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两百三十二章 结束

    “没,没死?”

    莫尘难以置信的望着将自己裹在其中的佛光,颇为惊讶,就这么一道地仙发出来的佛光,是如何抵抗的了大罗金仙的全力一击的?

    大黑狗却是没什么喜色,只是神色难看的望着小和尚觉乔。

    觉乔双眼紧闭,嘴里还是诵读着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满面的冥界死气,却让人在他身上感受到一种宁静祥和之感。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随着经文的不断诵读,莫尘能感觉到,围着自己等人的佛光变得越来越明亮,越来越强大,那股无畏生死的意志感染着每一个人。

    “这,是什么力量?”莫尘喃喃道。

    “好,地藏菩萨,你心念强大,我蚩尤佩服,不过,就凭你地仙级别的法力,便是融合了你的心念,又能撑得住我几拳呢?”蚩尤说道。

    实际他说的什么觉乔小和尚根本没有听懂,他只是在看到莫尘为了保护他们无力再战,蚩尤落下来要将他们杀死之时,情不自禁的生出了一股保护众人的强大念头,随即那念头好像实体化了一般,与他浑身的佛光相融合,竟然挡住了蚩尤的拳头。

    眼见这佛光有效,他哪还顾得上管外边到底是啥,只是一个劲的在那念着心经,同时体内的法力不要钱的加持佛光,意图护住众人。

    见觉乔小和尚不搭理他,蚩尤也没有生气什么的,双方本来就没什么仇恨,可以说是为了公事,一方有必杀不可的理由,一方又想拼命的活下去。

    只见他再次凝聚了法力,拳头一挥,带着无尽的死气与煞气,对着那层佛光砸了上去。

    嗡!

    这次那佛光犹如刚才一般,又是明灭不定几次,但还是挡住了这一拳。

    不过觉乔小和尚却是脸色一白,显而易见的在蚩尤的拳头下受了点轻伤。也是,毕竟是大罗里面都算得上很强的存在了,觉乔小和尚不管明悟到什么,他的法力始终是地仙层次的,当然无法完全抵抗住蚩尤了。

    嗡!

    夹带着气爆声,蚩尤丝毫没有停歇,根本没给小和尚休息的时间,再次提起法力,一拳砸了上去,佛光再次闪动,但还是没有被打破。

    嗡!嗡!嗡!……

    佛光护罩在不断的闪动着,蚩尤一拳接着一拳的砸在上面,觉乔小和尚布满死气的脸色变的越来越难看,他嘴角都有些许鲜血溢出,但是嘴唇却没停止蠕动念诵心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

    眼看着小和尚要撑不住了,大黑狗望了他一眼,又望了地上的被打成重伤的莫尘一眼,突然朝天大吼道:“够了,蚩尤,你停手吧!”

    “嗯?”

    正闷着头疯狂捶打那一道佛光的蚩尤听着酆都大帝的声音,微微一愣,但是却没停下,依然一拳接一拳的砸在上面,按他计算,再有十来拳地藏菩萨的法力就消耗殆尽了。

    “我说够了,你停手,放了他们几位,我任你处置!”大黑狗再次高声说道。

    蚩尤还是没停手,反而笑道:“大帝,都这会了还说这些有什么用,马上我就要打碎这佛光了,到时候杀了你们,神位我唾手可得,何必再多此一举,万一你们耍什么阴谋诡计呢?”

    这会停手他是傻了,好不容易干掉了莫尘,马上再干掉地藏菩萨,酆都大帝一看便是没有法力在身的,到那时只剩下一只小小的白狐,又能掀起什么浪来?

    反倒是现在停手,说不得地藏菩萨还能有什么暗手,还不如一口气把他打的毫无反手能力再说。

    嗡!

    又是一拳抡了上去,死煞之气与佛光对峙,无尽的法力不停的冲击着这护罩,佛光一阵明灭,诵念心经的觉乔小和尚突然一口鲜血喷出,血里满满都是死气,阴冷无比,随后他直接一头栽倒在了地上,而护佑众人的佛光顿时土崩瓦解掉。

    “觉乔!”大黑狗高呼了一声,扑到了地藏菩萨身旁。

    “好了,死吧!”蚩尤打破光罩,毫不迟疑,冲了上来,第一个目标便是大黑狗与觉乔小和尚,而白狐突然一阵尖嚎,一下子扑到了这一人一狗身前,似乎是要用肉身挡下这一拳。

    怎么可能挡得下来,不过一个散仙,便是法力余波他都抵挡不住,别说拳头了。

    此刻莫尘身在自己砸出来的坑里,丝毫动弹不得,一点忙都帮不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蚩尤出手。

    眼看着蚩尤这一拳就要将白狐彻底打成粉末了,大黑狗突然暴喝一声:“给老子滚!”

    轰!

    随着大黑狗的大喝,天上一声神雷炸响,仿佛金口玉言一般,蚩尤真的停手了,不止如此,就像是一个木偶人一般,这个后巫族时代的最为强大的大巫,真的在地上翻滚了起来,静静的滚到了刚才站立的位置。

    而蚩尤的眼神里,是一种惊讶,难以置信的神色,他的身体完全不听他使唤了一般。

    扑上去拯救两人的白狐听见了这声大喝,他怔怔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没死,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满满劫后余生的庆幸,生死之间的大恐惧可不是说着玩的。

    大黑狗突然从觉乔小和尚身前站了起来,缓步朝着蚩尤走去,它浑身上下有一种难言的微妙的气息,似乎是某种道一般,对,是道,好像在这一刻他就是道的化身。

    只听到大黑狗一边走一边说道:“当日罗睺让我放弃修为,行走红尘间,我还不大明白,但是今日我终于知晓了,原来,是让我体会那些弱小的情感,生与死,分与合,朋友,友情,得到与失去。”

    说到这,他狗头轻轻晃了晃,带着苦涩笑意道:“谁又知道我天生强大的苦楚,便是三清女娲等人,也是慢慢修炼上去,唯独我,天生便到了那个极限的境界,无法寸进。”

    “罗睺说得对,我就是太强大而心境不圆满,这才突破不了,不过没关系,一切都结束了。”

    说道结束了,只见他身上爆出了一团乌光,光华闪烁间,一位身穿衮龙袍,头戴十二玉旒乌金帝冠的阴天子出现在了众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