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一百四十二章 诸圣

    原始大罗天,玉都玄京,玉虚宫。

    须发全白,身穿白色道袍,气质祥和的元始天尊,看着面前的来人,嘴角挂上了一丝苦笑。

    只见那人是个蓄着山羊须的黑发老道,穿着一身朴素的道袍,头上用块灰色方巾包裹着头发,看起来是平平常常不起眼的样子,但元始天尊知道,眼前这人身上蕴含着何等的神通。

    “师兄,怎么今日有暇来我这玉虚宫了?”元始天尊迎接道。

    来人正是那三清之首的太清圣人太上老君。

    太上老君手里还提着一个拂尘,他把拂尘轻轻搭在了手上,作揖道:“老道闲极无聊,便来寻师弟下两盘棋,师弟是否有空?”

    这个臭棋篓子,在这个关口,寻我下棋?

    元始天尊心中一动,难道紫薇和勾陈的灭妖之计策有什么变动不成?

    想到这他心念一动,圣人的大神通发动,上可知天界,下可查九幽,三界之间,无处不在。只是他心神到了积雷山战场,只看到勾陈大帝大发神威,一举挫败了三尊妖族大圣的画面,没有丝毫的异样。

    他不动声色的收回心神,道:“师兄来寻我下棋,自然是有空的。”

    “那便好,那便好。”太上老君拂尘一挥,桌上便多出来一方棋盘来。他快步走上前,拿住黑子道:“人妖之战,师弟,此次我执黑子,代表妖族。”

    果然!

    元始天尊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原来他站在妖族那边,我说怎么无端端的要找我下棋来着。不过一群披毛带角之人,湿生卵化之辈,合该消失在这世间。

    “好,师兄,那我便执白子,代表人族和你斗上一斗。”元始天尊走上前去,捻出几粒白棋子来。

    “师兄,斗棋可以,不过赌注如何?”他坐定之后,朝着太上老君问道。

    “便以天帝之位如何?你若胜了,自此六御之中,以紫薇和勾陈为主,你若败了,便丢却这两尊天帝之位。”太上老君老神道道的讲道。

    “好,一言为定!”元始天尊点头道。下界有周天星斗大阵坐镇着,又有百万天兵助阵,再加上两尊天帝,恐怕不用他的后手,便大局已定。

    况且,就算出了变故,师兄有什么招数,相信娲皇宫里的那位,也不会坐视人族之败的。

    天界之上,混沌莫名之中,有一座被无尽玄黄之气笼罩的宫殿在无数混沌之力里面起起沉沉漂浮着,只见宫殿的门前的大匾上书写着三个龙章古篆,暗含道韵,任何人只要看一眼,哪怕是不认识字,也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娲皇宫!

    人族的造物主,女娲圣人居住的娲皇宫!

    娲皇宫里面,正端坐在一个蒲团之上,参悟大道的女娲圣人突然睁开了一双美眸,看向了大门口,只听她道:“怎么,今天是什么风,吹来了你这稀客?”

    “什么稀客不稀客的,我只是静极思动,随便溜达溜达,这一没注意,便到了你这娲皇宫了。”

    宫殿前出现了一道身穿紫金道衣,头戴黑色道冠的年轻道人,模样俊俏,举止随意,看起来和一个初入道门没定下性子的小道人一般灵动。

    只是他朝着娲皇宫里面走的时候,每走一步,脚下都有无尽的剑气浮现湮灭,那剑气每一丝都散发着极为恐怖的威势,仿佛能毁天灭地一般。

    “几十万年不见,没想到你失去了诛仙四剑,修为反而更上一层楼了?”女娲娘娘看着来人脚下的剑气,神色有些震惊,此人竟然突破了?

    只是她嘴里的话,来人竟然是通天教主。

    “嘿嘿,拜你们五位所赐,搞垮了我的截教,拿走了我的至宝,我除了一心修行,还能做什么?”通天教主冷笑一声,走到女娲面前道。

    “陈年旧事,你还提它做什么?说吧,来我娲皇宫是做什么来的?”女娲语气不善的问,当年封神之战,他们五位站在西岐一方,虽然女娲没出手,但也帮了西岐很多,跟这尊通天圣人的关系可不怎么样,没有要事,他绝对不会来娲皇宫的。

    “怎么,怕了?怕我捣乱下界的事?放心,我不出手!不过说来,你也是妖族,可是真狠啊,从上古到现在,三番两次的对妖族下黑手,你就不怕他那天发疯,真的要拉着你同归于尽吗?”

    果然是为了下界的事情!

    女娲娘娘一脸了然的模样,对通天教主讽刺她的话完全不接茬,只听她道:“你来这里是来看住我的吧,放心,我不出手,只是下界局势,恐怕不用我出手了!”

    “嘿嘿,下界如何,管他呢,眼下咱们还是睡上一觉的好!”

    西天极乐圣土,灵山,八宝功德池畔。

    一株菩提树下,两个和尚正在垂钓,那吊杆之上,挂着的不是香饵,而是树叶,菩提树的树叶。

    八宝功德池里,无数的锦鲤争相咬钩,却又不敢用力,生怕把那树叶咬坏了。

    传说,菩提树下有两尊圣人诞生,天生沾染大功德,它的每一片树叶以及每一颗菩提子,都可以清心定神,驱逐外魔,增益修行,乃是修道之人无上的宝物。

    那两尊和尚,一尊慈眉善目,头上还扎着发髻,身材修长,浑身上下充满着一股祥和之气,一看就是修为高深之辈,乃是西方佛教的圣人准提道人;另外一尊则是愁眉苦脸,耷拉着眉毛,脸色蜡黄,浑身上下瘦不拉几的,似乎是营养不良的模样,普普通通如一个苦行僧,正是准提道人的师兄阿弥陀佛。

    只听那准提道人讲道:“师兄,人族妖族之战,眼下妖族尽落下风,不如让我再去一趟地仙界,度些有缘人回来如何?”

    阿弥陀佛却是连连摇头,只听他道:“不可不可,万万不可。眼下咱们佛门东传的大事正在眼前,一动不如一静,你我都不适宜下界。况且妖族完全衰落,对我佛门未必是好事。”

    这话倒是真的,没了妖孽作祟,如何有那么多求神拜佛的人?西贺牛洲,若是他们佛门有意,完全可以将妖魔鬼怪驱离干净,他们为何不这样做?

    因为不少妖怪,便是他们自己圈养的,为的就是世人皆苦,以此来信仰他们佛教。

    “不仅如此,妖族等下真的溃败,我等还要出手,救他们一救。”阿弥陀佛说道,只是脸上的苦色更深了,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