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四十七章 天下第一高手

    看着眼前这油头粉面比他还帅的小辈,鹏魔王心里那个恨啊。

    真他娘的坑!

    这元神不比法力,虽是一丝受损,起码也要修养十年,这次亏大发了!

    莫尘被鹏魔王那锐利的眼神盯得有点发毛,他从怀中掏出玉瓶,对着鹏魔王道:“大圣,我现在没有法力,您能帮我把这玉瓶打开吗,我好拿丹药给你疗伤?”

    鹏魔王顺手接过,边打开玉瓶边道:“算你小子有点良心,咦,这是……”说到后半句,鹏魔王双眼瞪得通圆,仿佛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一般,他尖声怪叫道:“蕴灵丹,九转金丹,你是洗劫了兜率宫吗?”

    “嘿嘿,没有没有,只是随着齐天大圣去了兜率宫捞了点好处,这不,被老君发现了,把我修为都封印了吗……”

    莫尘拿过玉瓶,把脸上的血迹刮入其中,白龙马一泡尿都能长出仙药,这可是混天大圣的精血,有几个人能得到,要不是想到这点,刚才莫尘怎么会不生气。

    不过下一秒,莫尘手中的玉瓶就消失不见了,整个人成了抛物线形状飞上了天,把好好的屋顶硬生生的砸出一个大洞来,又从这个洞里掉了下来,然后深深陷在了地板里,摔成了一个大字。

    鹏魔王一脸好气的模样,自玉瓶中倒出了两枚蕴灵丹来,这小子实在好运,偷了太上的东西,还能活着,这么多的灵丹,看着他都眼馋,不过他却不敢多拿,圣人知道莫尘偷了,却没取回去,自然是默认归莫尘了,他怎么敢据为己有,拿这两枚治疗因为这小乌鸦受的伤,倒是无事。

    “起来吧,别装了,这些土木砖石哪能伤的了你。”扫了眼倒在地上倒吸凉气卖惨的莫尘,鹏魔王没好气的把玉瓶递了过去。

    莫尘站了起身一脸傻笑的接过。

    “你可知为何太上圣人的封印要用功德才能破除?”鹏魔王望了莫尘的无赖样,别过了头,问道。

    知道我还会自己用斧子砍自己?

    莫尘暗自嘀咕了下,道:“还望大圣赐教。”

    “上古洪荒之时,不周天柱仍在,有一先天生灵,三步一跪,五步一扣,踏遍千山万水,积攒无尽功德,终至不周山下,拜得太清圣人为师,如今乃是八景宫之主,一方天尊。”

    “是玄都**师?”这人莫尘倒是知道,毕竟是前世神话传说里太上老君唯一一个亲传弟子。

    “正是,所以太上圣人给你的这道禁制也是一道考验。”鹏魔王道,不过他心里想的是,这小乌鸦走了什么狗屎运能让圣人垂青,不过好在是妖族后辈,日后成长起来,也能帮把手。

    “太上老君要收我为徒?”莫尘惊讶的问道。

    “只是考验,收不收徒那是圣人的想法,我等岂可随意揣测?”当年老子化胡成佛,函谷关的尹喜也没被老君收为亲传弟子啊,鹏魔王怎么知道太上老君的想法。

    ……

    莫尘走在回东宫的路上,脑子里还是回荡着刚才鹏魔王和他的对话,太上老君是考验吗,只是他为何会无端端的考验自己,是看出了自己的身份吗?

    不过那两粒满是氤氲仙气的丹药,竟然是九转金丹,能大大提升金仙突破到大罗金仙的成功率,这可真是好宝贝。

    还有鹏魔王的精血,临走时混天大圣不知是忘了,还是故意的,竟然没拿回去,这趟被鹏魔王捉来,可真是意外之喜。

    正思考间,远处的街道忽然传来阵阵喧哗之声,热闹无比。

    “是左子良,左子良进京了。”

    “黑面拳神左子良,天下第一高手风度果然非同凡响。”

    “打遍大魏无敌手的宗师,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啊。”……

    人群中的讨论声,都是围绕着这个叫做左子良的人物。

    凡人的世界,还是有武道的存在的,不过并没有像小说里那样逆天,便是修炼武道一生,也抵不过一个筑基的道童,这个世界是神魔的世界,不能吸收灵气练出法力,终究是蝼蚁。

    大魏武林第一高手吗,莫尘动了心思,也汇入了人群,想见识一下凡人中的高手是个什么模样,毕竟他前世也是有过纵马江湖路,一剑任平生的想法,虽然现在画风变成了长生久世,逍遥自在。

    人群包围的是一处酒楼,二楼靠近栏杆的地方,坐着一位中年人,面黑无须,身材矮胖,浑身上下有一股沉稳如山的气势,一双手臂粗壮宽大,看来一身功夫全练在手上了。

    在包围酒楼人群的正前方,是无数拿刀背剑的江湖汉子,正脸带敬仰的望着楼上那位中年人。

    就在莫尘挤进人群的当口,有两个一高一矮人影走上了酒楼,到了那位大魏第一高手左子良的跟前。

    那两人莫尘认识,虽然当时没看清,但是光凭气势莫尘就知道他们是当初杀了刘安母亲的那两个蒙面人。

    两人到了楼上,冲着左子良拱手道:“左先生,王爷有请。”

    左子良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答非所问道:“狂刀双雄,你两还记得三年前在白云城断了紫云道长一臂吗?”

    两个人脸色齐齐一变,矮个的那个道:“左先生,是王爷请你去府上做客的,先生现在谈论这些事是想干什么?”

    左子良淡然一笑,道:“王爷是王爷,你们是你们,谈这些事吗,自然是为了我那老友报仇!”

    说到仇字,他已然挥臂出拳,拳速并不快,但是隐隐暗含玄妙。

    狂刀双雄在他说话时就有所防备,看他出拳,早已是拔刀相迎,刀光一闪,宛若两条银龙,其上有半尺长的刀芒,锋锐无比,远远比当日砍莫尘那两刀威势来的强。

    然而这两道寒芒四溢的刀龙,在下一刻就变成了两条死鱼,左子良普普通通的一拳,在和双刀接触的瞬间,劲力一吐,就把两人的宝刀砸断,把人也砸了出去。

    狂刀双雄狠狠撞在了酒楼的墙壁上,脸色一白,大口的鲜血吐出,其中还夹杂着些许紫色的碎片,显然是伤到了肺腑。

    这凡人的武功,倒也是有些许意思吗。楼下观战的莫尘眸光闪过一丝精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