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四十五章 追上

    这一番凝练太阳金羽,也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光景,只见那原本枝繁叶茂的扶桑神树,此时却是一片叶子也没有了。

    那原本充斥山顶的灵气,此刻稀薄的紧,而那只金灿灿的大鸟巢此刻满是赤金色的火光,犹如烧着了一般,整个山顶都是滚滚的热浪,就像是一个大火炉,而山顶上的稀薄灵气还不断地朝着那金色鸟巢中涌去。

    那鸟巢之中,莫尘早已化作了原形,原本丑陋无比的无毛三足黑鸦,这会也是大变样,一片片赤金色的太阳金羽在他体外燃烧着,看起来璀璨无比。

    他的身体犹如一个黑洞一般,不断的吞噬着灵气,而吸入的灵气越多,他体表的那些羽毛燃烧的就更加灿烂。

    在他的体内血脉的各个节点,都有一道道泛着赤金色光芒的通道直达皮肤表层,而血脉之中诞生的太阳真火正源源不断的通过这些通道,到了体表。

    “还有最后一处,忍住。”陆压道人说道。

    莫尘轻声应了一下,却见陆压道人陡然朝着他背上一点,顿时,一抹极其锋锐的气息透过他的身躯,直接将他体内的某处血脉刺穿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洞。

    与此同时,陆压道人的法力飞速的朝着那小洞而去,很快就构筑成了一条法力通道,而莫尘则是忍不住的闷哼了一声,在自己血脉上一个个的戳洞,还是很痛的。

    他强压下这股痛楚,凝聚心神,暗自依照陆压传下来的法门,在那法力构筑的通道之上开始铭刻一些特殊的纹路。

    不知过了多久,那纹路铭刻完成,陆压放开控制,莫尘经脉中的血液一下子朝着那小洞涌去,而莫尘刚刚铭刻的纹路上突然光华闪烁,一下子就将那血液给压制回去,只有一丝丝的太阳真火通过这通道,到达体外。

    “好了,大功告成,你收敛一下太阳真火的威力吧。”陆压道人说道,却是扫视了一周,眉头微微一皱,有些心疼的感觉。

    好好一棵扶桑神树,产生的灵气全让这小子给吸完了,不仅如此,连叶子也都让莫尘身上的太阳真火烤没了,整棵树的生机都有些萎靡,这还是自己这巢穴能隔绝绝大多数太阳真火的威力,不过就算如此,再这样烤下去,扶桑树的本源都要受到重创了。

    莫尘闻言,心中一动,那熊熊燃烧的太阳金羽一下子收敛了表面的焰光,一片片的羽毛柔顺的贴在身上,上面隐隐有赤金色的光华不时闪过。

    他轻轻一晃,从原形化作人身,恭敬的对陆压行了一礼道:“多谢太子殿下相助了!”

    确实该谢,陆压的帮忙,让他省了好大的功夫,不然等唐僧取完经,他都未必能修炼成功太阳金羽。

    “不用谢我,本就是交易,你还是抓紧修炼,到准圣境界,将东皇钟借我才是正理。”陆压说道,他说完这句话,双眼一闭,一副送客的模样。

    莫尘打量了一番这浮屠山顶,原本一个灵气充裕的福地,被他弄成这般模样,扶桑树的叶子都掉完了,不禁讪讪一笑,道:“那晚辈就告辞了。”

    见陆压不说话,他法力一转,整个人化作一抹金虹,朝着西方而去。

    他刚刚飞走,陆压道人一下子睁开了眼,看了看山顶,突然开口一脸心疼的道:“我的扶桑树哦!”

    要不是为了拿东皇钟报仇,莫尘把他家搞成这样,他非得抽他一顿不可。

    ……

    却说莫尘飞在空中,四处打量寻找着唐僧一行人的踪迹,心中暗暗寻思着唐僧走到哪里了,这可不能走得太快了,自己错过的劫难过多,这可就不妙了。

    嗯?

    飞在空中张望的莫尘突然发觉出了些许的异常,他飞离浮屠山,少说也有四五千里的路程,一丝妖魔的气息都没感受到,这可不对劲。

    要知道这是西贺牛洲,妖魔遍地都是,没有大妖,也有小怪,怎么可能一只妖魔也没有遇见?

    联想到当日刚出大唐碰见的那几只妖魔与那一丝佛门气息,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难道佛门要把西牛贺洲的妖魔杀光?

    这也不现实啊,西牛贺洲这么多的妖魔,怎么可能杀的光,还有不少隐居在深山老林法力深厚的积年大妖呢,而且佛门这样搞,别的大佬未必允许呢。

    别的不说,光是申公豹和妲己这两位天帝就不会允许的。

    莫尘东想西想也没想明白佛门到底是什么打算,他按下心中的念头,仔细的找寻起唐僧来。

    这样一边飞一边找,也不知道飞过了几座大山,唐僧师徒一行人赫然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不过这队伍相必莫尘离开前,可是又壮大了些许,多了一位拿着月牙禅杖的黑壮和尚,那和尚挑着扁担,面色木讷,一言不发的朝着前面默默赶路,想来便是沙悟净了。

    猴子本来在最前面与八戒边走边闹,突然心中一动,一下子抽出了铁棒,拦住了唐僧一行人。

    “怎么了?有妖怪吗?”唐僧心头一紧,朝着悟空问道。

    之前他虽然知道妖魔凶残,但也从来没被那些妖魔掳到洞府中去,前不久被那虎先锋带到魔窟,群魔肆掠的模样,可差点没把他吓死,而自己的两个神通广大的徒弟还没能救出自己,要不是请了灵吉菩萨,只怕自己也走不出那妖魔窟了。

    猴子没说话,只是目光紧紧盯着前方的树林,浑身紧绷,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八戒和沙僧虽然感知不到什么异常,但是猴子的修为远在他们之上,猴子这样做,他们也变得紧张起来。

    好半晌,依旧没有动静。

    猴子突然神情一缓,整个人放轻松下来,道:“莫尘,别装了,俺老孙知道是你,出来吧!”

    这句话刚说完,树林里便走出来一个穿着紫色玉衫,腰系葫芦的世家公子,不是莫尘又是谁?

    他笑盈盈的道:“你这猴子,许久未见,竟然没吓住你,说说,怎么看透我的变化之法的。”

    见是莫尘,八戒和唐僧都放松下来,唯独沙僧有些不明所以,猴子道:“你变换出来的妖气,没有一点杀机,摆明了是来戏弄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