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八十三章 摩昂

    摩昂,你管不管!

    这道夹杂着敖馨法力的声音在整座山上回荡着,山上的参加宴会的每一个人都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道声音,所有人都闭上了嘴,朝着山下望去。

    “哈哈哈,怎么了,在咱们龙宫,还有谁敢欺负东海的四公主不成?”

    陡然,一阵大笑声传了出来,是一道爽朗非常的声音,光是听便让人情不自禁的对这声音的主人产生好感。

    ‘嗖’的破风声,然后是一道黑影落在了众人面前。

    那是一个穿着一身玄色衣衫的年轻汉子,面色有些偏黑,却显得精壮干练,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浑身上下都是一股让人信服的气质,让人情不自禁的对他产生好感起来。

    “末将参见大太子!”虾将恭恭敬敬的行礼道。

    “参见大太子!”一众虾兵也是整整齐齐的行礼。

    “免了免了。”

    这西海龙宫的大太子负手而立,颇具王者风范,对着一群虾兵道。

    “摩昂,万圣妹妹的驸马被你这好弟弟拦着,不让上山,说什么驸马不算我们龙族,这事你管不管?”敖馨一脸气愤的道。

    “嗯?三弟,怎么回事?”摩昂望向小白龙,淡淡的问道。

    “大哥,我这也是怕混进来一些不是龙族的人和一些血脉不纯的野蛟野龙。”小白龙对他这个哥哥还是有些敬畏的,有些底气不足的道。

    “好了好了,都是一家人,快快上去吧,四公主,碧波潭的诸位,是三弟不懂事,我代他向你们赔礼,还希望你们不要计较,走,咱们上去吧。”摩昂非常有诚意的邀请着,对小白龙的解释没怎么在意。

    这西海大太子果然不凡!

    莫尘打量着摩昂,心头暗叹,难怪西海龙王一直更加属意大太子,单是这待人接物,便甩了小白龙几条街,面对素有龌龊的碧波潭也是如此这般客气,这般心性委实难得。

    岂料摩昂也正在打量莫尘,他是早听说了碧波潭这位驸马,让九头虫折羽而归,夺了自己弟弟的心上人,还教训了龙宫里的黑虾将军,今日一见,果然不凡,光是自己弟弟为难他不生气也就算了,一身气息晦涩难当,自己根本看不出来深浅,想起自己弟弟和黑虾将军异口同声的禀告是散仙修为,他不禁暗暗摇头,这分明是修炼了极为高深的功法,收敛了自己的气息而已。

    至于三弟那点小心思,他那里还看不出来,只是这宴会可是他们西海龙宫办的,办的别人不开心,丢的还是他们西海龙宫的人。

    况且对于碧波潭,他的看法一直是交好,而不是占据,毕竟西海妖魔鬼怪那么多,西海龙宫自己都自顾不暇,怎么还能得罪同族呢?

    “大哥!”小白龙大叫了一声。

    “你闭嘴!”摩昂眉头一凝,神色肃穆的瞪了他一眼,随后道:“你先上去招待一下来的朋友,我和四公主他们稍后上去。”

    被摩昂这么一瞪,小白龙立刻软了,他朝着敖倩望了一眼,又满是怨意的扫了莫尘一下,才不情不愿的往山上飞去,这是自小被摩昂管教出来的,他要是再不听,回头摩昂肯定收拾他。

    “好了,四公主,碧波潭的几位,咱们上去吧。”摩昂笑意盈盈的再次邀请道。

    “我就知道你一出马,准能治得了你家这个老三。”敖馨美眸中挂着一丝得意的笑道。

    摩昂轻轻摇了摇头,道:“三弟天赋绝伦,只是大家太宠他了,到现在还是小孩子脾气。”

    万圣公主和大舅哥拿眼神示意莫尘,莫尘轻微点了点头,随后对摩昂道:“既然大太子热情相邀,我就却之不恭了。”

    莫尘等人跟着摩昂来到了山顶,那里是一片非常大的空地,两边摆满了石案,石案上全都是珍馐佳肴,仙酒灵果,在正中央的场地上,还有一群容貌俏丽、身段妖娆的妹子在那翩翩起舞,还别说,跳的还不错。

    正在莫尘看妹子跳舞的时候,突然感觉腰间一动,一只白皙的小手正在掐他,可是他这肉身天仙难伤,那小手那掐的动啊。

    莫尘拿眼神打量着小手的主人,万圣公主见被发现了,停下了白忙活的手,一双美眸恶狠狠的盯着莫尘问道:“我好看,还是他们好看?”像一只卖萌的小老虎般娇俏可人。

    这会怎么回答都是错的,莫尘轻轻揽住万圣公主的腰肢,把她拥在怀里,嘴抵着她那精致的耳朵,动情的道:“你好看,你好看,这世上哪还有比我家倩儿还好看的人啊。”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亲昵,万圣公主耳朵都羞红了,也忘记了要责怪莫尘的话。

    摩昂哈哈一笑,道:“驸马和公主恩爱,真是羡煞旁人啊。”

    这让万圣公主更羞涩了,一颗漂亮的小脑袋都快埋到了衣服里面。

    敖馨俏脸上也是挂着笑意,却是上前扯开了敖倩,打趣道:“走吧走吧,跟姐姐走,你两再呆在一起,姐姐的眼睛都快受不了了。”

    倒是敖瑞一脸的狗粮你随便喂,我早都习惯了的表情。

    “嗯,这是?”莫尘有些不解的问道,他可没参加过水族的宴会,不知道什么情况。

    “她们女孩子家的有自己的话要说,咱们还是别馋和了。”敖瑞解释道。

    这会莫尘放眼望去,只见那两排石案果真是一边坐着男的,一边坐着女的,有些坐在那里吃喝,有些聚做一团在那聊天。

    几人分开走,莫尘和敖瑞找到一处无人的石案便坐了下来,而摩昂是组织者,根本闲不下来,被一群人簇拥着走了。

    没在那里坐一会,敖瑞也起身过去和认识的一群朋友说话,只留下莫尘一个人在那喝酒。

    龙宫的酒水也不是凡品,虽然比不上天宫的仙酿,但滋味浓厚也别有一番风味了,正在莫尘自斟自饮欣赏场上的歌舞之际,一个黑乎乎的手突然从莫尘身旁窜出,把他桌上的酒壶拿了过去。

    莫尘转身一看,竟然是在城门处遇见的邋遢老道士,不知何时竟然坐在了他的身边,正拿着莫尘的酒壶嘴对嘴大喝,看见莫尘望了过来,那老道士嘿嘿一笑道:“老道士贪杯,自家桌上的酒喝完了,就拿了你的,年轻人别见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