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十章 求助

    大半夜观音菩萨和惠岸行者上门,倒是让莫尘有些诧异,原著里不是说他两一直住在城隍庙吗?

    不过稍稍一想,莫尘也明白了,这是来看住他啊,省得他再出幺蛾子,捣乱取经之事,不过那泾河龙王冤魂已然被观音收走了,他们还能有什么法子,取信李世民?

    想到这,莫尘带着一副看好戏的心态将两位大神迎了进来,不过有些蹊跷的是,这二人竟然是半分折腾的意思都没有,大半夜过来,就是打坐念经,天明之后,依旧是念了一天的经文。

    到得傍晚,莫尘忍不住问道:“菩萨此来,不是要让那取经人上路吗,缘何在我参起禅来了?”

    他带着看好戏的心思,人家不演给他,莫尘当然是感觉颇为无趣了。

    那观音菩萨却是一脸风轻云淡的道:“取经之事,时机未到,贫僧也只能等待天时了。”说罢,又是闭眼参禅,一点都不着急的模样,仿佛没有西行取经这一档子事情。

    人家不着急,莫尘能说啥,反正是佛门的事,耗就耗着呗。

    谁料到夜晚刚刚过去,第二日,一大清早的,当今天子唐王李世民便登门求见。

    只见这位前两日还是英武非凡的天子,今日却是双眼发黑,气血衰败,精神萎靡的模样,显然是受了极大的惊吓导致的,他一进门,便神色急切的道:“公子救我,公子救我!”

    这什么情况?

    莫尘一脸狐疑的望向了角落里闭目不言、隐匿身形的两位和尚,在唐王进来的一瞬间,她两便施展了一个隐身术。

    “陛下是怎么了?”莫尘扶着李世民问道。

    “有鬼,有鬼,昨夜那泾河龙王的鬼魂来纠缠了我一夜,还望公子出手为我驱逐那鬼魂!”李世民情急之下,连朕都忘了自称,一五一十的把昨晚的事情说出来。

    本来在原本的剧情中,是观音出手,暂时驱走了鬼魂,然而昨夜观音一直在莫尘这里,所以李世民被泾河龙王缠了整整一晚,一直到雄鸡报晓方才离开,受到的惊吓可比当初大多了。

    按这个强度再来两晚,估计李世民就要被活活的给吓死。

    当然李世民也不傻,前晚上喝了那符水,便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而昨晚没喝,那龙王就来了,说明这位来历神秘的公子完全有能力帮他,所以他一大早早朝都没上,就来这求助来了。

    莫尘一听是那泾河龙王来捣乱,眉头一皱,怎么可能,不是被观音菩萨收走了吗?这么一个法力低微的鬼魂,恐怕稍微来一个有道之士,轻轻松松的就能降服,更何况观世音菩萨呢?

    不过眼下还是打发走李世民再说,想到这,他再次画了一张符篆出来,递给了李世民道:“这是太清赶神符,陛下往床头一贴,必然神鬼易辟。”

    李世民伸手接过那符篆,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千恩万谢之后,便志得意满的离开了知天馆。

    这位人皇刚走,莫尘就语气不善的问道:“菩萨,这是怎么回事,您堂堂的佛门大菩萨,便是座下弟子也是金仙一般的存在,如何能让得这一个小小的鬼魂走脱了?便是走脱了,如何这么久都发现不了?”

    观音菩萨没说话,惠岸行者倒是一脸羞愧的道:“大圣莫怪,都是小僧的错,昨日里小僧帮师尊拿玉净瓶时,一不小心,打翻在地,让那孽畜走脱,本待昨日去缉拿,只是师尊罚小僧诵经千遍,这才酿成此祸。”

    这骗鬼呢!

    就算你两闭着眼,这么一只鬼魂看见你两位大佬,估计当时就跪在那了,哪里敢溜走?纯粹都是借口,搪塞!

    不过莫尘还真没办法,除了心里骂两句佛门的秃驴都是臭不要脸之徒,还能说啥?

    神仙就不能打瞌睡,神仙就不能失误吗?

    这时,那观音菩萨才道:“惠岸,你既然知错,还不速速前去将那泾河龙王找到,送去投胎。”

    “是,师尊!”惠岸行了一礼,化作一抹流光,冲了出去。

    莫尘在心里再次叹了口气,真是不要脸到底了,这长安大大小小有多少孤魂野鬼,大白天的你到哪找去,现在又没法推算天机。

    不过任你怎么折腾,有太清驱神符在,那泾河龙王的鬼魂是万万不可能在靠近李世民的。

    太清驱神符乃是驱神赶鬼的符篆,尤其是莫尘这位大罗金仙所画,寻常金仙级别的神魔,都会被这道符篆震慑,不敢靠近丝毫。

    而没了泾河龙王入梦,这位观音菩萨还是没办法光明正大的接近唐王,刷李世民的好感度与尊崇度。

    想到这,莫尘释然了,他心中暗自得意,还是自己布局的早,早早便让这位陛下对他言听计从,我看你们佛门到底如何破局。

    观音菩萨吩咐完了惠岸之后,又再次闭眼参禅,不发一词,莫尘只好跟着大眼瞪小眼。

    白日很快变过去了,天色一黑,观音菩萨突然自参禅的状态之中醒了过来,冲着莫尘道:“大圣久居长安,贫僧想来听说东土风物,别有一番繁华,大圣可愿意给贫僧指路。”

    逛长安?这是想整什么幺蛾子?

    莫尘想了一想,也没有明白,他晚上还得注意着李世民那边,可不想去瞎晃悠,于是出言拒绝道:“菩萨自去便可,我还要打坐修炼。”

    那观音微微一愣,又道:“贫僧对着长安道路不熟,况且自来这里,还没去看过金蝉子,大圣是他的护道人,何不晚些时候,与贫僧一起去看一下金蝉子呢?”

    搬出了唐玄奘,莫尘就有些没办法了,他进西天取经项目组的职位就是看好唐僧,人家要去看,他还真没法不去,不去就说不过去了。

    至于李世民那里,想来有太清驱神符,加上自己看着观音,她也没法过去刷好感度了,应该问题不大。

    想到这,莫尘便答应了下来,两人沿着西门大街朝外而去,这一出门,观音菩萨便化身成了一名拿着钵盂的乞丐和尚,虽说佛教在南瞻部洲不够昌盛,但还是有不少庙宇,她要用真身,肯定会被认出来。

    不过这一名脏和尚搭配一名世家公子哥并肩行走的模样,还是十分引人瞩目的,走在大街上,不时便有行人指指点点的议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