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一百一十一章 老朱

    只见天空之上,一朵金色的祥云正急速朝着万岁妖国这座都城飞来,那云朵上站着一位俊朗非凡的公子哥,手拿折扇,一双星目中全都是憧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到了这都城上方,也不按下云头,直接从天而降,试图降落在城中。

    谁知到了离城池三五丈的时候,蓦然浮现出一层笼罩整个城池的金色禁制出来。

    那金色禁制出现的突然,这俊朗公子的云速又快,根本来不及反应,便狠狠撞了上去。

    ‘啵’的一声清响,仿佛撞在了一个大玻璃罩子上,还是有弹性的玻璃罩子,这人被狠狠的弹飞了出去,在空中发出一声惨嚎。

    若是如此也就罢了,偏偏那金色的禁制浮现出来之时,正是便宜大舅哥准备用龙爪撕出一个口子来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下手,陡然觉得一股沛然大力袭来,整个人瞬间被弹开,朝着后方激射而去。

    巧得很的是,这两人的轨迹和速度恰好会撞在一起,于是……

    ‘咚’的一声大响,地面上尘土飞扬,原先平坦的大道上多出来一个大坑。

    那大坑里,掉落下来的俊朗公子摸摸全身,惊疑的道:“咦,这地面怎么是软的啊,摔得一点不疼?”

    “因为我在你下面……”底下传来了敖瑞有气无力的声音。

    啊,有人?

    俊朗公子哥赶紧起身,定睛一看,一个锦衣玉袍的俊秀公子正一脸悲愤的望着自己,眼神幽怨无比。

    “公子莫怪,公子莫怪,都是咱老朱不查,谁知道他还开着阵法禁制呢。”那俊朗公子嘿嘿的憨笑,慌忙上去拉起敖瑞,赔理道歉。

    往日里这万岁妖国并不会打开禁制,因为每日都有无数居住在妖国的子民进进出出,这也就罢了,维持阵法运转也是需要法力和资源的,若无大敌来犯,自然不会开启。

    不过眼下正好是玉面公主招亲,每日里无数妖怪蜂拥而至,玉面狐狸为了保证都城的安稳,防止人闹事,也是剔除掉那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妖,方才打开这阵法禁制。

    要知道这是万岁老狐王当年亲自设下的阵法,威力惊人,一经全力激发,能杀死天仙,便是寻常的金仙也也吃瘪。

    “你这人好生的无礼,放着城门不走,非得从天上走,自己撞上去不说,还连累了我。”敖瑞口气不善的数落道,直觉得浑身上下仿佛散了架一般,真真是天降横祸。

    “是是是,是老朱的不是,咱老朱给你赔礼了,小兄弟,你看这样,待会到了城中,挑最贵的酒楼,咱老朱摆酒谢罪如何?”俊朗公子哥一脸赔笑,他向来是个和气的性子,不然也走不到那么高的位置。

    “罢了罢了,你也是无心之失,就算了吧。”敖瑞才不想和他喝酒,挥了挥手,自顾自的便准备走。

    那自称老朱的公子却是瞥见了敖瑞忘了收回去的龙爪,眼神中闪过一丝玩味,心里暗暗想到:原来是龙族的后辈,却不知道是哪家龙王的子侄,老龙王向来都是家底殷实,不如结个善缘,日后也好多个地方打打秋风。

    ……

    翠云山,芭蕉洞。

    大厅内,只见几道身影分开而坐,洞内气氛凝重。

    其中一位顶着一颗硕大的牛头,身材魁梧,不怒自威,正是那平天大圣牛魔王。

    这头老牛此刻不复领导众妖的大魔王威势,反而是很局促的搓着手,狰狞的牛脸上挂着谄媚讨好的笑容,朝着他旁边的女子在说着什么。

    那女子生的一副艳丽容貌,乃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尤其是一双丹凤眼,平添了几分英气。

    只是这美人此刻花容月貌却是挂着冰霜,丹凤眼里满是怒火,似乎要把眼前的东西点燃一般。

    “扇扇,你听我说,我也是迫不得已,我若不去的话,只怕那万岁妖国都沦落到别人手里了。”牛魔王如一个受气的小媳妇,说话都拿捏着声调,轻声细气。

    原来这位美人竟然是铁扇公主,铁扇公主冷着一张俏脸,不含任何情绪的道:“你去,可以,立刻通告三界,咱两断绝关系,我立马收拾收拾会血海,自此再不踏入地仙界!”

    “嫂嫂,嫂嫂,冷静,冷静,大哥他确实有苦衷,你也谅解一下。”劝解的是一位穿着玄色战甲的年轻人,一身的煞气,正是那威震三界的北海妖王蛟魔王。

    “苦衷,有什么苦衷?整天和你们几个不成器的混账厮混,在外面沾花惹草也就罢了,我眼不见为净,懒得搭理他,可他现在还想当着三界神魔的面直接入赘,这让我颜面何存?让我修罗族的颜面何存?”铁扇公主越说越来气,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把身前的玉碗狠狠砸在了地上。

    “大嫂,消消气,来来来,坐坐坐,咱们慢慢商量。”蛟魔王被骂也不在意,试图打圆场。

    “扇扇,你也知道,平日里那万岁狐王也算聪明,每每有事都愿跟从我等兄弟,我们也就容忍他存在了,可眼下他死了,这份基业断然不能落在别人手里。”牛魔王一本正经,义正言辞的道。

    “说得好听,不还是惦记着那妖族的第一美人?”铁扇公主完全不相信这老牛的话。

    “嫂嫂,你也知道人族现在对咱妖族的态度,如果不是我等几个撑着,现在怕是除了北边,天下之大,无我妖族的存身之地。那万岁妖国实力雄厚,若是我等不接掌,落入别人之手,怕是瞬间就会分崩离析,你如何苦苦阻拦?”蛟魔王又道。

    “我阻拦?好好好,你们去,我眼不见为净!”铁扇公主气急,一个转身便离开了大厅,只留下老牛和蛟魔王两人面面相觑。

    “贤弟莫怪,你嫂嫂性子就是急了些。”牛魔王一脸苦笑的道。

    “怎么会,大嫂也是对大哥你太在乎了,弟弟都看在眼里。”蛟魔王浑不在意的说道。

    这时,大厅外突然有一个小妖匆匆进来禀报道:“大王,不好了,夫人她带着公子走了……”

    ps:对对对,你们真有才,深攻鲍,浆滋牙,车门我已经焊死了,现在是有奖问答时间,元始天尊,谁要能把这幼儿园的车开歪了,我明天多写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