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五十五章 贼人

    通天河的势力发展的很迅速,莫尘在三界闯下了诺大的名头,自然有无数的妖魔鬼怪前来投奔。

    这几百年来,通天河水府的实力飞速膨胀,光是妖兵就有百来万,更别提前来投靠的妖王,散仙级别的就不说了,光是地仙天仙级别的都有二十来位,其中天仙修为的只有两位,一位是刚才那蟒蛇精,一位是一只蛤蟆精。

    敖倩将手下的妖兵分为二十四部分,有从新来投靠的妖王中挑选了十二位,与原先的十二位统领一起,每人分掌一部,其余的妖王则被分到这二十四部中,充当副统领与小统领。

    就算没有莫尘,单单凭势力的话,这通天河已然是不容小嘘了。

    但是也仅仅不容小嘘而已,莫尘才是通天河的根基,没了莫尘焚天大圣的名头,不说这些妖王妖兵中,有多少会另投他处,单单就说这西牛贺洲上的各大势力,都断断不会容许通天河崛起的。

    没有顶尖战力的通天河水府,在一众神佛眼里,也无非是一块大肥肉罢了。

    在新水府的寝殿里,一座雕花大床之上,抵死缠绵了许久的夫妻二人,各自来到了贤者时间,静静享受着那股余韵。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莫尘和万圣公主可是数百年没见面了,自然是**凑到一起,差点没把这寝殿给点燃了。

    “夫君,这次回来,就不出去了吧。”敖倩乖乖的依偎在莫尘的怀里,期盼的问道。

    听见自己老婆这般说,莫尘抚摸着敖倩头上那对精致小龙角的双手不禁微微一停,嘴角浮现出一抹苦笑道:“倩儿,我这次回来,不过是师父他老人家的吩咐,他老人家有事,怕我在外遭了暗算,想来不久还是要出去的。”

    该交代的还是要交代,毕竟是自己老婆,但是也不能交代的太详细了,敖倩只是区区天仙,能帮他守着通天河水府这一亩三分地就挺不错的了,把玉帝派下大罗金仙携带射日神箭射杀自己的事情告诉她,除了给她带来惊吓,没有其他的作用,更别说还有满天圣人的各种算计,自己筹划的西游功德了。

    敖倩一听自己夫君还要出去,美眸中的光泽稍稍一暗,螓首倚在莫尘的肩上道:“那小乌鸦你可要注意安全,眼下是天地大劫,杀机重重,你可千万要保护好自己。”

    天地大劫这种事情,基本上修为到了天仙的神魔都知道了,莫尘虽然知晓这次大劫除了西游取经之路的主要地方西贺牛洲,不会波及别的地方,但还是叮嘱自己一大家子,要小心谨慎,最好不要出去胡乱溜达。

    感受到自己老婆的失望神色,莫尘笑了笑,拍了拍她的雪肩,道:“倩儿不必不开心,最多还有十数年,这劫数就结束了,到时候我便不用出去,好好在家里陪你。”

    敖倩闻言,玉脸陡然一喜,兴奋的道:“真的吗?”

    “我还会骗你不成?”莫尘反问道,西游九九八十一难,从唐僧走出大唐,总共经过了十四年,眼下已经走到了五庄观,顶多还有十二三年的功夫,就会到达西天了。

    敖倩得了莫尘肯定的答复,心中喜意更胜,只是她刚待说些什么,寝殿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来,那声音道:“驸马爷,公主殿下,不好了,有贼人打上门来了!”

    敖倩一听便知是奔波儿灞的声音,柳眉一皱,竟然有贼人敢打上门来?

    万圣老龙王怕自己女儿被别人伺候不习惯,特地派遣奔波儿灞和灞波儿奔两个过来通天河水府伺候,而通天河水府的两个主人久别重逢,在做些什么,水府中的妖魔都清楚的紧,所以纵使有人打上门来,也无人敢来打扰两人的好事,只有这个两位从小陪着敖倩长大的妖怪敢这时候来报信了。

    那门口报信的奔波儿灞也是心头惴惴不安,自家公主与驸马久未相见,自己就贸然打扰,不会引起驸马爷不乐意吧?

    不过水府外那贼人实在厉害,水府的二十四位统领,车轮战敌不过,一齐围攻也抵不过,要不是水府里有大阵守护,恐怕那贼人这会就要冲进来了。

    事态紧急,所以奔波儿灞虽然明知会让两位主子心里不舒服,还是跑来寝殿通传。

    莫尘一听有贼人打上门来,心中一动,灵觉散开,果然,水府之外,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毫不收敛的释放着,看那模样,竟然是道域级别的天仙。

    不过区区天仙巅峰,怎么敢打上他的水府呢?

    莫尘心头有些不解,那敖倩展开灵觉,也是感应到了水府外那人肆无忌惮释放出来的气息,不过虽然是天仙巅峰的高手,她面色却是不慌乱,一来是有莫尘在此,这等修为的妖魔除了送菜,什么都做不了,而来这水府有冰魄神光大阵,凭她的天仙初期的修为驾驭这阵法,没到金仙的神魔,谁也没法闯进来。领悟道域的天仙虽然强大,但是也没放在她的眼里。

    “夫君,是你出手打发了,还是让我用阵法打发了?”敖倩站起身,穿好衣物问道。

    莫尘道:“我不在的这些时日,倩儿你一个人打理诺大的水府已经颇不容易了,这等宵小,那还用的着倩儿你操心啊,看我出去打发了!”

    ……

    万寿山,五庄观,人参果树所在的园子。

    镇元子看着被菩提树本源之力医治好的人参果树,上面只剩下了一枚孤零零的果子,抚须的那只手陡然一紧,险些没把胡子拔了下来。

    而旁边站着的孙猴子更是眼珠子一瞪,背后凉飕飕的,情不自禁的朝后退了几步,保持着随时开溜的姿势。

    这人参果树上的果子他明明记得还有很多来着,怎么就剩下了这么一枚?

    一旁的观音菩萨救好了果树,心头顿时放下了一块大石头,这下算是唐僧师徒渡过了五庄观一劫吧?只是她刚准备说点什么,瞥见了镇元子和猴子的神情,心中顿时觉得不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