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两百四十五章 下山

    “青雪,好些时日没见了,你是越发的漂亮了。”酆都大帝眉眼带笑的夸赞道,同时朝走了过来,途中伸手轻轻一拍毕方,毕方立刻就恢复了行动的能力。

    “小子,看着点地藏。”他到莫尘跟前,将小和尚放在地上,嘱咐道。

    “帝君请放心。”莫尘笑嘻嘻的应道,酆都大帝一来,他顿时便放下了心里的担心,有人撑腰,这下可不用怕被强行收徒了,一尊新诞生的圣人在此,还有什么可怕的。

    那西王母被夸赞了一句,也没什么表情,恩,莫尘啥都看不到,但是酆都大帝看得到,他能看到西王母的脸色犹如寒冰一般。

    “青雪你多笑笑,不然总是这个模样,怕是让大兄也不喜欢呢。”酆都大帝再次调笑道。

    “他喜不喜欢关你什么事?”西王母一下子怒喝出声,她语气不善的道:“你竟敢不经过我的允许,便擅闯昆仑山,怎么,是欺负我一个女流之辈吗?还是,刚刚晋升,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哎呀,我哪敢啊,只是这两个小辈与我大有渊源,救过我的性命,我遣他来找你,不能让他回不去啊。”酆都大帝陪着笑道。

    “那不关我的事情,酆都,昆仑山不欢迎你,你走不走?”西王母眼中掠过一缕精芒,冷冷的道。

    “走走走,这就走,这就走。小子,抱上地藏,咱们回去。”酆都大帝对着莫尘吩咐道。

    “酆都!”

    莫尘还没有动作,那西王母却从牙缝里蹦出了这两个字,与此同时,她玉手一指,整座宫殿,顿时出现了无数青光,那光芒在她身前一聚,化作了一柄青灿灿的长剑,咻的一声,划破空气,直直朝着酆都大帝射去。

    “大帝小心!”莫尘惊呼出声,在那青光出现的第一刹那,他的心里便出现了一股莫大的生死危机感,这股感觉远远比对着蚩尤大得多,就像是一只蚂蚁突然抬头发现一只大象抬腿压下来一般。

    他不知道那青光到底是什么,但他知道,只要落下来一丝一毫,他定然是形神俱灭,连根毛都不会剩下。

    到得那青光汇聚成剑,反而好了,那股恐怖的生死危机感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这是因为,西王母根本就没想伤他,青光的威能全部内敛起来,锋芒只对着酆都大帝一人而已。

    “青雪啊,还是要多笑笑,难怪大兄常年不归家,你这般暴躁,哪个男人也受不了啊!”

    酆都大帝摇摇头,抱怨的同时,大袖一挥,一道黑色的法力从袖口中飞出,朝着那把长剑撞了上去。

    嗡!

    长剑一振,随即就被那黑色的法力融化了,连一丝一毫的青光也没剩下来。

    两位大佬的出手,一丝一毫的也没毁坏空间,甚至是两道法力撞在一起,也是彻彻底底的消融,没有一点法力逸散掉。

    这份对力量的精细控制,看着莫尘瞳孔一缩,要知道洪荒大陆空间,在他这个金仙眼中都薄弱的很,别提这两位了,出手之时,虽然他也能收敛住力量,但是法力释放出毁灭性的威力之时,他可就控制不了了。

    这个难度相当于什么,这是用能毁灭的一座城市的原子弹炸一小块石头,要把破坏力只控制在那一小块石头上,反正莫尘顶多能保证原子弹扔出去的过程中不爆炸,别的就管不了了。

    有知道绝大多数的金仙包括大罗连这个都保证不了,出手之时,法力就会逸散,不然那个空间是如何毁坏的,不久前死掉的蚩尤便是这样,空有一身强大的法力,却没能完美控制住力量。

    见一击没有得手,西王母也没再出手,只是吞了口气,平静了下心情,才出言道:“酆都,你不要太过分,带着地藏走,我今日便不追究你擅闯我昆仑山的罪过了。”

    “青雪,我说过,这小子和我有渊源,我不能丢他在这,再说,是我派他来你这的,要是你把他强留在昆仑上,我如何跟太上交代?”酆都大帝正色道,收起了刚才玩笑的面容。

    “跟太上交待?”

    西王母语气怪异的道:“我们要跟太上交代什么?或者说,你站在了鸿钧那个老道士身边?”

    “大兄指点之恩,酆都不敢或忘,只是他是我派来的,我自然也要全须全尾的送他离开。”酆都大帝语气中满是坚定。

    “不可能,你如果执意带这小子走,便与我去混沌中做过一场,你若胜了,我二话不说,你若败了,我留下这小子,你在太上那也有交代,如何?他一身干系重大,牵扯到那件至宝,我是断然不会放他走的。”西王母站了起身,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战意。

    酆都大帝默然,他是不想对着西王母动手的,可是真的要留莫尘在这,他又对不住自己的心,想到这,他不禁暗暗埋怨,早知道不该让这小子来昆仑山的,直接送地藏轮回就好了,省的搞得这么麻烦。

    “青雪,我是不想和你动手的,大兄知道了,定然会责怪我。”

    “那你就走吧!”西王母一挥衣袖,做出送客的姿势。

    酆都大帝却没走,只是右手握成拳头,伸了出来,突然张开,只见那手掌之上,一道气势厚重的虚影现了出来,那虚影犹如一个轮子一般,有六道黑口,每个黑口都撒发着一股独特的气息,有人的气息,有畜生的气息,有鬼的气息……

    这个轮子一般的虚影还在缓缓的旋转着,上面交织着无数道韵,远比悬挂在西王母背后的那幅字画的道韵强的多,仿佛这个轮子便是道本身一般。

    “六道轮回!”西王母突然惊呼出声。

    “没错,正是此物。如果不是为了这个东西,我便不会让小乌鸦替我上昆仑了。”酆都大帝点点头道。

    “好好好,有这件宝物,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你们下山吧。”西王母恨声说道,同时心念一动,整个人慢慢的越变越淡,眨眼的功夫就从这大殿之内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