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一百一十二章 修罗

    那是一处无比幽暗的所在,血腥,阴森,仿佛是集齐了世间的一切邪恶和污秽。

    冥界,无尽血海。

    正有一个面容美艳的少妇,怀抱一个熟睡的婴儿,往血海最底下潜行着,这阴森的环境、污秽的血水以及诸般煞气在她身前三四尺俱都消失不见。

    女人,婴儿,血海,这幅画面给人说不出的诡异感,若是叫寻常的修道之人见了,定然会认为这两人魔女、魔子,不然如何在这洪荒世界中最最肮脏的地方,安之若素?

    这话倒也没错,那女人正是魔女,乃是修罗族七十二公主之首的铁扇公主,和牛魔王大吵一架回到娘家,当然是不觉得异常,只会感觉血海的种种恐怖都亲切的很。

    至于她抱着的那个小婴儿,那是她十年前和牛魔王诞下的独子,日后威名赫赫的圣婴大王红孩儿。不过目前红孩儿还不能调皮捣蛋、无法无天,神魔之子虽然天赋惊人,但是长得却很慢。虽说出世了十年,依旧是个小婴儿,只知道在那里熟睡,一张白白嫩嫩的小胖脸可爱的紧,在他眉头正中央,还有一个红艳艳的火焰图案,栩栩如生,仿佛要烧起来一般。

    血海空空荡荡,诡异的安静,而铁扇公主不知道潜行了多久,眼前终于出现了一丝丝的光亮。

    那是一道门户,一道光门,上面布满了血色的火焰,光是看一眼,便会让人心中生出一种极大的恐怖。

    这是红莲业火,专烧罪孽,非功德不得灭。

    那光门前有两个站立的人影,俱都是身材高大,面目丑陋之辈,浑身上下有一股凶气弥漫,仿佛随时随地都会暴起出手一般。

    阿修罗一族,乃是冥河老祖所创造,男修罗全是丑陋好战之辈,女修罗却都是美艳淫荡,驻守在这光门前的自然是男修罗。

    这两个男修罗看见了铁扇公主,纷纷跪地行礼道:“参加大公主殿下!”

    “免了免了,我父王可在修罗界?”铁扇公主轻声问道。

    “近来并未见波旬大王外出,应当还在修罗界。”其中一个男修罗道。

    “好,你们退下吧,我要觐见父王。”

    铁扇公主吩咐一声,大踏步朝里面走,两个男修罗让开了道路。就如穿过了一层水幕,三界神魔谈之色变的红莲业火,没对铁扇公主和红孩儿有任何的伤害,母子二人就这般轻轻踏过光门。

    原来这阿修罗族乃是天生的战士,自出生之时就沾染了一丝十二品业火红莲的气息,不染罪孽,因此可以肆意的杀戮,修罗族的凶名正是由此而来。

    踏过光门,一抬眼便是数不尽的山峰,每座山峰都是平顶,上面设着擂台,一轮艳阳高悬天际,在阳光的照射下,无数的战士正在擂台上捉对战斗。

    这是当年冥河老祖开辟的小世界,专门留给修罗一族栖息的,至于那太阳,自然是洪荒大陆上的金乌大日,盘古眼睛化作的至尊星辰,可是照耀着无数围绕着洪荒大陆的世界。

    对自己族人好战本性了解通透的铁扇公主看也没看眼前打的热火朝天的擂台,心念一动,人已经激射而出,朝着阿修罗界最深处而去。

    阿修罗界最中央,有一座山峰高逾亿丈,直抵天穹,恍若一口神剑,直上立下,陡峭异常,高不可攀。

    尤其是自半山腰处,全都被一股血红色的云雾所包裹着,充斥着一股杀戮血腥的杀气,寻常人光看上一眼,都会被这股杀气给震得心神俱裂而死。

    铁扇公主到了此座山峰前,俏脸一喜,带着红孩儿,云速一提,一头便扎入了那血色云雾中。

    那云雾中天上地下,四面八方都是红色的血煞之气,任你是金仙再世,也难分清楚东南西北。

    铁扇公主一只手抱着红孩儿,另一只手掐着玄奥的法诀,陡然一声轻喝:“现!”随即血云中出现一条通往山顶的通道来。

    在通道出现的一瞬间,一股浩大的灵觉瞬间扫了过来。

    “爹爹!”

    铁扇公主在那灵觉出现的时候,惊喜的喊了一声。

    “嗯,是铁扇吗?”空中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仿佛两柄锈剑在石头上摩擦一般。随着这道声音,还有一个无比巨大的手掌,手掌呈青紫之色,其上无尽的血气和杀气环绕,也不知道杀了多少生灵,才能积攒下这般杀气。

    那大掌轻轻一握,便把铁扇母子二人捞在了手心里,随即消失不见。

    在这座山峰的最顶处,有一座无比恢弘的宫殿群,连绵起伏,巍峨庄严。

    在最中央的大殿里,刚刚消失的铁扇公主母子,正坐在里面,和主位上的人说话。

    只见主位上是一尊穿着大红王袍的中年男子,红衣似血,皮肤却白如美玉,一张脸俊美无比,浑身上下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诡异气质。

    尤其是他那一双眸子,每个眸子里都有两个瞳仁,全都是一片血红色的杀意,意志不坚定的修士,只怕见了这双眼,都会被杀意逼疯。

    修罗族四大魔王之首,大自在天波旬魔王,果然非比寻常。

    只是往日里威震三界的大修罗王,此时却是一脸慈爱的逗弄着怀中的孩儿,倾听女儿的家事,俨然一副寻常百姓的神态。

    “那老牛平常在外拈花惹草也就罢了,女儿眼不见心不烦,谁知他此次实在是欺人太甚,竟然要公然入赘那万岁狐国,万岁狐国那只小狐狸招亲一事,三界尽知,他这般做,置女儿与何地?女儿实在忍不了了,便想回家小住一番。”铁扇公主杏眸含泪,神色忧伤的哭诉道。

    “你也不要太难过,那只蛮牛这般待你,等日后我有暇去地仙界,定给你讨回一个公道,让那牛魔王知道,咱们修罗族的公主不容轻慢。”波旬魔王道。

    “都是女儿命苦,才挑了这么一个贪花好色的老牛,只是可怜我这孩儿,刚刚出生父亲便弃他而去,也不知道他日后如何做人。”铁扇公主满是担忧的望着红孩儿。

    那波旬天王哈哈大笑一声,道:“这有何难,便让这小子留在咱们阿修罗界,做咱们阿修罗界的太子如何?我等兄弟四人,膝下没有男丁,日后便让他继承咱们修罗族的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