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六十一章 逆徒!

    俗话说得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来的东西总是让人觉着自己占了大便宜的。

    所以弥勒佛祖端坐在自己的道场里,美滋滋的品尝着人参果,对于自己被镇元子发现一事,浑然不自知,甚至听闻那猴子着急忙慌的四处求药医治人参果树,心中还暗自得意。

    你镇元子老牌大能又怎么样,活该你吃瘪,整日里守着宝树,也不知道分润我等一点,这下可要你好看的。

    手里托着一枚偷来的啃了一半的人参果,身边的盘子上还堆着七只,那盘子旁边还放着一把大斧,赫然是吴刚拿的那把开山神斧。

    他还没来的及去广寒宫呢,好不容易偷来的人参果,自然是先享用一番才好,他可是吃过人参果的人,不会如猪八戒一般牛嚼牡丹,自然是细细品味其中的鲜美味道。

    不过一想到要将眼前的人参果送出这么多给那位娘娘,饶是偷来的无本买卖,还是让这位胖佛陀心头微微一疼,要知道,那人参果树可是万年一结果,而吃完这回,下一个万年能不能偷到这么多,还是两说呢。

    “罢了,还是先去一趟太阴星吧,耽搁的太久,恐怕那位心中不快啊。”弥勒佛祖暗自在心里嘀咕道,那位娘娘可是不讲理的,真疯起来,谁不惧她?

    当年天地之间还有五大部洲呢,多出来的那一大部洲,在那一场大战后,直接被这位疯癫的娘娘一巴掌给打成了碎片,成了诸多的海外仙岛,遍布四海。

    当然,也因为这件事,那位娘娘被道祖禁足在了广寒宫,不准迈出太阴星半步。

    所以说,天地间的大能谁不畏惧她,弥勒可不想招惹她。

    剩下的几个果子,他大袖一挥全装了起来,三口两口收拾掉掌上托着的那半枚人参果,提起了地上的开山神斧,架起了一阵祥云,便朝着太阴星而去。

    人还没到太阴星呢,一道巨大的吼声已然传了过来:“弥勒,你可算是来了,快快还了老子的斧头!”

    是吴刚,他一脸急不可耐的模样盯着空中的弥勒,不,准确的说是盯着弥勒手中的开山神斧,眼神中满是急不可耐的神色。

    这莽汉,整日里只知道砍树,没有一点乐趣,那月桂要不是先天灵根,汇集了太阴星的精华,整日里被这等法宝砍伐不止,不说断不断,光那股杀伐庚金之气都能让这树断了生机,枯萎而死。

    弥勒内心有些鄙夷,打量了手中的开山神斧一眼,暗暗为这宝物遇人不淑心中感叹,多好的宝贝啊,怎么就遇上了这么一个不着调的人!

    “想什么呢,快快把斧子还我。”吴刚看着飞下来的弥勒一脸呆呆的样子,出言道。

    暗地里吐槽,弥勒敢,真要当面,弥勒可就不敢鄙夷人家了,太阴星的人,惹不得,惹不得……

    他堆起习惯性的微笑,乐呵呵的递过去斧子赞叹道:“开山神斧,果然威力无穷。”

    “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是谁的宝贝!”吴刚一脸的傲娇之色,夺过了斧头,细细抚摸着上面的花纹,感受着那股熟悉的触感。

    弥勒连声道:“那是那是。”随后掏出了用丝绢包好的六枚人参果,再次道:“这是娘娘要的果子,烦请阁下转交了,和尚我还得回去念经打坐,就不在这多逗留了。”

    那位娘娘,能不见就不见的好,万一她心情不爽,自己可就惨了。

    ……

    灵山,八宝功德池畔。

    “你说是弥勒带着开山神斧将人参果树削断了?!”准提道人一脸的震怒神色,大声道。

    观音菩萨点了点头,道:“弟子亲眼所见,镇元大仙用地书回溯了当日的场景,确实是弥勒佛祖所为。”

    “那地书大劫之中不是没了作用吗?”准提道人眉头一皱,敏锐的抓住了关键点,都知道大劫之中地书没了效用,不然这等大劫之中还全知全能的宝物,一众圣人哪里还容得下镇元子一人持有。

    “确实是没什么用,只是镇元大仙将那地书与万寿山的地脉结合一起,能记录下万寿山发生的一切。”

    “这样啊。”准提道人点了点头,那就好,每次大劫之中他们落下的暗手可都不少,要是被人看穿了,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毕竟那些暗手可不是圣人,他们也不可能每次都亲自下场。

    但是准提道人转念想起了弥勒来,不禁恨恨的道:“这个逆徒!”

    弥勒佛祖是准提道人的亲传弟子,根正苗红,当初要不是老子西出函谷关化胡为佛,多宝道人加入了佛门,现在的如来佛可就是这位弥勒佛祖了,不过虽然现在是多宝如来执掌佛教,弥勒佛祖还是混了个未来佛的位置,等同于太子储君了。

    正是因为自家弟子,准提道人对这个徒弟的性子了解深澈的紧,像这等没皮没脸的事情,他那弟子绝对是做得出来的,也就是熟知这弟子的性格,最终他们师兄弟还是决定让多宝执掌大教。

    毕竟多宝如来,之前就是截教大弟子,有过执掌大教得的经历,论沉稳论性子都远胜自家的弟子。

    一旁端坐的接引佛祖常常叹了口气,道:“师弟,你也别生气,还是把他召来问上一问的好。”

    是得召来问一问,还要带去给镇元子处罚一番,解了那老货的怨气,不然强扣着那西行众人,这佛门取经一事,岂不是凉了?

    准提道人生气的冷哼了一声,伸手朝空中一抓,原本离了太阴星正朝着自己道场而去的弥勒佛突然觉得眼前一黑,等反应过来,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然到了灵山八宝功德池畔,而且自己被缩小了,站在了师父的手掌之上。

    不妙啊,难道师父发现了吗?弥勒本来心里就有鬼,看见准提道人脸色不善,心里打了个咯噔。

    而且平日里准提道人都是派人前去传信召见他,可不会这般动手动脚的。

    “孽畜,我且问你,是不是你断了人参果树的灵脉,偷了人家的果子?”准提道人看着弥勒佛祖有些鬼祟的眼神,气不打一处来,厉声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