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五十九章 玉佩

    轰!

    宛如天雷降世,那双毁天灭地的白皙肉拳装上了一个无比坚硬的东西之上,发出一道巨响!

    那是一道乳白色的光幕,莹莹的白光包围着那老道士全身上下,护得严严实实,显然是一道护身异宝。那光幕吃了莫尘一拳,连涟漪也未泛起,显见是还没达到这件护身宝物的防护极致。

    此宝乃是混元道派掌门从一至交好友那换取的,乃是一护身玉佩,一旦遭遇敌人近身,便会自主激发,便是天仙,也能挡上几下。

    莫尘一拳未能建功,反而震得手生疼,有些诧异的望着这道乳白色的光幕,他这具肉身一拳,完全抵得上地仙的攻击了,眼前小小散仙,竟然是挡住了?

    老道士没了和元神相连的飞剑,元神遭到了重创,心里恨得咬牙切齿,见莫尘一拳未能建功,冷冷一笑,他道:“你这小贼肉身虽坚硬,却是见识短浅,不识得宝贝,我这护身之物岂是你这小贼能破的了得,便是天仙也未必能拿它如何!”

    天仙?

    莫尘轻笑,小爷我就是天仙,不过落毛的凤凰不如鸡,眼下收拾个小散仙都有些困难。

    他一握拳,调动起浑身所有肌肉筋骨的力量,按照破天战技的行气路线,又是狠狠一拳砸出。

    战技——破天!

    老道士冷哼一声,面色不屑之极,徒劳无功而已!

    轰!

    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瘦弱的拳头再次撞上了那层乳白色的光幕,同时,一股狂暴汹涌的沛然大力自拳头上爆发开来。

    嘎吱嘎吱,隐藏在巨大的响声下,是什么碎裂了。

    乳白色的禁制光幕不再如刚开始一般纹丝不动,而是泛起了大块大块的波纹,而在拳头的正中央,还有几丝淡淡的裂痕。

    “这是……?”

    天仙,眼前的俊逸公子的攻击竟然能达到天仙!

    刚才还对自己安全无忧的老道士,此刻脸色变了,他能感受到挂在自己胸前的玉佩,里面蕴含的法力被消耗了很大一部分,那玉佩表面也出现了淡淡的裂纹,这等攻击,怕是挨不到三拳,这宝贝就毁了!

    确实,在那战技破天的加持下,他的肉身攻击达到了普通的天仙初阶的境界,但这战技凭他的体力,开始施展不了几拳,这种程度,最多五六拳他就会累的完全没有力气。

    不过这道乳白色护身的禁制,怕是再挨两拳就要被打穿了!

    眼见莫尘抬起右手,准备在那个地方再补上一拳,老道士原先变得震惊的脸色,再次变了,变得恐惧异常,试想,眼前这个一拳能有天仙威力的年轻人,打破了玉佩的禁制,能饶的了自己的性命?

    老道士可是得道成仙的存在,还有无尽的岁月可以挥霍,岂能死在这?

    不过要想走,以眼前人的实力,也只能施展自己的师门秘法来,不过那秘法要燃烧元神之力,用了之后,怕是会大大降低自己突破到地仙的可能性。

    然而要是不用,怕是连身家性命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看着莫尘提起的拳头,老道士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的神色,罢了罢了,连命都保不住了,还管他什么突破,他双手一掐道诀,燃烧起自己重伤的元神起来。

    咻!

    一阵轻微的破空声想起,莫尘眼前一花,刚还在地上的老道士已经消失不见了!

    而在千里之外的一处山野,老道士的身影突兀出现,只见他原本红润的脸色变得焦黄如金纸,他从自己身上的百宝囊里掏出几枚丹药服下,脸上出现了几丝血色,随后从袖子中掏出一枚纸鹤,施展法诀,乘鹤而去,身受重伤,老道士连维持自己飞行的法力也没有了。

    而在战场之上,玄飞道人原先看着自己师父飞剑被折断就心中暗道不好,待看到老道士施展秘术逃跑,他一个招呼也不敢和楚王打,一掐道诀,纸鹤载着他溜了。

    莫尘也没追,不是不想,是自己那点法力,架云的话,三五里地就没了,变成原形,小乌鸦单靠翅膀也追不上人家架云的速度啊,只能目视两人的逃离。

    楚王一方,被两位‘神仙’到来好不容易振奋起来的士气,此刻轰然崩溃,战场上的士兵一个个心里想的是,连神仙都败了,他们如何抵挡?都在寻思等天黑了,好溜走,逃兵也比和跟在楚王身后送命强。

    楚王自己也慌了神,这还怎么打,还怎么争夺帝位,神仙跑了,士气全无,对面还有一个莫尘,他们如何能赢。

    玉京城墙上,刘安和一众大臣看着莫尘三拳两脚就击败了一个满身仙气的老道士,浑身精神一振,待到玄飞道人逃跑,更是欢呼雀跃。

    “万胜!”“万胜!”“万胜!”……

    所有将士齐呼万胜,旌旗飘动,声威震天,与楚王那里是截然不同的场面,所有玉京一方人马想的都是,有莫先生护驾,神仙难敌,太子刘安登基为帝实乃天命所归!

    确实是天命所归,一位天仙辅佐皇帝,自上古洪荒,封神之后,地仙界中那还能见到这等场景,寻常的天仙谁又稀罕那点功德?

    ……

    大魏西南方,天蒙山脉中央主峰。

    云雾飘渺的山峰顶上,有一座模样古朴的宫殿。

    宫殿里,在莫尘那受了重伤的老道士正坐在大殿中央倾诉,他上首坐着三个老道,看那气势,全都是地仙。

    “那年轻公子不听师弟的劝,不仅折了师弟的飞剑,还差点将掌门师兄赐予的护身玉佩打碎,这实在是不把我们混元道派放在眼里啊!”老道士悲伤欲绝的道。

    “好了好了,清心师弟你先下去养伤吧,剩下的事本座和二位长老会有决断的。”说话的是坐三个道士正中央的一位,只见他面容清瘦,长须白眉,举手投足间恍若一棵古柏,让人情不自禁的生出信任之感,这是混元派掌教清本道人。

    他左侧身材高大的老道士,是大长老清音,右侧那位黑须黑发,骨瘦如柴的老道士而长老清木。

    见清心道人退下,大长老清音眉头一皱,他是个火爆脾气,直接道:“师兄,这是执意和咱们混元道派为敌,咱们直接杀过去吧!”

    二长老清木冷静的多,他道:“师兄,不可贸贸然上门,按清心的说法,那人怕是一尊天仙啊!”

    掌门清本道人没说话,捻着胡须,陷入了沉思,半晌道:“咱们混元道派即使是天仙都不可轻辱,还是去一趟玉京,先礼后兵,看看能不能化敌为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