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一百一十九章 前世

    “找我们?那是你离得近,咱们隔得这么远,他闻得气味自然淡了,况且你看这四周?”

    猪八戒一脸不屑的指着四面,对莫尘道。

    山道两旁,栽着诸多粗壮的古树,古树的缝隙间满是各种野花野草,而醉仙灵芙的香气混在这些花草的香气中飘过去,根本就不起眼,不过不是早有防范的话,没谁会注意到的。

    三人全都屏住了呼吸,任由醉仙灵芙的香气扩散开来,大概等了盏茶功夫,在那打坐修炼的豹子精突然头一歪,发出香甜的呼噜声,赫然是已经被醉仙灵符的香气醉倒了。

    “朱公子手段高明,这醉仙灵芙真是奇花。”万圣公主有些羡慕的看着那支小白花,赞叹道。

    “那是自然,这醉仙灵芙是百花仙子精心栽培的,据说用它酿酒,可以酿出大罗金仙都要醉倒的美酒来,用法力驱逐都无用。”猪八戒像一只开屏的孔雀,炫耀道。

    神仙只要是不用法力驱逐酒气,便是和凡人的酒也会醉倒的,而连大罗金仙都扛不住的酒气,自然是堪称神物了,至少打闷棍开黑店什么的用着最为合适。因此莫尘也很有兴趣的盯着那朵醉仙灵芙起来。

    朱公子哈哈一笑,伸手把那朵奇花递到了万圣公主面前,他道:“人家说宝剑赠英雄,红粉送佳人。既然公主喜欢,那便送与公主好了。”说罢还神气非常的瞪了莫尘几眼,一脸得意,那股劲头看得莫尘真想给他那大脸一拳头。

    但是万圣公主一只手却牢牢的抓住莫尘,示意他别动,另一只手接过醉仙灵芙,道:“那就多谢朱公子了。”

    一转身,却眉眼带笑的拿着那奇花冲着莫尘道:“小乌鸦,看,这奇花是我们的了。”

    “收好便是,朱公子赠了咱们碧波潭宝物,还是要感激的,日后有暇过来,咱们要好好招待。”莫尘抓着敖倩的小手,冲着猪八戒道。

    朱公子突然觉得有点后悔,这什么情况?他问道:“不是说这位莫尘公子是公主的朋友吗?如何这般亲密?”

    “暂时算朋友吧,等我们办婚礼的时候,一定给朱公子发张请柬,到时候还请赏光啊。”莫尘眼神带笑的答道。

    马丹……

    这算什么?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我明明是想讨好下这位大美人好吧?你们两竟然设套骗我?……

    朱刚鬣的脑子很乱很乱,他突然就不想上山了,这夫妻两的笑意在他眼里都是满满的奸诈,那醉仙灵芙可是他好不容易才从百花仙子那忽悠来的啊,说没就没了……

    “咱们还是快些上去吧,别待会他醒了。”万圣公主看着朱公子俊脸微微抽动,眼神呆滞的模样,忍不住出言提醒道。

    “好,上去,上去。”朱公子缓过神来,勉强扯出一个微笑道。

    毕竟天蓬元帅,天上的正神,位高权重,虽然好色,但是也绝对不会挑一些有夫之妇,诸如嫦娥、高玉兰以及三位菩萨的考验,都是未婚少女。

    三人再次朝山道上面走去,路过那豹精的时候,却见那豹精脸上挂着微笑,神色安详,不知梦见了什么好事。

    一路无话,或者是说猪八戒不想说话,一改之前对待万圣公主的热情,沉默不语的走着。

    这次倒是很顺利,前方没有任何一个人阻拦,只是走着走着到了半山腰,云雾渐重,都快遮挡的看不见前方的道路来了。

    “那是?”

    正往前方赶的莫尘,突然觉得眼前一花,一股重重的疲惫感袭来,让他忍不住闭上了双眼,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疼!头疼!仿佛是有人用刀劈了自己一刀一般,脑壳都快裂了。

    “吴施主,吴施主,我来给你送早膳了。”一阵稚嫩的声音钻进了自己的耳朵。

    莫尘睁开眼,是一座寺庙的木制屋顶,四周放着一些现代化的电器,这是哪?

    “呃……”

    额头上的剧痛让他忍不住轻轻呻吟一声,捂住了额头,入手的是一层纱布,剧痛感从眉心的那个地方传了过来,好像有一个伤口一般。

    “吴施主,吴施主……”房间外面又传来了那个稚嫩的声音。

    “进来吧。”莫尘面色痛苦的回答道。

    ‘吱呀’的开门声,然后是一阵轻巧的脚步声,是一个穿着道袍的小道童,手上端着盘子,上面是一些清粥咸菜鸡蛋之类的东西,他看见莫尘捂着额头,便关心的道:“吴施主,你额上的伤刚结疤不久,还是别乱动的好。”

    “受伤?我受了什么伤?”莫尘忍着头痛,只觉得头脑都是空白的,完全没有受伤的记忆。

    “吴施主你忘了,昨夜你酒醉之下在钟楼上撞了那大铜钟,当时流了好多血,还好师父的医术高明,不然,怕是会当场流血而亡……”那小道童说道。

    道观,铜钟,撞钟?

    这是……

    莫尘隐隐有了印象,那是自己穿越前的事了,创业失败,欠下一大笔债务,父母早亡也没个人诉苦,亲朋好友纷纷像躲避苍蝇一般躲自己,还好自己和这清风观的观主明定道长相熟,才有了个栖身之处。

    不过我不是穿越成一只乌鸦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莫尘有些怔怔看向窗外,此时天色刚刚亮,山上的人起得早,道观里依稀有些人声,似乎是念经的声音。而体内的法力和南明离火俱都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存在过一般。

    原来是一场梦啊……

    不过梦里真好,可以上天入地,自己修炼神功绝学,还娶了个倾城倾国的大美人,真是美的很。

    想及这些都是泡影,他忍不住幽幽一叹,真不愿意醒过来啊。

    “施主,观主吩咐了,你虽然昨日流血比较多,但是并无大碍,只是饮食要清淡些,否则对伤口痊愈不利。”那道童嘱咐罢了,将手上端着的早点放在一旁的茶几上,便告辞了。

    屋里又恢复了清静,只有外边的诵经声不断的传了进来。

    既然是梦,那就不要留恋,莫尘翻身下床,暗自给自己打气,已经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一些债务而已,男子汉大丈夫,岂可轻言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