血大公的手上。

    接下来的几天,依然在‘激’烈谈判中度过。大部分边界已经划分完毕,只剩下寥寥几个争议点,黑玫瑰古堡所在的亚山领即是其中最大的一处。

    但是贵族们的注意力已经逐渐被吸引到另外的地方,再过一天,就是投票选择皇位继承人的时候了。

    于是种种暗流又开始涌动,一些不甘寂寞的家伙活跃起来,一夜之间,浮世德的刺杀事件就多达十几起。在一片惊悚气氛中,阿克‘蒙’德反而变成风暴的中心,平静得异乎寻常。现在谁都知道了阿克‘蒙’德在这次选择中根本没有投票权,也就没兴趣来招惹李察。

    选举皇位继承人的前夜,整个天穹都似乎在弥漫着血光。浮世德内人人自危,只有带着任务的杀手四处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