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六章 紫云道长

    这不是莫尘第一次飞了。

    为了避免翻跟头这种不雅的起飞模式,莫尘在这三年里已经做过了很多次尝试。

    长袖轻甩,背手而立,云雾自起,神色闲适,这个姿势最帅。

    莫尘架起云头,瞬间直上青冥。

    我欲乘风去,逍遥天地间。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爽的不要不要的,至少莫尘每次飞的时候都是特别享受的。

    所以,华山派在哪?

    在爽的想法过去后那一秒,莫尘发现,自己脑海里除了那两个老道士,根本不知道华山在哪。

    话说,我在哪???

    莫尘一脸懵逼,当初心急修炼,随便找了座山,完了现在该去哪都不知道了!!!

    那就,随缘吧。

    南方火德,咱也属火,就往南走,找到有人烟的地方打听打听。

    打定主意,莫尘便向着南方而去。

    不多时,远方传来了一阵嘈杂鼎沸的声音,却是一座城池。

    莫尘降下云头,定睛一看,好一座大城!

    整座城池飘荡着一股五彩斑斓的人道气运,异常浓厚,而在城池上空,气运汇聚,隐隐约约汇聚成了一面镜子的虚影,模糊不清。

    不对啊,此城虽然气运浓厚,但这种程度,是不可能自然凝聚成形啊。

    此中必然有古怪!莫尘心里有些警惕。

    不过咱只是来问路的,就算有些许古怪,和咱也没什么关系。

    莫尘想了一想,还是决定进城。

    大梁!

    高约五丈的城楼上,两个篆字悬于其上。

    望着把门的兵勇催着百姓收进城钱,莫尘在怀中一摸,几枚铜钱就变了出来,轻轻松松的混了进去。

    嗡!

    就在莫尘刚刚穿过城门的时候,空中那道镜子的虚影分出一道微光,瞬间没入了莫尘的体内。

    人道气运压制!

    感受着体内法力被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震慑,莫尘的脸色一苦。

    这下顶多能用出一半的法力。

    不过这股力量,也就勉强困住散仙,怕是地仙来此,便能逍遥无虞。

    这座城市倒是繁华,街道两旁,店铺林里,酒楼食肆里到处都是客人,青石铺就的街道极为宽敞,往来行人都有一股勃勃向上的生气,一看便是繁华盛世。

    莫尘极为享受这股生活气息,要知道,自到这个世界,已经整整三年没见着人烟了。

    他走入人群,欣赏着道路两旁商家小贩的叫卖推销,神情享受。

    只是,为何这家家铺面门前都挂着红绸?

    走着走着,忽然一股炒菜的香味飘来,莫尘抬头一看,原来是到了一家酒楼旁边。

    鎏金的招牌写着店名——香客来。

    店小二是个有眼力劲的,看见莫尘驻足在门前,连忙迎了上去:“客官,您里面请!”

    虽说修行之人,餐风饮露便可,但这美酒佳肴,莫尘可是很久没有尝了。

    跟着店小二进了门,只见大堂里几乎都坐满了。

    “客官,您是楼上雅间,还是?”

    这店小二打量着莫尘的衣着,看那布料不似凡品,加上那股子修仙出尘的气质,料定眼前这人非富即贵。

    可惜看走眼了,莫尘浑身上下可是一个铜板都没有。

    莫尘伸手在怀里一摸,变出一块金子,扔给了店小二,道:“爷累了,懒得上楼,找个空桌,好酒好菜的尽管上来。”

    笑话,就是来打听打听消息的,怎么能去雅间。

    店小二把那金子放嘴里一咬,确定是真的,眼睛都在放光,眼前这客人出手不凡啊,他热情的道:“得嘞得嘞,爷,您跟我来。”

    以莫尘的法力,虽然被压制了些许,这边出的金子怎么也能存世百年,自然是真的。

    寻了张空桌坐下,不大一会,酒菜就陆续上来了,莫尘就着小酒,吃着饭,一边注意堂内客人说话声。

    原来此国名为南明国,下辖五城,地广千里,自新皇登基以来,励精图治,百姓生活安居乐业,舒适之极。今日是这皇帝登基十年,因此城内悬挂红绸以示喜庆。

    这皇帝虽然英明神武,却也笃信仙佛,尤其喜欢城外青阳观里的一伙道士,还把那观主紫云道长封为国师。

    据说那紫云道长神通广大,能呼风唤雨,降妖伏魔,堪称是神仙在世啊。

    莫尘听了大概有半个时辰,对这地方心里大概有了数。

    这人道气运结成的虚影,八成便是那青阳观一群人搞的鬼。

    气运不够,强行凝聚成形,表面上是人道昌盛,气运大增,但人口不足以支撑这等气运,无异于杀鸡取卵,饮鸩止渴。

    从白猿道人传授的天机之术来看,气运成形,起码是国土在三千里以上的大国方能办到的。

    这南明国如此这般,国运最多维系二十年,便会分崩离析。

    不过,这又干莫尘何事。

    “道友,贫道这厢有礼了。”

    莫尘正在思考到哪里打听关于华山派的消息时,一个白眉老道突然来到了桌前,打断了他的思绪。

    “道友,不知贫道是否可以拼桌?”

    莫尘打量着眼前这老道士,光看其身周气势,还远在莫尘之上,便知此人已经度过了雷劫,是一尊巅峰散仙或者地仙。

    “当然可以,道长请坐。”莫尘平静的道。

    **玄功,加上本命神通,莫尘自恃眼前之人即使是地仙,咱打不过,还是能跑的掉的。

    “贫道紫云,是这南明的国师,不知道友在哪清修,来此所为何事?”

    紫云道士语气祥和的问道,一派得道高人的风范,殊不知,此时他心里早已波浪汹涌。

    之前,他察觉人道宝镜有所异动,循着痕迹找到这眼前这公子,可是,眼前这人在他那双法眼下,居然看不出来丝毫的法力,宛如普通人,若不是宝镜不可能错,他几乎以为是这镜子坏了。

    **玄功,奥妙无穷,想那杨戬和猴子多次变作小动物,瞒过诸多法力无边的大妖老魔,足可见它在敛息、变化等处的奥妙,这紫云老道士看不出来,实属正常。

    “我只是闭关久了,静极思动,随意逛一逛罢了,早知道长在此,在下该登门拜访才是。”莫尘装出一副闲极无聊的姿态应付着,他想试试,能不能从眼前这道人身上探出点华山派的消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