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五十七章 发现

    蒙蒙的土黄色光华越来越耀眼,越来越浓郁,不断的朝着镇元大仙的手掌中聚集而去。

    突然,漫天的光华为之一收,一本薄薄的土黄色册子浮现在了他手上,那土黄色的册子微微有些透明,看起来不过四五页纸的厚度,可是上面环绕着的厚重气息,简直就如一座大世界一般。

    确实就是一方大世界的重量,这一册地书乃是洪荒大陆大地孕育出来的灵宝,四大部洲加起来,也就和它一般重,要是换了这本书册代替五指山去压猴子,哪怕他是铜皮铁骨的混元金刚身,保管也是被压得粉身碎骨,连点渣滓都剩不下来。

    当然了,地书的妙用肯定不是在它的重量之上。

    天地初开以来,有天地人三书降世,天书化作了封神榜,执掌诸天神祗,而人书变做了生死簿,掌控洪荒大陆,三界一切未超脱的生灵的生死寿命,而地书的作用之一,则是记录,记录天下间一切的事情。

    不过大劫之中,天机混乱,地书也无法完全发挥功效,记录大劫之中的万事万物,怎么样,是不是看起来有点鸡肋?

    但并不是这样,地书的记录可不只作用凡人,天下之间但凡未曾达到圣人境界的人,不管做了什么事情,都有记录,甚至不涉及到那些超出界限的武器,比如东皇钟,比如弑神枪之类的顶级先天灵宝,地书上都有记载。

    而且就算大劫之中,天机混沌,地书无法记载天地间的万事万物,等到了大劫过后,过往发生的一切,都会显现其上。

    简单的来说,就是除了圣人之上的人,你做了什么,镇元子都会知道,哪里有宝物仙藏,他也都知道,只不过到了他这个境界,对于这些事情懒得关心罢了。

    要知道,就算在大劫过后,天机明朗,也不是说什么都可以推算到的,除非法力高人太多,不然是难以推算的,而且还有诸多扰乱天机的道法。

    这只是地书的功能之一,不过观音有点诧异,这会镇元子拿出这件宝物来做什么,大劫之中,地书不也是无用吗?

    镇元子看着观音的表情,嘴角轻轻一扯,道:“我这地书与万寿山的地脉一起构成了五庄观的防护大阵,虽然天机不清,看不破外边的是是非非,但是万寿山上的一切,还是瞒不过它的。”

    他说罢,手朝着地书轻轻一抹,嗡!

    那地书一下子放出一抹光华,犹如投影仪一般,一幅万寿山的3d地图出现在空中,和真的万寿山一模一样。

    而镇元子朝着人参果树那里清清一点,顿时,人参果园飞快的放大了起来,而且画面飞速的朝着前面倒,不大一会就倒到了猴子进园子偷果子的那一刻。

    镇元子心中一动,那画面立刻停止了倒,缓缓播放起后面发生的事情起来。

    那上面猴子摸走了人参果,前脚出了园子,后脚跟一个胖嘟嘟满脸笑意的胖和尚手中提着一把斧子就溜了进来,伸手一点,土地公就昏睡过去。

    这是弥勒佛祖!

    观音一看见那胖和尚,心里顿时一惊,竟然是这位爷来偷的果子,这下可好,还要证据呢,是人赃并获了!

    而镇元子看见弥勒佛出现,一脸馋样的盯着自家的果子,心中的火气腾一下子上来了,也不管观世音菩萨在场,在那骂道:“这个胖秃驴,这个胖秃驴!”

    骂了两声,见那弥勒佛摘了果子,还唰唰唰几斧子将人参果树的根脉砍断,更是怒火冲天的道:“观音菩萨,这下你还有何话说?”

    观音一时默然了,低声念了佛号,道:“阿弥陀佛,确是我佛门的罪过,贫僧必当将此事禀明接引佛祖与准提佛祖,只是贫僧看那果子,也不全是弥勒佛祖拿的吧。”

    镇元子压着火气道:“接着看!”

    画面很快由弥勒佛祖偷果子的场景转换到了莫尘贼头贼脑的进了人参果园,镇元子看着这只乌鸦精赶在清风明月进来之前,手忙脚乱的剩下的果子包了个圆,然后偷偷溜走的样子,怒喝道:“这只臭乌鸦精,竟敢来偷我的果子?”

    而一旁的观音听了则是心里一喜,好嘛,这下可不是我佛门一个人背锅了,弥勒佛祖虽然是偷了果子,不过太上老君的二弟子也偷了,你这找麻烦,也不能光找我们一家啊。

    那边镇元子骂了一句,想到还是自己放跑这个小贼的,顿时心头更加恼火了,他暗自在肚子里嘀咕:这太上老君不会早都为他弟子谋划了我的果子了吧?

    不过转念一想,不太可能,他的果子虽然稀奇,但是老君的炼丹之术更加的稀奇,他那金丹的功效远超自己的人参果,断然不会做这种有**份之事的,想来是那只胆大包天的小乌鸦自己的作为。

    一念至此,镇元子却是心中一动,好嘛,你个臭老道成天炼丹,这会可有机会好好敲诈你一番了吧。

    想到自己门下的几位弟子还卡在金仙巅峰,他神色一喜,拿了自己的果子,一枚果子换一粒九转金丹,反正自己占理,也不怕那老君不答应,这买卖赚大发了。

    他自己一个人在那想,越想越乐,看的一旁的观音菩萨一头的雾水,这,不会吧,难道是被气疯了不成?

    她道:“大仙,您没事吧?”

    观音菩萨一说话,镇元子立刻收敛了心中的想法与脸上的笑意,装出一副怒不可遏的表情道:“人赃并获,回去让你们佛祖领人吧!”

    “可是那果子除了弥勒佛祖,太上的弟子也有参与啊,大仙怎么单单为难我们取经人?”观音说道。

    镇元子突然眉头一挑,道:“聒噪!太上圣人那里,我自然会与他清算,你还是赶紧回去报信,让你们家那两位过来找我吧,教出这般弟子,也不知道怎么管教佛门的。”

    他说完,也不待观音说话,衣袖轻轻一挥,观音霎时间觉得天旋地转,头昏脑涨,站都站不稳,等缓过神来,已然出现在了灵山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