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四十一章 救人

    灵气,是灵气,久违的灵气。

    感受着身体里每个细胞都充斥着那股渴望与贪婪,莫尘激动无比。

    就在和安儿两人往地藏庙走的时候,莫尘感觉到了,自己竟然可以吸收灵气了,这可真是意料之外啊。

    要知道,那是圣人亲手下的禁制,又有谁能打破?

    原本莫尘都绝望了,除了另外的圣人出手,他是不可能再修炼的,可他能从那里再找来一位圣人呢?

    灵气进入身体的滋味太美妙了,就如沙漠中渴死的人喝到了水的感觉。

    绝处逢生,绝处逢生!

    不过,这是错觉。

    在感受到可以吸收灵气修炼狂喜之后的莫尘,很快就发现,自己能吸收的灵气并不多,好像被限制了一样,这吸收的速度,连自己刚开始修炼的时候都远远比不上。

    按这个进度,便是修炼他个几万年,怕是也到不了散仙。

    不过也聊胜于无了,总是可以有些法力的。

    大喜之后满是失望的莫尘是这样安慰自己的,只是,为何无端端的会恢复些法力?

    一边走,莫尘一边暗自揣测着,思考自己今天做了什么。

    与往日也没什么不同啊?

    难道是,赵家的包子铺?

    自己今日和平时比只多吃了赵家的两个肉包子啊,难道赵家卖包子的几口人里有圣人?

    想了一想那个**着上身,挺着大肚腩在店里剁馅子的赵老大,比男人还凶悍精壮在那卖包子的赵家婆姨以及两口子那个四五岁大小,站在门口撒尿的儿子,莫尘就觉得不可能,圣人吗,从来都没听过说他们变成这般模样的。

    不管了,莫尘打定主意,待会还下山来吃几个包子,看看能不能多吸收点灵气。

    泉山不高,两人走了不大一会就回了地藏庙,小和尚已经做完了午课,正在打扫门院,看见莫尘两人进来还背了具尸体,连忙扔了扫帚,迎了上来。

    “大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小和尚看着莫尘被血染红的衣衫,大眼睛里透露出担心。

    莫尘把尸体放下,冲着觉乔小和尚道:“没事没事,这血是安儿母亲的,她娘两下山时遇见了强盗。”

    小和尚萌萌的点了点头,一脸同情的道:“阿弥陀佛,众生皆苦,让小僧为这位施主诵经超度,平安往生吧。”说罢,他盘膝坐下,一板一眼的开始诵经,小小的身躯还蕴藏着几分高僧的风范。

    倒是躺在一旁的大黑狗,闻到了血腥气,也没过来,仍是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

    “你在庙里歇息一下,我去洗漱一番。”嘱咐了少年一句,莫尘就往后院走去,有了灵气,生活也有了奔头,不能再那样邋里邋遢的整日晒太阳了。

    别问为何不用法力去尘,这点灵气这么大点功夫积攒的法力,怕是连个去尘咒都用不出来。

    恩,对了,还有个肉包子,摸到揣在怀里的肉包子,莫尘想起安儿在山上上香,应当是没吃午饭,又折回来递了过去。

    ……

    青姨也是个三十来岁风韵犹存的少妇,只是姿色就差了安儿的娘老远一大截,是下午莫尘让上山的香客,帮忙去安儿的村子里去喊上来了的。

    青姨见着刘安母亲的尸体,并没有像嚎啕大哭,只是楞了一下,嘴里喃喃道:“我知道会这样,我早告诉她要去争的……”

    刘安母子和青姨三人并不是村子里的原住民,所以死了也不能埋进村子里的祖坟,只好安葬在地藏庙了。刚下葬完,青姨对莫尘的救命之恩感谢了一番,就要带着刘安离开。

    莫尘没有阻拦,他刚刚恢复了些许修炼的体质,正想实验是不是赵家包子铺的奇效,况且刘安是个凡人,他也不可能保护他一辈子。

    刘安两人走后,莫尘整整一个晚上都没睡觉,在那吸收灵气,炼化成法力,这攒了一个晚上的法力,终于攒够了可以施展点石成金法术的量。

    没错,以前随手施展出的点石成金,现在只能花一个晚上才能积攒出一次,还不能点太大的石头,只能对付些碎石子,小石屑,不过嘛,买包子也够用了。

    天刚刚亮,觉乔小和尚还没起床,莫尘已经按捺不住激动地内心,一溜烟的奔出了庙门,屁颠屁颠的跑向了山下的镇子,只是在他出庙门口的一瞬间,在门口趴着睡觉的大黑狗睁开了双眼,朝他的背影忘了一眼,眼神中是一丝如人一般的疑惑。

    可惜莫尘这一番急匆匆的行为并没有收获半分效果,虽然赵家包子铺的包子皮薄馅多,依旧美味,可是在莫尘的嘴里,却是味同嚼蜡。

    不是包子,不起作用。

    吃了一屉了,等了半个时辰,体内的灵气还是只能一丝一缕的吸收,并不能加快速度。

    “所以,你们一家子真不是圣人!”

    “不是,不是。”一身彪悍气息的赵老大温顺的像个绵阳,柔声细语的说道。而旁边的体格彪悍的赵家婆娘,更是低眉顺眼,像个新媳妇一样害羞的低着头。

    “哼,我想你们也不是!”莫尘恶声恶气的道,把架在两人脖子上的菜刀扔在桌案上,自顾自的打包了几个肉包,随手扔下了一粒金石子,往镇外走去。

    “大爷,不要钱不要钱!”赵老大拿起金子,跑到店铺外喊道。这个神经病,大早上来吃了一屉包子,就发了半个时辰的呆,然后就发疯一样冲进店铺,拿起了剁馅子的菜刀架在他两的脖子上,一直问他两是不是圣人,这样疯子的钱谁敢收!

    可是莫尘却没有搭理赵老大的喊声,自顾自的往地藏庙走去。他脑子里现在是一团浆糊,昨天也就吃了这铺子里的包子然后遇见了刘安那小子被砍了两下,才变得能修炼的,这吃包子不行,难道得被砍?

    秉承着实事求是、实验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科学研究理念,莫尘决定去试试。

    所以这天早上,刚刚从床上爬起来的觉乔小和尚,就看见了一道人影风风火火的冲到了柴房,拎着砍柴的斧子,疯狂的朝着自己身上砍去。

    “阿弥陀佛!”小和尚目瞪口呆的念了声佛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