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五十五章 大军围城

    城门外不远处的山坡上,是一队骑着骏马的骑兵护卫,队伍最前面,是一位穿着蟒袍,气度雍容的中年男子,正是楚王。

    此刻,他正脸色焦急的望着城门处,希望那里能出来他想见的人。

    楚王府的家眷已经走了,但是世子吴郡王却没来,据出来的侍卫说,吴郡王出去了,没有找到。

    那可是他最宠爱的世子啊,眼下的时局,他要不出来,怕是出不来了。

    “王爷,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他身边有幕僚劝道。

    “再等等,再等等。”楚王有些不耐烦的答道,眼神焦急的望着城门。

    “王爷,再不走,别说世子,便是连你自己的性命都难保,咱们出去领了大军在手,量那太子也不敢对世子如何!”幕僚再次劝道。

    是啊,再不走,别说世子,便是自己也要身临险境了。

    楚王咬了咬牙,拨转马头,带着大部队浩浩荡荡的朝远处而去。

    而此时皇宫里,莫尘在一处偏殿内见到了已经登基称帝的刘安,少年身着明黄色龙袍,虽然双眼有些浮肿,但坐在那也有了帝王的些许威仪了。

    莫尘望着他头上翻滚的那条气运苍龙,心中有些高兴,等了那么久等的不就是今天了吗。

    “莫尘拜见陛下!”莫尘施了一礼,恭敬道。

    刘安站了起身,到莫尘身边,道:“师父不必多礼,虽然朕今日登基,但还要多多仰仗师父的保护。”眼下楚王这个威胁还在,刘安还需要莫尘来为他护驾,所以言语间很是客气。

    “启禀陛下,末将有要事禀告!”刘安正说话间,门口传来了王将军的声音。

    “进来吧。”刘安道。

    身着盔甲的王将军进来行了一礼,看了眼莫尘,对刘安使了个眼色。

    “说吧,莫先生不是外人。”

    “诺!”王将军答应了一声,道:“末将派去捉拿的楚王的人禀报,楚王府王妃世子等一种家眷都出了城,没在王府,据楚王府的管家说,楚王极有可能去了玉京城外的禁军大营!”

    “什么,禁军大营!那里可有我大魏十万劲旅,若是让王叔得了这大军,凭玉京城这万余兵马,能干的了什么!”

    刘安有些惶恐,大军杀来,他这皇位怕是坐不稳了。

    “报,陛下,青姑姑用毒酒毒死了熹贵妃。”正焦急间,有一太监尖着嗓子进来禀报。

    熹贵妃就是老皇帝最宠爱的妃子,嫉妒心奇重,刘安的母亲就是怕被她发现自己的孩子,才带着刘安和青姨逃往民间,导致被楚王的杀手杀死。

    “知道了,知道了,你下去吧!”刘安此时正对楚王的威胁忧心忡忡,挥挥手让来禀报的太监退下,反正熹贵妃在他这早晚都是要死的,被毒死就被毒死了吧。

    “陛下,是不是要召集丞相大人他们一起议事。”

    眼见刘安在不停的踱步,王将军建议道。

    “对对,朕急的都忘了,速速召见诸位大臣,到政事堂共商此事。”刘安吩咐道。

    至于莫尘,老神在在的看着这一幕幕宫廷斗争的,不发一言,对他来说,十万大军,楚王,都不是破天战技的一拳之敌。

    商量自然是很难商量出来什么,已经是你死我活的局面了,除非刘安肯让出帝位自杀,不然楚王的十万大军肯定是要直捣黄龙的。

    在政事堂里重臣还在商量时,楚王率领的十万大军已经兵临城下了。

    十万装备精良的大军将玉京围的水泄不通,数万只火把齐举,映红了半边天,虽已是月上中天,玉京城下仍然是亮如白昼。

    有此大军在手,何愁玉京不定?

    楚王意气勃发,一派王者风范,刘安小儿,挥手可定。

    “王爷,是否现在攻城?”身着银甲的大军主帅李金雄向楚王问道。

    “不急不急,此刻天色太黑,到明日清晨在攻城,不过可先派人挑战,挫挫他们的士气。”

    李金雄应了声‘喏’,吩咐手下大将出去挑战。

    玉京城墙上,刘安看着城墙下的无数火把连成一条火龙,兵戈锋利,甲胄精良的军阵,小脸都有些白了,他有些胆寒的道:“诸位卿家,这可如何退敌。”

    一众大臣也是束手无策,缺兵少将,换谁也打不赢啊。

    王将军站了出来,安慰道:“陛下,玉京城坚固高大,我们有万余将士守城,那逆贼是万万攻不进来的,待的天下勤王大军一到,这逆贼必死无疑。”

    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可这完全是在安众臣子的心,刘安刚刚登基,楚王就大军围城,天下郡守谁不是在观望胜负,谁敢在此时勤王进京。

    王家和刘安绑的太深,楚王破城,他们无路可走,只能死心塌地的跟下去。

    说来也怨老皇帝死的太早,刘安资历太浅,实力不足,楚王朝堂的势力清空了,军队的势力犹在,而刘安并没有带军的机会,没有军队的威望。

    ‘哒哒哒’的马蹄声蓦然响了起来,只见一骑从大军中窜出,来到城墙下,是一个手执银枪的白袍小将。

    那小将枪尖对着城墙,大喝道:“楚王殿下奉陛下遗诏,进城诛杀弑君逆贼,尔等还不速速开门,迎接天军!”

    “大胆,敢伪造先帝遗诏。”王将军一声大喝,道:“劝尔等叛逆速速投降,皇帝仁慈,会饶尔等叛逆一命!”

    那小将“哈哈哈”扬天长笑,随后道:“逆贼,你可敢与我一战!”

    王将军冲刘安道:“陛下,眼下咱们将寡兵少,贼军众多,不如让末将出门斩了这小将,也好一振士气。”

    刘安点了点头,道:“那就烦劳将军走一趟。”

    王将军喏了一声,从身边亲兵手里接过兵器,走下城墙,骑上战马,冲出了城池。

    “师父,你看此战谁会获胜?”莫尘是天下第一高手,刘安自然是信任的,之所以没派莫尘出战,是因为眼前是两军对垒,不是武林厮杀,况且要是兵败,还要莫尘保护他杀出去,不能让莫尘轻易离开。

    王将军和那小将都是凡人,没有法力,在莫尘眼里当然是区别不大,不过为了安刘安的心,他还是道:“王将军战场宿将,经验老到,必然是会马到功成,陛下不必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