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604章 曝光

    西蒙抵达格林尼治,约瑟夫·施拉普也给西蒙带来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维斯特洛体系重点推进用以完善互联网著作权和版权保护的《数字版权法案》最新一版草案在众议员第二次审议过程中再次遭到了否决。

    争议核心还是其中的‘避风港条例’。

    反对避风港条例的议员给出的理由是这项条款制定后很可能遭到滥用,导致互联网盗版资源泛滥。

    根据美国国会的立法流程,一项法案在通过审议后要经过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两次投票,获得半数以上议员支持并经过总统签署才能生效,美国总统有权拒绝签署某些法案,国会对此也有反制措施,只要能够争取到超过三分之二的国会议员批准,法案同样能够强行通过。

    美国大部分法案通常都被阻碍在审议流程,有时候拖延五六年经历七八次审议都不一定能通过。

    最终的投票环节悬念反而不会太大。

    因为一旦开始投票,往往意味着一项法案经过反复磋商博弈妥协,已经争取到多数国会议员的同意。

    “根据我们团队的游说反馈数据,参议院的问题不大,因为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是戈尔。不过,如果我们想要通过众议院,至少还需要争取20张选票。”

    美国参议院100个席位长期不变,众议院议员数量根据美国人口变化定期微调,目前一共434个席位,超过半数的选票至少也是218张,20张选票看似不多,想要争取难度也不小。

    现阶段众议院民主党与共和党持有的席位数量分别为256个和178个,按理说作为民主党的支持者,维斯特洛体系想要通过一份法案应该很容易,事实却远非如此。民主党内部并非铁板一块,维斯特洛体系也并非受到所有民主党人的欢迎。

    可以轻易想见的一点,那些幕后有着传统纸媒集团支持的民主党议员肯定不会站在维斯特洛体系一边继续坐看伊格瑞特公司发展壮大。

    约瑟夫·施拉普见西蒙只是低头翻看他带来的一份文件,继续又道:“康涅狄格州的众议院议员大卫·梅罗思联合其他几位议员近期正在寻求推进一项互联网媒体监管法案,”施拉普说着在西蒙面前一叠他带来的资料中翻找片刻,道:“就是这份,所以,我们想要通过《数字版权法案》,大概就需要进行一些交换。另外,国会很多议员,两党都有,同样也在寻求放宽‘跨媒体所有权禁令’,这也是我们的机会。”

    虽然所有人都明白伊格瑞特门户等新兴互联网平台有着传媒属性,但伊格瑞特公司本身对自己的新闻资讯部门定位是一家内容出版商,而不是传媒公司,关键就在于这两大领域需要受到的监管完全不同。

    美国的出版行业有着很强的自由度,传媒行业因为美国宪法关于言论自由的条款反而要受到严格监管。

    其中的‘跨媒体所有权禁令’就是束缚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的一大紧箍咒,这是美国六十年代颁布的一项法案,并且从尼克松时代起,很多传媒巨头都在持续游说试图放宽相关禁令。

    为了避免媒体操纵舆论,‘跨媒体所有权禁令’的主要条款包括一家传媒集团不得在同一地区拥有两家以上的报纸,不得在同一地区同时拥有报纸和电视台,传媒公司不得拥有超过12家的直属地方电视台,大型公共电视网的观众市场占有率不得超过35%,等等。

    持续大手笔经营了这几年时间,维斯特洛体系大概可以动员的国会选票,众议院有17张,参议院有6张,这些都是在必要情况下会明确站在维斯特洛体系一边的议员,而且看似比例不大,却也已经是一股不容小觑的政治资本,同时也是施拉普所说的交换筹码。

    西蒙的记忆力很好。

    康涅狄格州的国会众议员大卫·梅罗思,正是他当初参加赫斯特家族派对时威廉·赫斯特三世亲自向他介绍的一位议员,以维斯特洛体系与传统纸媒势力之间的僵持现状,对方带头发起互联网媒体监管法案也就理所当然。

    放宽‘跨媒体所有权禁令’,同样又是传统媒体集团在互联网产业越发汹涌的背景下迫切需要的一次维护自身行业地位的松绑。

    赫斯特集团、康泰纳仕集团、《纽约时报》集团等等这些根深蒂固的传统纸媒,掌握的国会选票加起来肯定只会比维斯特洛体系只多不少,如果双方达成协议,争取到额外的20张众议院选票以便《数字版权法案》通过就轻而易举。

    显而易见的一点,《数字版权法案》通过的主要障碍,大概也就在这些纸媒身上。

    西蒙脑海中快速整理着这些信息,突然抬头看向约瑟夫·施拉普,嘴角带着一些笑意,道:“不会是有人想和解吧?”

    约瑟夫·施拉普愣了下,他原本还在斟酌怎么把话题挑开,没想到西蒙已经猜了出来。

    因为熟知自己这位老板的性格以及维斯特洛体系当前和纸媒势力的关系,约瑟夫·施拉普对于帮某些人传话表现的非常谨慎。毕竟他现在是在为维斯特洛体系工作,是为西蒙·维斯特洛工作,而且整个施拉普家族以及其他利益相关方都极其重视自身当前在维斯特洛体系内的地位,绝对不想因为这次传话让西蒙产生他对维斯特洛体系不够忠诚的印象。

    这些年,哪怕是互联网产业兴起之前,受到越来越繁荣的电视产业冲击,美国庞大的纸媒产业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无论是赫斯特集团还是康泰纳仕集团乃至其他,都在寻求向电视领域发展,赫斯特集团当初从丹妮莉丝娱乐手中抢走espn电视网20%股份就是因为如此。

    只不过,传统纸媒还没有完成向电视行业的转型,互联网就已经汹涌而来,并且对纸媒产业形成了更加直接而强烈的冲击。

    老牌传媒势力最先想到的自然是封杀和对抗。

    只是现在看来,这种针对作用不大。

    想要通过压制丹妮莉丝娱乐变相让维斯特洛妥协,结果却是丹妮莉丝娱乐一部接一部地推出大卖作品。丹妮莉丝娱乐压缩针对纸媒的影视广告投放,开拓互联网营销渠道,反而让传统纸媒偷鸡不成蚀把米。

    另一方面,仅仅四年时间不到,美国的互联网用户普及程度就已经达到总人口的30%,这种发展速度远远超过当初电视机的推广,或许10年之内,互联网的普及程度就要直追电视网络。

    既然对抗无效,顺应潮流无疑是最明智的选择。

    稍微斟酌了下言辞,约瑟夫·施拉普道:“《纽约时报》近期打算开通电子版,你知道的,西蒙,如果没有伊格瑞特门户支持引导流量,对方根本不会有太多发展。”

    施拉普还有着另外的潜台词。

    《纽约时报》电子版想要在互联网平台站稳脚跟,必然意味着与伊格瑞特新闻资讯业务的直接竞争。

    而且,因为两者提供的服务相当,用户难免又会倾向于免费的伊格瑞特门户资讯,而不是花钱去订阅电子报纸,这又是一种不可避免的利益冲突。双方想要和解并进行合作,伊格瑞特门户对此肯定要做出一定退让。

    相比根深蒂固的老牌纸媒,伊格瑞特门户的新闻资讯部门依旧非常薄弱。

    就员工数量而言,《纽约时报》集团旗下只是《纽约时报》一家报纸,就在全球各地拥有超过1600名员工。伊格瑞特新闻资讯部门发展到现在,团队规模也才刚刚达到500人。

    为了引导其他竞争者误入歧途,西蒙将新闻资讯列为伊格瑞特的最高优先级业务,但实际上,新闻资讯从来都不是伊格瑞特公司的核心。如果当初伊格瑞特门户能够得到传统纸媒集团的线上新闻授权,西蒙根本不会投入大量资源组建自己的新闻资讯团队。

    因此在这一领域作出退让对于外人而言或许触及了伊格瑞特的核心利益,事实却并非如此。

    另一方面,如果《纽约时报》这样的老牌媒体能够将自己拥有的大量纸媒资讯进行数字化,绝对可以很大程度丰富互联网平台的内容资源,这是西蒙一直在推进的事情。只有线上内容资源足够丰富,伊格瑞特公司的搜索引擎业务才能够获得更好的发展。

    而且,虽然西蒙打定主意让伊格瑞特公司野蛮生长,但如果能够与一些大型纸媒达成和解,他也并不反对。

    多一个朋友,从来都比多一个敌人要好得多。

    约瑟夫·施拉普的暗示已经非常明显,西蒙想了想,问道:“《纽约时报》幕后,嗯,索尔兹伯格家族?”

    现阶段的美国传统报纸基本都还控制在各个老牌家族手中,比如赫斯特集团的控制者赫斯特家族、《纽约时报》集团幕后的索尔兹伯格家族、《华盛顿邮报》集团背后的格雷厄姆家族、康泰纳仕集团所有者纽豪斯家族等等。

    约瑟夫·施拉普点点头,道:“西蒙,如果你有时间的话,《纽约时报》的现任出版人小亚瑟·索尔兹伯格希望能和你碰一次面。”

    西蒙却没有立刻答应。

    上次与赫斯特家族接触的经历实在不算愉快,包括关系还算不错的鲁伯特·默多克其实也是个老狐狸。现在对方才刚刚试探,西蒙就急着回应,很难说索尔兹伯格家族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

    考虑片刻,西蒙道:“我下午还要返回洛杉矶,如果对方有时间的话,让他来西海岸吧,我随时可以招待。”

    约瑟夫·施拉普大概也明白西蒙的心思,自家老板和赫斯特家族的僵持现在都还没有一点缓和,哪怕他自己也不是没有见识过老牌传媒世家的傲慢。既然主动权在维斯特洛体系一边,对方想要和解,做出一些低姿态是必须的。

    随后继续谈了其他一些事情,已经开启的1994年度中期选举、资本利得税改革法案、解除传媒行业整合禁令、克林顿政府正在酝酿的《电信法案》等等,如此一直到中午,挽留施拉普一起吃过午餐,西蒙下午一点钟登上返回洛杉矶的飞机。

    波音767前舱的书房里。

    飞机平稳之后,a女郎进来汇报了早上关于来自英国那份资料的安排,最后又道:“老板,尤利娅·舒尔希金娜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需要安排她来美国吗?”

    西蒙还在阅读上午约瑟夫·施拉普留下来的文件,闻言疑惑道:“什么?”

    艾莉森重复道:“尤利娅·舒尔希金娜。”

    西蒙这才想起来,伦敦水果娜娜一组女孩的那个芭蕾舞老师,很符合他心中精灵形象的斯拉夫女郎。

    上次和珍妮特一起看伦敦女孩们练习芭蕾时发现对方,随口吩咐下去,前些日子拿到资料。

    很普通一个大时代动荡背景下的小女人,优点和缺点大概都是太漂亮了。

    尤利娅·舒尔希金娜,今年31岁,结过一次婚,还有一个3岁的女儿。女郎两年前跟随一位英国银行家来到伦敦,准确说是被一个花言巧语的英国银行家骗到伦敦,对方许诺了婚姻和绿卡,结果一样没有兑现。

    银行家有家有室,只是想要把对方养做情人,甚至为了控制母女俩故意不给她们解决绿卡问题。

    女郎本来已经认命,没想到原本身家还算丰厚的银行家在92年英镑危机中压错了方向一败涂地,不但千万身家全部赔光,还欠下了数百万英镑债务,婚姻也随之破裂。一无所有的银行家不但无法再支持自己的俄罗斯情人,还要强迫对方寻找工作补贴自己。

    维斯特洛体系的工作人员与女郎接触时,那位银行家甚至正在酝酿把母女俩一起卖到伦敦的风月场,价格都谈好了,15万英镑。

    西蒙对此倒是没有什么特别感触。

    动荡年代个人命运比这更颠沛流离的还要多出无数,既然遇上,随手把那位破落的银行家送进了监狱,同时给一对母女安排好了需要的一切。

    当然,对于自己的占有**,西蒙同样没有掩饰。他从来不是个救苦救难的烂好人。不过,俄罗斯女郎也只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伦敦别墅那群女孩幕后大人物的附属,还不清楚西蒙的身份。

    西蒙只是惯性的收藏癖作怪,身边并不缺少女人,因此摇了摇头:“让她继续在伦敦教女孩们跳舞吧,对了,不要让女孩们练脚尖,好像芭蕾舞者的脚尖都不怎么漂亮。”

    艾莉森点点头,又有些疑惑,在自己抱在怀中的文件夹里翻了翻,找到一张照片,道:“没有啊,很漂亮。”

    西蒙伸手接过照片看了眼,这是俄罗斯女郎的一张舞蹈姿势写真,虽然穿着轻薄的白色丝袜,依旧可以认出一对袖珍而完美的小足。

    a女郎在旁边道:“我大致知道一些呢,芭蕾舞者足尖变形很多都是不恰当的训练方式导致的,这一点尤利娅非常专业。”

    西蒙回忆起上次看到俄罗斯女郎教女孩们练功的情形,虽然对芭蕾所知不多,他当时也能感受到尤利娅的专业性。

    随手放下照片,西蒙道:“总之还是不要练脚尖了,女孩们又不是要当专业的芭蕾舞演员。另外,搜集一份联邦主要纸媒集团幕后家族的资料给我,先从《纽约时报》背后的索尔兹伯格家族开始,尽量详细一些。”

    艾莉森点点头,见西蒙没有其他吩咐,转身离开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