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七十三章 教训(二合一)

    铁扇公主一改刚才和颜悦色与几位大圣说话的模样,面色一冷,整个大殿里的温度似乎都降低了几度。

    她恨恨的道:“谁是扇扇,谁是你的儿子,你怎么有脸说出来,你自己说,这几百年来你是否看过你儿子一眼?”

    一见这两口子要怼上了,原本笑呵呵见礼的诸位大圣当即收声,蛟魔王道:“大哥大嫂,你们家务事自己说,我和众位兄弟还有事,便先走了。”

    说完抬腿便欲先溜,其余几个大圣包括莫尘也是连连称是,想要抽身,离开这是非之地,人家两口子关起门来吵架的事情,他们还是不掺和的好。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一边是大哥牛魔王出轨被抓了个现行,一边是大嫂带着儿子来捉奸,他们帮那边都不合适,还不如抽身先溜走再说。

    “众位叔叔且慢,这事情还得让众位叔叔评一评理,众位走了,这老牛不知道又要如何帮着那骚狐狸欺负我母子二人了。”铁扇公主一副柔弱无助的弃妇模样,在那装作擦拭眼泪,但是眼睛却死死看着玉面狐狸,满满的恨意。

    几位大圣抬起来的腿又落了下来,禺狨王面色难看的道:“嫂嫂,这是你两的家事,我等不好插手吧,还是让我们先走,你和大哥慢慢商量。”

    “我们的家事?是,是家事,可是诸位叔叔不是外人,而且这也是妖族与修罗族两族的事情,二叔和三叔莫忘了,当初这老牛是如何跟我父王说的?”

    铁扇公主这句话一说出来,当先的蛟魔王和鹏魔王两人都是脸上浮现出羞愧的神色,鹏魔王道:“既然嫂嫂这般说了,那我等就听一听吧,众位兄弟,咱们还是回去吧。”

    他说完率先又朝里走,找了个石案坐了下来,莫尘和几位大圣互相望了一眼,也跟着再次走了进去,坐了下来,至于一直紧抱着莫尘的红孩儿,在他娘说话的时候,就意识到气氛不对,松了手,到他娘身边去了。

    众人坐定下来,铁扇公主又道:“牛二,你领着几位兄弟先出去吧,这里的事情,我自会处理。”

    牛二恭敬的道:“是,夫人。”随后带着那几位牛头人走了出去。

    等这几人出去之后,铁扇公主这才带着红孩儿走上前去,到了牛魔王身前,看着玉面狐狸道:“好美的狐狸精啊,不愧是妖族第一美人,只是像你这般的美人,理当找一个像焚天大圣一般的妖族好男儿,如何会勾搭这头已经有了家室的老色牛?”

    她说话夹枪带棒的,一双丹凤眼似乎藏着利箭一般,看的玉面狐狸浑身发寒。

    说句实话,玉面狐狸心中自然也是有后悔之处的,早知道当初那个掳走她的小贼能有今天的厉害,她无论如何也不会选牛魔王的,怎么着都会选莫尘。

    想到这,玉面狐狸美目哀怨的看了莫尘一眼,这位焚天大圣借着万岁妖城一役崭露头角,短短几百年的时光,就成长到了眼下这个地步,如果当初在相亲大会上直接选他,以他展现出来的潜力与跟脚,大仇绝对有望得报。

    不过万事都没后悔药卖的,当初莫尘又没展现出什么特异之处,她自然是不会选他了,况且自己的身子已经给了牛魔王,还怀上了他的子嗣,后悔也来不及了。

    她身子微微一颤抖,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兽一般,缩到了牛魔王背后,语气里半是娇嗔半是畏惧的道:“大王。”

    这一声大王,喊的牛魔王浑身上下都酥了,他当即道:“扇扇,都是一家人,玉面公主也是个苦命人,你看在俺老牛的面上,就莫要为难她了。”

    “我为难她?”

    铁扇公主面色难看的指着自己,道:“这狐狸精抢了我夫君,我还不能说两句了?”

    “扇扇,你别这样,当初不是说了吗,是为了壮大妖族。”牛魔王道。

    “壮大妖族?是这样壮大吗,把我母子二人丢在一旁,将整个翠云山的基业都搬到了积雷山。好,你说这积雷山地处西贺牛洲中央,富饶繁华,我也懒得搭理你,搬就搬吧,你却将牛二等人囚禁起来,换成这些狐族的人掌权,难道牛二等人跟了你这么些年,还比不过几个外人吗?”

    铁扇公主怒目而视,语气严厉,说的牛魔王一时哑然。

    “大王,妾身也是你的人,积雷山的狐族怎么就是外人了?”玉面公主委屈巴巴的道。

    铁扇公主一听这狐狸精说话,顿时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但不待她出言呵斥,牛魔王便先说话了,他道:“扇扇,牛二他们常年处理杂务,耽搁修行,俺想着,这积雷山是他们狐族的底盘,这些杂务给那些狐族的人处置,他们好好歇息修炼便是了。”

    “歇息修炼,分明是你被这狐狸所迷,夺了他们的权,还囚禁了起来,你这般做,如何让底下的小妖们心服?”铁扇质问道。

    看这夫妻二人争斗,莫尘也是恍然,难怪当初是一只狐妖去请他的,原来是这般,不过牛魔王这样做倒还真是有失偏颇了,妖族实力为尊,怎么能放着手下忠心耿耿的大妖不用,转而让几只地仙级别的小妖上位呢?

    “俺说了,是想让他们多些空子修炼。”老牛嘴硬的道。

    见牛魔王不认错,铁扇公主也不再这上面纠缠,直奔主题,恨声道:“好,我就不在这上面和你多言,说说吧,瞒着我想娶这玉面狐狸进门,还请出了掌教老爷的神位,这是想休了我再娶一个妻子吗?如果不是他们几个到翠云山找我,我还真被你瞒住了,行,既然你不要我们母子,就拿出休书吧!”

    “大嫂,别冲动!”听了休书这一句,鹏魔王忍不住站起来道,这真敢休了修罗族的公主,波旬能立刻率领修罗族大军到地仙界来,杀他个血流成河。

    “扇扇,你想多了,俺只是想给玉面一个名分而已,没有要休你的意思。”牛魔王陪着笑脸道。

    “给个名分?我修罗族从未听说过娶了妻子之后,还能给别人名分的,今日如果你要将这只狐狸精娶进家门,也行,休了我,我带着儿子会修罗族去,我父王正好想立红孩儿为太子呢!”铁扇公主冷声道。

    莫尘一听这话,差点没笑出来,确实,没听说过修罗族三妻四妾的,问题是修罗族的男人好战,女人淫荡,从来都不会结婚的,那有什么名分啊,铁扇公主的父王波旬后宫一片,没有一个光明正大举办婚礼,大宴宾客成亲的。

    莫尘知道的事情,在座的一众大圣都是知道的,各个都是憋不住的笑意,牛魔王自然也是门清儿,他道:“好了扇扇,大丈夫三妻四妾本就常事,咱们既然在地仙界,就不说血海阿修罗的规矩了,你乖乖的会芭蕉洞,好好带着红孩儿,我只是娶玉面做平妻而已,你还是大妇。”

    他说到这,对玉面公主道:“美人,去,给夫人见礼。”

    玉面狐狸扭扭捏捏的从牛魔王背后走出来,刚准备行礼,铁扇公主顿时闪到了一边,冷笑道:“我可没福气让她给我行礼,这纳了她为平妻,牛魔王,你整日里待在积雷山与这平妻厮混在一起,到底谁是大妇?”

    “大王,你看,姐姐她……”玉面狐狸嘟着嘴对牛魔王撒娇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

    牛魔王装了半天的孙子,见铁扇公主还是不依不饶的,终于是忍不住了,一下子将玉面狐狸拉到了身后,面色难看的急声道:“你来闹了这么久,俺也不说什么了,俺牛魔王多娶一房怎么了,非得这般不依不饶的,玉面她已经有了我的子嗣,我一定得娶她,你没看见我只邀请了一众兄弟,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吗?这已经够给你面子了!”

    “面子,我要的难道是面子吗?”

    铁扇公主有些绷不住了,自家夫君竟然在想如何给她面子,她只想有个家啊,这么些年了,牛魔王一直不归,红孩儿都从婴儿长大了,今日却是第一次见这个爹,这狐狸精竟然还怀上了自己夫君的骨肉,这是要彻底霸占自己的丈夫啊。

    “牛魔王,妾身自问未曾负你一分,你平日里在外花天酒地的就算了,到现在竟然还想在积雷山再成一个家,罢了罢了,妾身也不争了,带着红孩儿回血海,你若有暇,当来血海看一看自己的儿子。”她一副省心欲绝的模样,几乎要哭出来一般,眼眶红彤彤的,看的众人都是不忍。

    她便是在占理,牛魔王再理亏,但是牛魔王铁了心娶玉面狐狸,她是无论如何也挽回不了的,感情的事情,并不是谁有理没有理可以论定的。

    喜欢一个人,她再怎么刁蛮,都是可爱的模样,反而不喜欢的时候,不管她对你千好万好,在你眼里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可取之处的。

    当然了,牛魔王这头老色牛,自然也是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的,铁扇公主虽然是难得的美人,但是比之玉面公主那可就差远了。

    不过铁扇公主要走,牛魔王同意,在场的一众大妖也是不能同意的,他们前面就表了态,绝对不可能纵容牛魔王娶玉面公主的,还是那句话,修罗族可不是等闲之辈,那位老祖真发起火来,他们几个只怕吃不了兜着走,虽然上面有人扛着,没人会让那冥河老祖为所欲为,但是,牛魔王说不得就惨了。

    猕猴王一拍桌子,站起来道:“大哥莫非忘了我等之前说的话,你要娶玉面狐狸,诸位兄弟,整个妖族都不可能答应的!”

    莫尘等人早已表明了立场,这会自是不用再说话,只是冷眼看着牛魔王如何答复,他若一意孤行,那诸位大圣不会有一个留下来,至于他和玉面狐狸两个人,爱怎么称呼怎么称呼,反正没有一个人当她是嫂子的。

    名分这种事,不仅仅是两人的事情,更关乎亲朋好友,不然就不比广而告之了,而七大圣只会认牛魔王的夫人是大嫂的,玉面狐狸是休想!

    牛魔王这个渣男,看见自己兄弟都反驳自己,原配妻子也是在那抱着儿子欲哭无泪的,玉面狐狸更是一脸的幽怨,不禁怒上心头,他自问做的没错,直喊了诸位亲近的大圣,顾全了修罗族的颜面,谁料到却万事不顺。

    他道:“好好好,你愿意回血海就回去吧,尔等不愿意来就走吧,今日这公主俺老牛娶定了!”

    铁扇公主一听,原本红彤彤的眼眶,刹那间泪流满面,她已看出来,这老牛是犯了倔劲了,此事定然不可挽回。

    她一哭出来,她儿子红孩儿眉头突然一皱,原本极为可爱呆萌的小正太黑着一张脸,走到了他爹面前道:“你惹我娘生气了,快给我娘道歉!”

    牛魔王心烦意乱,哪里顾得上小屁孩说的话,他勉强耐着性子道:“大人之间的事情,你到一边去。”

    “我说给我娘道歉!”红孩儿再次重申道,语气又重了几分。

    他是铁扇公主一手照顾长大的,虽然由于母亲溺爱,性子稍稍有些顽劣,但是极为爱护自己的娘,而牛魔王除了他还是婴儿的时候待在家,后来长期在积雷山,一面都未曾见过,虽然从母亲口中得知这位是自己的爹爹,终究是没什么感情,见他惹恼自己的母亲,那里还忍得住?

    牛魔王正烦着呢,搭理红孩儿一句话已经是耐着性子,见他还不走开,伸手便欲教训他,只是手抬起来,还是念着是自己儿子,再次厉声道:“一边去。”

    “我说给我娘道歉!!!”红孩儿小脸愈发的难看,浑身法力翻滚,额头上一抹血红色的印记一下子浮现了出来。

    看着自己儿子一副要动手收拾自己的模样,牛魔王再也忍不住了,自己兄弟们不能打,老婆也不能打,美人还在一旁幽怨的看着自己,心里烦躁不堪的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出气口,抬起来的手带着一阵劲风狠狠地朝着自己儿子身上拍去。

    不过牛魔王终究是有分寸的,没敢用法力,只是想教训一下自己儿子,让他知道和老子说话不能用这种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