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040 入府

    “咔……”

    一道裂缝,出现在那镇水石碑之上。

    八门引火阵也趁势一亮,压得水府阵法的笼罩范围再次往里收缩。

    而那石碑,也已紧贴阵法边缘。

    “丝……”

    火狸蹲在明玉道人肩头,小口张开,一道火线从中喷出,缠上石碑。

    身处水中,又竭力而为许久,它已是眼泛疲惫,不过妖火缠绕的石碑,裂纹也越来越多。

    直到某一刻。

    “崩……”

    一声闷响,那镇水石碑当即碎裂,化作一摊碎石,散落一地。

    而水府阵法,也随之一变,刚才笼罩一方的莹莹水球,也变的混乱起来。

    “嘶……”

    八门引火阵阵势大开,火网之上火焰暴涨,朝着下方阵法狠狠绞去。

    片刻后,火网消散,而那阵法也只剩下薄薄的一层,内里的一切已是清晰可见。

    却见在这湖底正中位置,有一座占地庞大的宫殿矗立,其内亭台楼阁、重岩叠嶂,明珠宝玉点缀其间,霞光流转,宛如仙家宫阙。

    水府深入湖底,如同砸落在此处的一座仙府,被一个莹莹光球包裹,绽放着五颜六色的光华。

    只不过,内里屋舍有不少已经坍塌、破败,看上去有些荒凉。

    “诸位,目前还不能彻底毁掉阵法,如若不然,湖水倒灌,里面还剩下的东西怕是会毁个**不离十。”

    邹芴松了口气,朝着那破水而来的几道身影开口:“剩下的阵法已经无法对我们造成威胁,估计也就能压制一下入内之人的神识感应,迷惑路途而已。”

    “此事但有道友做主。”

    王夫人客客气气的点头,又眼泛热切的朝下方水府看去:“咱们是不是可以进去了?”

    “是可以进去。”

    邹芴也是面带笑意,点头道:“不过诸位要小心一些,我们入内有可能会被阵法分开,而水府里面怕还有其他禁法,一切当小心行事。”

    “这样……”

    他伸手朝下方水府那正中大殿一指:“我们进去后,不论身处何地,先去大殿集合,再共同一一搜查水府,如何?”

    场中几人对视一眼,眼眸中神思各异,却都齐齐点头:“理当如此。”

    随后就有邹芴带路,身化一道朦胧清光,没入到那水府阵法之中。

    很明显,那阵法还有这些许威能,入内的邹芴如同不变方向的苍蝇,几个转折,竟是落到了后院。

    “孙兄,咱们一起?”

    明玉道人御水行至孙恒身边,发出邀请。

    “嗯。”

    孙恒点头,眼眸转动间已是落在下方水府那应是书库的位置。

    “道长请!”

    “孙兄请!”

    两人谦让了一下,彼此相隔一步,与这几日一直不怎么吭声的凤银屏一起,步入到水府阵法之中。

    一入阵法,当即有天旋地转之感涌来,三人虽然竭力定住身躯,却也只能保证不会分散,却无法确定会落在那里。

    “啪!”

    眼前一花,三人已是相继落地。

    这里是一处造型别致的别院,脚下泥土松软,左右珊瑚玉树招展,清新空气扑鼻而来,让人心中一畅。

    只不过这里的压制力也不弱,神识受限,实力发挥不出五成。

    抬头看去,除了那碧水蓝天之外,还有那禁空的阵法压在头顶。

    “千年水云树、浮尘草、月花……,最少都是六百年份以上的!”

    明玉道人刚刚定住身躯,就被眼前的几株灵植给吸引住了全部注意力。

    “这里应该是药园。”

    到了此地,凤银屏也打起精神,暂且忘却了那升仙台之事,扫视四周。

    “疏于管理,留下来的灵药也不多,但年份充足,如果不能分上一份的话,就太遗憾了!”

    说话间,她斜瞅孙恒,虽未明言,但杀人夺宝之意,却显露无疑。

    “道友放心,到时候我分你们一份就是。”

    明玉道人在一旁满脸带笑,毫无心机的开口:“反正已经提前说好,这些草药,最后也都会交由我来炼制。”

    孙恒者并未表态,只是走上前去,协助明玉道人采了几株较为珍贵的灵植。

    看得出,这里曾种了不少灵植,不过不是被人采取,就是因疏于管理而死去。

    剩下来的都不是多好的品种,但胜在年份充足,药力充沛,也属于罕见之物。

    摇了摇头,孙恒起身,朝侧方一指:“这些东西先不急,咱们还是先去书库看看吧?”

    对目前的他来说,法器、丹药这些东西都无大用,唯有功法可以给他突破境界带来思路。

    “好,好!”

    明玉道人直起腰,眼带不舍的看了眼地上的草药,才点头应是。

    …………

    另一处,余氏夫妻则是落在了一处坍塌了的侧殿。

    他们双手紧扣,左右环视,确定自己的位置。

    “这宫殿,似乎是遭受外力的轰击,才倒塌下来的。”

    男子伸手抚摸着身前的残亘断壁,面色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云鹤宗的标志!”

    女子则是从废墟中看到些许飞翔的云鹤图绘,道:“看来云鹤宗搬迁至此,还是出现了问题。”

    “不错!”

    男子点头,环视四周:“这座水府如此之大,当年应该有不少人才对,这里却没有尸骨,委实有些奇怪。”

    女子沉思,道:“会不会是发生变故的时候,他们都逃出去了?”

    “有这个可能。”

    男子点头:“不过这么多年,从未听闻过有云鹤宗弟子在外界露面,怕是可能性也不大。”

    “别管它了!”

    思虑片刻,也得不到答案,女子猛一摆手:“咱们现在去哪里?”

    “那边!”

    男子往远处一指。

    他们距离水府大殿不远,不过却并未急着前去集合,而是运起身法,朝着不远处的一片屋舍跃去。

    那里地火充沛,灵光跃动,应是炼丹室!

    如若这水府里面还留有好东西的话,炼丹室定然会是其中之一。

    …………

    司东望与王夫人紧随着邹芴进入水府,恰好落在了一起。

    两人入内后辨认了一下方位,对视一眼,默契的选择朝后方行去。

    他们都没有急着去大殿汇合,而是选择了先行一步探查此地。

    王夫人两人所来的地方,破败的宫阙依旧森严,充沛水气弥漫,巨大的门户矗立眼前,却是一处闭关修炼之所。

    以他们的经验,这种地方,往往有着暗室,也会有着先人遗物残留。

    “两位!”

    正待两人准备推开此处大门之时,一个熟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巧得很啊,你们也来了这里。”

    “邹仙师!”

    这声音冒出来的突兀,让两人心头一跳。

    司东望回首看到来人,才轻轻松了口气:“我们也是刚好落在此地,所以打算看一看。”

    “水府还有禁法在,最好不要乱逛。”

    邹芴轻摇头颅,大步携风迈来:“不过,有老夫在,倒也无妨!”

    他抬起头颅,眼望前方密室,眼眸中流转的光晕复杂百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