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两百零六章 事不过三

    问孙猴子在西游之时最接近死亡的时候是哪一次?

    不是被青面狮子精吞入肚子里,也不是被金翅大鹏鸟给装到阴阳一气瓶里,更不是被什么三昧真火烧,三昧神风吹,这些都是给他带来小麻烦,而杀不了他。

    真正能把他杀死,无视他**玄功练就的混元金刚身的,就是莫尘手里的得自太上老君的紫金葫芦。

    一根仙藤结的几个葫芦,各自被主人祭炼出了不同的功效,这其中出场最多、威名最广的便是那陆压道人手中的斩仙飞刀,不管是什么修为,只要飞刀一出,立刻肉身元神全都一刀两断,彻底化作飞灰,魂飞魄散。

    而威能如此的斩仙飞刀,却也不是圣人祭炼的宝贝,只是得自那妖族上古天帝东皇太一之手。

    莫尘手里的这个紫金葫芦,与斩仙飞刀同出一根藤无需赘言,但是祭炼之人可是大大不同,当初那几个葫芦,可是太上老君最先挑选的,那会虽然他还不是圣人,但已经是威压一众上古大能的存在,不然也不能先拿宝贝。

    这紫金葫芦被他祭炼的可是用来对付同阶高手的,虽然他很快成了圣人,这葫芦便没了用处,直到刚刚,才首次在洪荒之中登场,但毕竟是圣人得道前用的先天灵宝。

    它的功效很简单,只有两个,收与炼!

    这两个功能很好理解,收进去与炼化,但是名堂却大的很。

    天下万物无所不收,诸天存在无所不炼。

    不管你是什么神魔妖鬼,什么天地奇珍,先天灵宝,法力灵气,这葫芦的主人心念一动,便都可收进去,而且不是你想挣扎就挣扎的,抵抗完全没用,法力多强都没用,这吞噬力更像是一种道则,除非你在这种道则的领悟之上,超越了这紫金葫芦上面蕴含的道则,不然只能乖乖的进去。

    收这个功能以及够强了,炼则更变态。

    无所不炼代表的意思就是,理论上圣人也能炼化,当然这是不大可能的,凭借圣人的实力,完全可以像孙猴子打破阴阳一气瓶一般,打破葫芦溜出去。但是圣人以下吗,不好意思,进来了就乖乖呆着,大罗之下的修为,在这葫芦里,只怕支撑不了一时片刻,便会被分解成灵气,而大罗之上的修为吗,看法力的强弱了,法力越强,能支撑的时间便越久,而葫芦主人的法力还可以有效的加速这一进程。

    这威力是够变态的,但是也有限制,不对,是对莫尘有限制,对老君没什么限制,你吞的玩意越强大,消耗的法力便越多,以莫尘的法力,最多能吞下去准圣的存在,但是只一下,便能让他法力枯竭,根本不用谈什么炼化了,便是他加速这一过程,凭借他的法力,那准圣也能扛个不知道多少万年。有那功夫,他自己都修炼成准圣了,还不如一枪扎死来的痛快。

    不过大罗的存在,花点时间,将其炼成脓血还真不难。

    当初这葫芦在银角手里,那猴子的修为,哪怕一身的铜皮铁骨,如果没骗开葫芦塞跑出来,半个时辰,妥妥的变成了脓血,接着被分解成灵气,连渣滓都剩不下,所以说只是那猴子最接近死亡的一次,不用骗的,他根本出不去,连救兵都搬不来。当然,银角的逗比用法,喊你一声你敢答应吗,那是因为他不是葫芦真正的主人,需要靠声音来锁定目标,莫尘自然是不用的。

    玉帝的修为有多高,莫尘不知道,但也能猜到一二,毕竟是侍奉在道祖跟前的童子,日日夜夜长伴道祖,从中得到的好处不可估量,加上从天地初开修炼到现在,怎么也有准圣的样子。

    那只大手的威力可见一斑,上面爆发出来的法力,远远超过了当初紫薇和勾陈两位大帝的气息,绝对是准圣的存在,不过具体的修为境界,莫尘只能靠猜,毕竟他修为太低,对于大罗之境还有所了解,但是对于更上面的准圣境界,就完全是抓瞎了,不过圣人也有强弱之分,准圣想必也是如此。

    这要是玉帝站在他面前,他绝对没有一丝一毫抵抗的念头,乖乖的任凭镇压,不过嘛,只是出动昊天镜,莫尘还是要挣扎以下的,反正最后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以大欺小,莫尘不信,他那位圣人师尊会干看着!

    “给我收!”

    拔开葫芦塞,莫尘对准那落下来的山峰,轻声一喝!

    咻!

    原本为了镇压他直直落下来的巍峨大山陡然一个加速,只是瞬间便进入了这紫金葫芦中,莫尘只觉得手中的葫芦一沉,好像真的收了一座山进来一样。

    这次倒是轻松的多,比收那大手不同,没有消耗多少法力,毕竟那大手上蕴含了准圣的法力,而这座大山却是实物,只是上面隐隐蕴含着一股封镇天地的道则而已。

    高坐九重天之上的玉皇大帝,看见莫尘再次动用那口葫芦将自己试出来的大山收入其中时,脸色变得更加黑了。

    他是谁,三界之主,多少年都没出手了,这一出手,两次在一个小妖身上吃瘪,传出去,面子还要不要?

    这已经不是王灵官是不是死了的问题了,是他玉皇大帝的面子问题!

    “今日便是你是圣人弟子,朕也要将你镇压在华山!”

    玉皇大帝一掐道诀,手上一抹金光顿时飞跃而出,打入了那将莫尘禁锢住的昊天镜之内。

    随着那金光没入其中,昊天镜一振抖动,整体突然大放毫光,刺眼无比,几乎有如另外一道太阳了。

    禁锢住莫尘的光柱与此同时也是一变,彻底变成了实质一般,莫尘只觉得自己像是中了定身诀,丝毫动弹不得,连法力都被封禁住了。

    那昊天镜将莫尘定住之后,表面神光流淌,某处山川形状的花纹微微一动,跳将出来,再次化作了一座大山,锁定莫尘,要将他镇压下来。

    “给我开!”

    莫尘大吼一声,体内的南明离火嗡的一下,全都朝身体外涌去,试图去将那犹如实质化的光柱烧掉,然而那光柱却将莫尘身体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堵的严严实实,南明离火根本就出不来。

    怎么办,难道今日真的被镇压在这里吗?

    他心头一急,这下可没法了,玉皇大帝可是全力出得手,他一个小小的金仙如何能抵抗?

    眼见得大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就要落到他头顶上了,莫尘不断的给自己心里打气,师父一定会出手的,一定会出手的,这可是以大欺小!

    然而等到了,那大山都落到了他头顶上,也丝毫没有别人出手的动静,到底是什么情况?

    完了!

    莫尘都能感受到那座大山上的土石压在他头顶上的冰凉触感了,自己还没和公主生个三眼娃,被镇在这里,也没人救啊!

    然而就在莫尘放弃抵抗之时,那座大山却陡然停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这是?

    莫尘等了一小会,发觉那座大山丝毫没有下降的迹象,心头不禁稍微有些疑惑。

    “事不过三!”

    一道苍老熟悉的声音传入了暴怒的玉帝耳中,玉帝原本生气的脸色全都消失不见,只是很平淡的看向了兜率宫方向,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