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十四章 六大妖王

    碧波潭龙宫,一座奢华富丽的大殿内,一场酒宴酒宴正在进行。

    大殿正中央的主位上,坐着满面喜色的万圣老龙王,剩下众人,分坐在大殿两侧的青玉石案上。

    莫尘站在鹏魔王的肩头,打量着四周。

    只见鹏魔王对面坐着一位身材削瘦,气质阴沉的男子,身穿一件亮银白甲,撒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想来应当是那蛟魔王了。

    大太子敖瑞坐在蛟魔王的下首,依旧是一副纨绔公子哥的模样。但是二公主敖倩没有出现在殿内,让莫尘心里有些失落。

    大殿正中央,美艳蛇妖带来的一群漂亮侍女正在奏乐起舞,牛魔王已经是看的眼神迷离,连那妖媚蛇妖递到嘴边的酒,都忘了喝下。

    主位上的老龙王见状哈哈一笑,举杯示意道:“老牛啊,咱这碧波潭比起你那翠云山芭蕉洞如何?”

    牛魔王被万圣老龙王喊醒了过来,抬手接过蛇妖递来的酒杯,埋怨道:“别提拿破芭蕉洞了,我可被我那妻子折腾的够呛,这也不准那也不许的,还没我老牛一人过得自在。”

    那气质阴沉的男子道:“大哥你娶了嫂子那天仙般的美人,已经让我和三弟羡慕死了,还不知足,在外沾花惹草,惹得嫂子生气。”

    “二哥,你这说的可不对,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当属寻常,是大嫂管的太严苛了。”鹏魔王道。

    “还是三弟说的在理,说的在理,来来来,三弟,咱们喝一杯。”牛魔王看着有人帮腔,欣喜的劝酒道。

    众人酒过几轮,莫尘听了一会,方知这宴会的原委。

    原来是牛魔王收养外室,被铁扇公主抓住了,不让他回家,他心中烦闷,就只能召集众兄弟来他老朋友万圣老龙王这喝酒解闷,那气质阴沉的男子,正是雄踞北海的蛟魔王。

    莫尘想到取经之时,牛魔王抛妻弃子,迷上玉面狐狸,入赘那积雷山摩云洞,心里不禁同情起铁扇公主来,跟着这样一头贪花好色的老牛,哪有好日子过啊。

    万圣老龙王为了招待好友,菜全是山珍海味,珍羞玉食,酒也是陈年仙酿,醇厚无比,一众人吃的绝口称赞。

    一干人等正喝至酣处,有虾兵进来禀报,说是狮驼王、猕猴王、禺狨王到了。

    牛魔王欢喜的一扔酒杯,道:“走走走,老二老三,一起去迎迎去,好久没见着老四老五老六他们三个了。”

    这时殿外却传来一道粗犷的声音,道:“大哥,不用迎了!”

    随着话音,进来了三个人,当先一人,虎背熊腰,一身黄金链子甲,威武雄壮,是四弟狮驼王;走在中间的是一个身形敏捷,穿着道袍的青毛猴子,是老五猕猴王;而落在最后的,是一只赤目长尾的金丝猴,是老六禺狨王。

    威震三界的六大妖王,妖族闻名天下的六位大圣,今日就出现在这小小的碧波潭龙宫里。

    莫尘打量着这几大妖王,在他的灵觉感应里,这几大妖王俱都深不可测,法力如山如海般雄浑,属于弹指间能灭他几千次的那种强者。

    “大哥!”猕猴王说话了,他调侃道:“你不等我们就直接开宴,待会可要自罚三杯啊!”

    “就是就是,大哥竟然不等咱们兄弟三个,今天可要让你不醉不归!”老六禺狨王接茬道。

    牛魔王哈哈一笑,道:“好,那就不醉不归!不过三位兄弟平时不是嫌这碧波潭离北俱芦洲太远,不愿奔波吗,怎么今日来了?”

    狮驼王道:“咱们三个总是待着北俱芦洲,也待的憋屈了,索性就出来逛逛!”

    “三位弟弟替哥哥们看着那些老家伙,着实辛苦,待会多喝几杯,多喝几杯。”老二蛟魔王道。

    三位妖王一一落座,喝酒叙旧,好不畅快。

    莫尘听他们聊天,牛魔王住在这西贺牛洲,鹏魔王住在南瞻部洲,蛟魔王住在北海,三人时常往来,而后来的三个妖王,俱都居住在北俱芦洲,很少出来。而且几大妖王言语间丝毫未曾提及东胜神洲的猴子,怕是这会那猴子还没闹天宫呢。

    聊着聊着,众人又开始劝起牛魔王的家事来。

    狮驼王道:“大哥,大嫂她是修罗一族的公主,身份尊贵,你总是与她不和,怕是会让那位不满啊!”

    一说这事,牛魔王就一脸的晦气,他推开怀中的蛇妖,喝了一大杯酒才恨恨道:“你们也知道老牛这性子,可铁扇她实在是管的咱太严,要不是看在那位的面子上,咱现在早都和铁扇过不下去了!”

    “大哥,你可不能抛弃大嫂啊,没了修罗族的支持,那些老家伙们肯定跳的更厉害了!”老五猕猴王劝道。

    “没事,你们不用太过担心,那些老家伙翻不起风浪来。”牛魔王毫不在意的挥挥手,吃了口菜,然后道:“咱们也不能太指望修罗一族,妖族还是终究靠着咱们自己,才能站起来!”

    “至于咱的家事,诸位弟弟就莫管了,俺老牛自有分寸。”

    牛魔王话说到这个份上,几位妖王也不好再劝,只能跳过这茬,聊些各自身边的奇闻异事。

    正在酒酣耳热时,忽然又有一个虾兵进来禀报,只见他对着万圣龙王道:“龙王爷,外边来了一个的小妖,喊着要见牛大王!”

    万圣老龙打眼望着牛魔王,道:“这怕不是铁扇公主思念丈夫,派来找牛兄的?”

    牛魔王憨厚的黑脸上满是得意,轻哼道:“这女人啊,就不能惯着,冷落了她,才知道什么是夫为妻纲!”

    几位妖王都是哈哈大笑,敖瑞吩咐那虾兵,速速带人上殿。

    来的是一只豹妖,鼻青脸肿的,看样子伤得不轻。他一进来,便真奔牛魔王桌前,扑通一声跪下,嚎啕大哭道:“大王,求你为我家大王做主啊!”

    牛魔王有点蒙,不是铁扇公主来请他?这小妖他不认识啊。

    “你快快起来,你家大王是谁,为何派你来找我?”牛魔王神色疑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