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冤(3)

    何玄继续的漫步向前。

    走入了王府当中。

    王府内部,各种奢华的布置。

    见到了家丁模样的,顺手就打倒。

    这些家丁,都只是打倒了事。

    完事之后,会收集这些罪证。

    如果有罪,则杀之。

    如果罪轻,不至于到杀的地步,则用其它的刑罚。

    王府内部,本来是歌舞升平,突然闯入了这么一个煞星,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王铎平时做恶太多,也怕人袭击。

    所以,他一早就请了一个少林派的高手,练的是什么少林虎爪拳的,叫做圆达的当做护院头目,同时扩充了护院的人数,他的护院人数,足足的有一百人。

    这个时代,自然也有江湖,有江湖门派。

    什么少林,武当。

    但是,这些人物,虽然也练拳,但是能到十人敌相当不错了。真的放到战场上,未必能打得过沙场老兵。当然,这些人镇压一般的百姓,还是很轻松的。

    这个叫圆达的护院头目一听有高手进来了,马上就把手底下的人给聚齐。不过他的护院队伍,一向都烂得可以,本来有一百人,临时却只凑齐了七十个人。

    但是圆达看了看这七十个人,也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手只有一个人。

    七十个人打一个人,怎么打也是赢。

    这个世间的例外只有一个,那就是何玄何神将。

    其它时候,永远都是人多打人少,更为有利。

    圆达带着七十个人,拦住了何玄,他上下的打量了一下何玄的身形,发现这人的身形还是相当瘦弱的,怎么看也不像能一路打进来的人,他嘿嘿的冷笑了一声:“小子,你也不打听打听,王府是什么地方,这里是龙潭虎穴,你居然敢一个人闯进来,不知死活。”

    这时候,圆达旁边一个叫肖林的手下,悄悄的用手指点了点圆达。

    这个肖林一向机灵。

    圆达正说得起劲,哪里会去理会肖林这个手指,他继续的看向何玄:“小子,你能一路打进来,也是练过的,你练的是哪种拳种?”

    肖林继续的点向圆达。

    但是圆达还是不理会,他继续趾高气扬的说道:“小子,我练的是少林拳法当中的虎爪拳,要不我们来较量较理。”

    肖林终于忍不住了:“老大,他是何神将。”

    圆达开始说得正起劲,听到了手下肖林这么一说,面色也不由的一变,他有些愕然,僵硬的回过头看向手下:“你说什么?”

    肖林老老实实的点头:“老大,他真是何神将,有一次我去一个酒楼,有人就说何神将在那间酒楼喝酒,我当时就看过一次。”

    “那你怎么没有早说?”圆达的内心,是崩溃的。

    确定了这人是何神将。

    而他刚才他说什么,他要用他练的少林拳法当中的虎爪拳,与何神将过招。夭寿了,少林第一高手,只怕也是被何神将瞬间秒的份。

    他这才发现,他是做了一个大死。

    “我早就用手指点你,老大你说得起劲,压根儿没有听到我说。”肖林很委屈的说道。

    圆达一回忆,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他只能有些僵硬的,头一点一点的扭向何玄的方向,他的面色相当的难看:“何神将好,小的小人不知神将真容,请神将见谅。”

    “您大人有大量,就当成一个屁,把我放了吧。”

    “哦,不找我单挑了。”何玄似笑非笑。

    “不找,坚决不找,谁敢找何神将您单挑啊,那不是寿星公嫌命长。我这种乡下把式,和普通人练练到还行,和何神将练,那是自取其辱。”圆达的身子已经躬了下去。

    “你们七十个人,我只有一个人,你们不用试一试?”何玄问道。

    圆达听到了这句话,马上满脸坚决的说道:“不用试,不用试,我们七十个人都是菜鸡,不堪何神将一击的。何神将大人不计小人过,不用把我们这些小鱼小虾放在心上。”

    开玩笑,和何玄打?那真是死也不知怎么死的。

    满清的郑亲王济尔哈朗带着一万人攻打青山军堡,结果被何玄干死。

    皇太极在万军当中,被何玄给搏杀了。

    李自成带着几十万大军攻打北京城,被何玄打得仓惶北逃。

    七十人?呵呵,七百人一起上,也不够何玄杀的。

    “我也懒得对付你们这些小鱼小虾。我找你们的王大人有事,你们王大人在家吧。”

    “在,在,在,他现在应当在书房吧。”圆达马上把王铎给出卖得一干二净。相比起来,何玄的威慑力自然大得太多太多。

    “在就好。”何玄点了点头:“不过,你们也不用妄想逃跑了,我已经叫锦衣卫,把整个王府给围了,你们就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吧。”

    圆达等人,一听锦衣卫已经把王府包围了,面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了很多。

    锦衣卫啊,那是多么可怕的。

    但是,他们现在能怎么办,只有老老实实的等着。

    有的护卫,更是吓得腿软,直接的一屁股,坐在地面上。

    ……

    何玄手放在剑柄上,继续的往前走着。

    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书房当中。

    轻轻的敲着门。

    门里,传来了王铎的声音,他估计以为是他的手下:“听说有个狂徒闯进来了,你们把那个狂徒捉住了没有,带给我看看。我到看看,哪个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跑到我的地头上来闹事。”

    “显然,没有捉住。”何玄推开了门:“不过那个狂徒,自己送上门来了。”

    王铎正在看着一大堆的资料,他刚才被何玄敲去了五十万两,现在想的是如何在其它地方补回来。他看的就是打算强取豪夺的目标,对象。只要对方没有强大的靠山,他就敢抢夺。

    结果,突然的被打开了门。

    刺眼的阳光,让他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稍稍之后才睁开眼,结果只见一个青衣,瘦削,面容俊秀,背着两柄剑的年轻人,正站在他书房门口。

    他也不由的一惊。

    何玄!

    何神将!

    何大魔王!

    王铎也不由的干笑了一声:“原来是何神将,何神将大驾光临寒舍,不胜荣幸,不胜荣幸。”

    “寒舍?如果你们这算寒舍,我住的地方就是狗窝了。一点也不寒,一点也不寒。”何玄冷笑了一声。

    王铎被何玄怼了,但是他又能怎么样,面对着这个实力深不可测,完全不讲官场规则的人,他也只能无奈:“不知何神将找王某人何事?”

    “我来杀你。”何玄扬了扬眉头说道。

    王铎听到了这句话,也不由的面色一变,额头的汗珠不停的流下来,他可是知道这人是可以灭人满门的凶残角色:“何神将,王某人自认没有得罪过你吧。”

    “上一回,在邀月楼,何神将要我们交顶罪银,我也把贪污来的银子给交了。何神将你要说话算话吧。顶罪顶罪,过往罪过都顶了。”

    “呵呵。上一回,你们顶的是贪污的罪,不代表其它罪名被顶了。”何玄直接的扔出了一堆纸:“这是锦衣卫收集的你的罪证,你好好的看看。看看你该不该杀。”

    王铎接过来,翻看着,越翻看,他的面色越发的难看了,额头更是不停的流汗。

    “我欺负的,都是一些贱民。”

    “我本身,是读书人,是甲榜进士,我是东阁大学士,我对国家有着极重要的作用。我能治理国家,这些贱民一万条,也没有我一条有用。”

    “你不以因为这些贱民来杀我。”

    “呵呵。”何玄笑了笑:“我也不打算杀你。就这样的杀了你,太便宜你这个禽兽了。我把你擒住,再让受过你欺压的人,自由的割你的肉,怎么样?”

    听到了这些话,王铎的面色无比的苍白,他看向何玄:“你这个恶魔,你不得好死。不,不,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高官,我是高贵的读书人,我不能接受这样的侮辱,你要就现在就杀了我。”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