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一章 乌鸦精

    吴思坐在湖边,看着水里那张陌生的脸,已经呆呆的怔了半个小时。

    这就,穿越了吗?

    脑海中原身的大量记忆,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吴思,这不是梦,他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到一个神魔世界。

    这具身体叫莫尘,乃是离此三千里外的回凤岭妖王黑羽大王独子,一只已经化形的乌鸦精,根正苗红的妖二代。

    “从人变成妖,这算…人妖???”吴思打量着水中身姿挺拔、丰神俊朗的身影,吐槽道。前世的吴思过得并不如意,父母早亡,创业失败,负债累累,单身多年。那个世界对吴思来说,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

    但一个人突然变成另外一个人…额…妖的事情,还是会让人震惊的。

    “这tm的,不是妖二代吗,被灭门是什么鬼?!”突然,水中那剑眉星目的公子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仰天大骂。

    随着对记忆的浏览,吴思很快就看到了今天,前面还是生活惬意妖二代的生涯画风突变。

    乌云罩顶,雷电交加!

    一群穿着红色道袍,自称是华山派弟子的道士冲上了回凤岭,口中喊着‘替天行道,降妖除魔’,见妖就杀。

    尤其是两个为首的老道士,一个开坛做法,呼风唤雨;另一个一剑就杀了这具身体的母亲,随即和召唤雷电的老道士一起杀向了这具身体的父亲黑羽大王。

    记忆的最后,这位刚刚化形不久的妖二代,在老父的帮助下,施展他从师门处学的秘法,逃了出去。

    可惜刚刚化形不久的他法力低微,为了甩脱追兵,不计代价的催动秘法,导致法力枯竭,元神耗尽而死。

    他脑海里最后的印象,是漫山遍野的尸体和血,是被天雷劈成灰烬的老父……

    看到这里,一股暴虐的杀意蓦然从自胸口腾出,恨恨恨!

    这股恨意和杀意充斥着这具身体的每一寸地方,让吴思几乎不能自制。

    “你还没消散吗?也是,家门被毁,父母双亡,回凤岭数百只妖的深仇血痕都在你身上,你又如何肯安心的走?”

    “我既然占了你的身体,自然会承你的因果,你放心,我活一日,必与华山派的仇人不共戴天。”

    随着吴思的低语,胸中的杀意与恨意陡然消散,整具身体变得无比轻松,好似本来就归属与他的一般。

    想来是这番承诺起了作用,让这身体原主残存的怨念彻底消散了吧。

    水面中的俊俏公子此时脸上堆满了苦笑,刚穿越来,就在这神魔世界结下大仇,也不知道日后会如何。

    也罢,既然成了妖,前尘往事,就尘归尘土归土吧,这世上自此再无吴思,只有一只扁毛乌鸦精莫尘。

    不过,这穿越的身份虽然很坑爹,但是这具身体,还是挺帅的啊。

    缓过神来的莫尘打量着水中的倒影,鼻若悬胆,眼如繁星,皮肤白皙,卓尔不群,好一个浊世翩翩公子哥。

    要是放在前世,估计也是被无数妹子喊着‘我要为你生猴子’的爱豆了。

    可惜在这神魔世界,实力称尊,靠脸吃饭怕是不大现实。

    想到这,莫尘细细浏览了下脑海中关于修炼的记忆。

    关于修炼,大体上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十岁之前在回凤岭的记忆,便宜老爹每到夜晚便带着原主按照特定的呼吸吐纳法去吸收月精星华,这门吐纳法被便宜老爹称作‘神凤吞天诀’!

    还有一部分则是原主在师门的记忆,他师父是一只大白猿!

    除了教了原主一门飞行秘法,顺便把便宜老爹的‘神凤吞天诀’批的一文不值外,就是每天让原主负重飞行。

    从一开始的小石块到化形前重若巨象的大青石,每日来回飞行两千里,折腾的原主苦不堪言,数次都和便宜老爹诉苦,想要拜别师门回家,只是一直不被便宜老爹准允。

    想起法力被这飞行秘法活活抽干而死的原主,莫尘就在心里打了个咯噔,果然,乌鸦跟着猴子混,太不靠谱。

    所以,眼下的选择只有便宜老爹那听名字非常酷炫的‘神凤吞天诀’?

    莫尘盘膝坐下,眼观鼻,鼻观心,按照法诀的要领开始调整呼吸,吐纳天地精华。

    一呼一吸,嗯,感觉不错,丝丝缕缕微暖的日精汇聚着灵气,进入了丹田之中,被缓缓炼成了法力。

    有门!

    莫尘很是兴奋,作为一个建国后不准成精的现代人,自己居然能修仙,实在是一件无比新鲜的事情。

    随着日精的不断汇聚,法力也越来越多。

    恩?不对!

    烫,好烫!

    莫尘只感觉身体里好似有着一股岩浆在流动,让人痛苦不堪,连忙停下了法诀。

    可是这修炼之道,自有章法,岂是说断就断,强行停下的结果就是,法力震荡,本就被那原主逃命搞得羸弱不堪的身体,伤上加伤。

    莫尘脸色一阵潮红,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还带着丝丝的热气。

    ‘扑通’一声!

    整个人已经脱掉了衣服,跳进了湖里。

    清凉的湖水环绕身边,身体内的燥热得到了缓解,舒服的让莫尘都快呻吟出来了。

    半晌,他才一身湿漉漉的从湖中爬了上岸。

    哗啦啦,哗啦啦!

    好像是海啸一般的声响。

    上了岸的莫尘有些疑惑,这风平浪静的,哪来这么大动静?

    他扭头一看,只见那刚刚还平静的水面,咕嘟咕嘟的往外冒水泡,仿佛烧沸了的开水一般。同时有几道人影自水中浮现。

    夭寿了,妖怪上岸了?

    “妖……怪?”

    莫尘张嘴欲喊,忽然想起来自己,自己也他娘的是个妖怪了,慌什么慌?

    “定!”

    耳边突然传来一道人声,随即莫尘就感觉身体完全没了知觉,唯独思维还能运转。

    传说中的定身术?

    这时,那几道人影走到了莫尘身边,为首的是一个头戴紫金冠,锦衣玉袍的公子,身后几位都是青面獠牙,一看就是化形不完整的妖怪,有的还嘴角还有几根鱼须。

    那公子哥上下打量了赤身**的莫尘一番,嘴角有些微笑意,大手一挥,喊道:“奔波儿灞,给我绑了回去成婚!”

    绑了回去成婚!!!

    莫尘脑子里仿佛闪过了一道晴天霹雳,神魔世界也流行这个调调?

    等等,奔波儿灞,怎么有些耳熟,这不是西游记里的小妖吗,这个神魔世界是西游?

    在莫尘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公子哥身后的几个大汉一起涌上来,将不着寸缕的莫尘扛了起来......

    ------

    ------

    “嘿嘿,这小白脸长得真不错,难怪太子爷选他。”

    “这刚出门就捡了个小白脸,咱们运气也算不错......”

    “也不知道龙王爷能不能瞧得上他......”

    莫尘心里那个凉啊,是不是西游先不管他,想起刚才那个公子哥打量自己那个眼神,充满了淫邪之色啊!!!

    这这这......

    一般穿越套路不是被山贼水匪抢去当压寨当家吗?

    怎么落到自己这里,就变成了gay里gay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