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一百二十章 铜钟

    当!

    正在莫尘坐在床上思考自己债务的时候,窗外飘过来一阵古朴悠扬的钟声。

    是自己撞过的那个大钟吗?

    在那个梦里明明是自己酒醉趴在那里睡觉,现实却是自己撞上面要自杀……

    莫尘摸了摸额头上的白纱布,感受着额头中央的那股疼痛感,脸上不禁划过一丝苦笑,还不如活在梦中呢……

    洗漱完毕,用过早饭,莫尘出了门,直直的朝着钟楼走去,他要看看自己获得新生的地方。

    钟楼在前院,供奉着的三清神像紫霄宫前,莫尘住的房间在后院,离着还有一小段,好在这道观也没那么大,不过三五分钟便走到了前院。

    紫霄宫中,明定道长正领着满观的道人在那诵经打坐,这是他们的早课,而钟楼前空无一人,只有无所事事的莫尘在那打量着。

    说是钟楼,其实就是一个小亭子,亭子下挂着一尊青铜大钟,样式古朴,上面雕刻着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花纹,似乎是一群人在朝拜什么,莫尘也看不明白,他隐隐对这大钟有一种亲密感,那是一种身体自发的感觉,和他的灵魂理智没有丝毫的关系,也许是因为沾过他的血了吧,所谓的血肉相连?亦或者是小说中的滴血认主?

    莫尘自顾自的和自己开着玩笑,却是在静静打量着钟楼附近的环境,是一大片草地,草地上还栽着不少的花,摆放着石桌石凳,想来是给香客歇息用的。

    这清风道观乃是莫尘家乡数个市之间香火最为灵验的道观,据说曾经有贫困小子在这许愿要翻身,最后成了全国的首富,就冲着这首富的名头,不知多少人都来上香,而达成心愿的还为数不少。

    不过清风观只有周末两日开放,其余时间不接待香客,观里的道士要做日常得功课,打坐念经,也没那么大的精力每日里去迎来送往。而且那位首富每年都捐不少的善款,够这间道观的所有人用上一年还有余了。

    这是夏日,山上的日头升得早,莫尘站在那都有些丝丝的燥热之意,他默默想到,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可万万再轻生不得。

    “吴施主可好些了,世间俗事纷扰,还是需要看开的些,不要过于执着了。”

    在莫尘盯着那大铜钟发呆的时刻,他身边传来了一道淳厚亲和的声音,正是这清风观的观主明定道长。

    “我幼时也常遇见难事,后来见得多了,便也想开了,人生来便苦,我等能做的,无非就是坚定前行便是,正如那位伟人所说‘与人斗,其乐无穷。’,吴施主凡事莫太在意结果,凡事看开些,享受其中的乐趣即可。”明定道长语重心长的道。

    莫尘的家是在山下的小镇子上,在这位观主还是个小道童时,莫尘父母便对他甚好,因此这位明定道长和莫尘很熟悉,也很亲近,他不忍看见莫尘再次寻短见,才出言劝慰。

    “道长说得是,吴思受教了。”莫尘点了点头,坚定的道。

    看见莫尘的模样,确实不像是还要轻生的模样,明定道长点了点头,自那道袍的宽袖中掏出了一张银行卡了递了过去,道:“你眼下这般情景,我也帮不得太多,只能帮你把债务偿还了,还望你好自为之。”

    “使不得,万万使不得,这是香客们给道观的香火钱,我如何能要?”莫尘摆摆手,不愿意拿,明定道长待他速来极好,他不想明定因为帮他挪用道观的钱而被一众道人指责。

    “拿着吧,这是我自己的钱,当初马先生走投无路时,是我把道观里的香火钱借给了他,后来他发达了,给了我一些股份,这是我拿的分红。”明定道长把卡硬塞到了莫尘的手上,解释道。

    马先生公司的股份以及分红?

    莫尘看着明定道长的眼神都变了,那可是一尊商业巨头,在全球都颇为有名气的存在,明定道长岂不是亿万富翁?

    想到自己欠债不过数百万就要死要活的样子,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想到是一位亿万富翁借给自己几百万,莫尘就不再推辞,接了过去,他心中暗暗发誓,日后必然会百倍千倍的还给道长。

    在道观里养了几天伤,莫尘就下山了,手里有钱,自然就没必要躲在山上,逃避债主了。

    小镇不大,却很是宁静,由于他父母走得早,他又常年在外求学工作,镇子上的人大多都不认识他,他也乐得不用打招呼,三步两步间便到了自己的家。

    只是眼前的场景?

    莫尘嘴上挂着苦笑,不大的平房,大门上,墙上处处都被人用各种颜色的油漆写着欠债还钱,杀人全家之类的话语,看起来颇为触目惊心。

    ‘北京欢迎你,在太阳下分享呼吸……’

    突然,莫尘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有人给他打电话,这倒怪了,自从得知他欠债,一种朋友再也没有一个和他联系的,而他又把债主全都拉黑了,怎么可能有人找他?

    心下迟疑,他还是接起了电话:“喂,你好?”

    “你是吴思吗,你现在在哪,还好吗?”是一个有些熟悉的女声,微微有些紧张关心的语气上来就是素质三连问,不过莫尘没听出来是谁。

    “我是吴思,你是哪位?”莫尘疑惑的问道。

    “我是洛依依啊,你忘了我了,你现在在哪啊,我听朋友说你欠了好多钱,你怎么样了?”

    洛依依!

    莫尘的心里顿时浮现出一个瘦弱的女生身影,那是高中时的同桌,长得倒是高挑,只是常年带着眼睛和牙套,不怎么打扮,看起来一副低调好欺负的样子,要不是他几次三番的帮着她,恐怕会在学校被那些女生欺负死。

    “是你啊,老同学,现在怎么样了,怎么有兴趣给我打电话?”

    “你现在在哪啊?”

    “能在哪,沪上的房子被抵押了,我只能回老家了啊,我现在可是负债几百万的负翁,怎么,你还要来找我不成?”莫尘没当回事的开玩笑道。

    “还有心思开玩笑,那肯定就是没事了?行,你等着,我找你去。”洛依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嘿嘿,铜钟铜钟,你们肯定都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