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九十二章 开溜

    “把我师弟放了吧。”

    碗子山波月洞,孙猴子手执金箍棒,一脸不耐的对着金塔前方,那名青面红须赤发的妖魔说道。

    那妖魔正是黄袍老怪,手持一把亮银大刀,端的是威武不凡,他是天上二十八星宿中的奎木狼下凡,目的便是与那百花羞公主过些快活日子,当然了,还有混混西游取经的大功德。

    他心里道:这猴子好生没规矩,虽说是旧识,但过场总得走一走吧,你说一句我就放了,算什么劫难?

    想到这,他大刀一束,冷声道:“哪来的泼猴,敢在本王的洞府前撒野,速速退开,本王就不与你计较了。”

    猴子在花果山被观音折磨,本来就生了好大的气,观音走后,那猪八戒被他一脚踢到天边,险些没踢死,这才出了三分火气,这奎木狼不识好歹,还敢招惹他,真是找死。

    当下他也没不说话,只是眼神一冷,金箍棒一横,劈头便是一棍,一点也未曾留手,那模样,好似要硬生生的把奎木狼打死一般。

    嗡!

    金箍棒上金光四溢,金仙巅峰的雄厚法力逸散出来的恐怖气势,将空间压制的嘎吱嘎吱响,很快这碗子山上便蔓延出了诸多的空间裂缝来。

    奎木狼目瞪口呆的望着全力出手的猴子,一刹那间只觉得手脚冰凉,这猴子是疯了,连过场都不和他走,一上来就使出了全力?

    他是忘了当初老子和他一起在天上喝过酒,还在天兵围剿花果山时和众位兄弟特意放水的交情了吗?

    不,他没忘,天上的神仙那个不知道这猴头在老君的八卦炉里练出了钢筋铁骨来,顺便也练出了一对火眼金睛,专门识别诸多变化之术,他虽是一身妖魔的打扮,这猴子却也不至于认不出来他是奎木狼来。

    这猴子到底想干啥?

    奎木狼脑子里闪过了这个疑问,可是来不及问了,那根棒子已然来到了他头顶之上。

    他可不是肉身成圣,再加上修为远远逊色孙猴子,被敲上这一棒子,可不得受个重伤啊,而且看猴子那一脸的怒气,怕是和他来真的来。

    好个奎木狼,毕竟是天庭的二十八星宿之一,长刀一抖,体内的法力犹如流水倾泻而出,浑身上下青光环绕,背后隐隐有一头吞噬天地的恶狼虚影若隐若现。

    咻!

    长刀破风,宛若一条银龙一般,迎向了来势汹汹的铁棍,只见他背后的那头恶狼虚影一下子变得凝实起来,朝天狂啸了一声,一下子窜入了那柄大刀之中,刀光所化的银龙气势一下子大盛起来,上面满是凶狠狂暴的气息。

    当!

    一声巨大的金铁撞击声,一股狂暴的法力余波从长刀与金箍棒碰撞的地方迅速朝着四周扩散起来。

    嘎吱嘎吱……

    碗子山方圆百里的空间,一下子多出了无数空间裂缝,内里漆黑无尽虚空中,威力恐怖的空间乱流吞吐不定,似乎随时都会窜出来一般。

    咔嚓咔嚓!

    一声巨响,只见二人所站的碗子山,表面出现了无数的密密麻麻的裂痕,赫然是承受不住两人交手的力量,马上就要倒塌下去。

    嗡嗡嗡!

    碗子山顶,那方上书波月洞的金色宝塔,其上突然绽放出了一阵异常璀璨的光华,随着这一道光华出现,原本变得支离破碎,即将倒塌的碗子山突然就停止了坍塌,但还是有大块大块的土石轰隆隆的朝山下滚去。

    波月洞中,由于刚才二人的交手,搞得这金塔也晃动不已。

    一名容姿俏丽的美人,正搂着两名担惊受怕的孩子,嘴里念念有词的道:“莫怕莫怕,你们爹爹马上就会回来了。”

    这美人赫然是宝象国的百花羞公主,她虽说嘴上宽慰孩子,内心却颇为担心,她这丈夫的法力她是知道了,乃是天上神将下凡,一身修为通天彻地,但是以前来敌之时,可从未弄出这般大的动静来,连洞府中都不得安宁,想必敌人强大异常,不然不会如此这般。

    “好一个黄袍怪,难怪能让我两名师弟束手无策,果然有几分道行!”孙猴子盯着奎木狼,啧啧有声的赞叹着,同时却是心里暗暗惊讶,当初二十八星宿围攻他时,被他轻易破去大阵,他原先还当这些神将本领有限,可现在看来,估计都是对他放水了,连一个黄袍怪都能硬接他全力一棒,怎么可能被他轻松的突破大阵呢?

    猴子还在心想当初对他放水一事,那黄袍怪却是双臂酸麻,都快拿不动刀了。

    这厮好大的力量啊!

    唉,这猴头不讲道理,早知道当初就与兄弟几个将他困死其中了!

    奎木狼心里恨孙猴子不讲江湖道义,装作不认识他,直接大骂出声道:“你这该死的泼猴,当初就不该让你!”

    “嘿嘿,黄袍怪,什么当初不当初的,快,放了俺老孙的沙师弟,不然非得再敲你一棒!”猴子没好气的道,他可是被强迫来的,心里难受得紧,哪里想和奎木狼说东扯西的。

    奎木狼大怒,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还在敲一棒,就算你修为比我高,也得念着当初在天庭一众兄弟喝酒时的交情吧!

    “弼马温!”大喝一声,奎木狼抬刀便朝着猴子砍去,一副两败俱伤的模样。

    猴子生平最讨厌人家喊他弼马温,一听这话,得,直接气的暴跳如雷,体内的法力不要钱的朝着定海神针上灌注,抬棒便朝奎木狼打去,嘴角还带着一丝凶残的笑意。

    他肉身成圣,这奎木狼无论如何也伤不了他,两败俱伤不会有,奎木狼受个重伤倒是肯定的。

    然而他棒子举起一半,却见提刀砍来的奎木狼张嘴一吐,一颗明晃晃的内丹顿时喷涌而出,带着极为刺目的金芒,猴子一时没防备,只觉得眼前一亮,随即朝自己打来的奎木狼身影便从一个化作了不知凡几,看得他眼花缭乱。

    当!

    奎木狼大刀砍在他火花四溅,却没留下一点伤痕,虽说早有所预料,这位星君还是心中骇然,在心里买埋汰起老君来,这厮本就是个暴躁的性子,给他练成了这具肉身,还有谁奈何的了他?

    不过这个念头转瞬即逝,当务之急,是赶紧开溜,可不是在这想东想西。

    奎木狼深知这猴子的本领,当初参与围剿花果山的一众星君神将也是对猴子的厉害了如指掌,他的内丹虽然玄妙无比,但也只能制住这猴子一会,他马上就要恢复过来了,等他真恢复了,自己万万不是对手。

    一念至此,奎木狼当即掐了个口诀,那波月洞立刻缩小,飞到了他手上来,同时他脚下生风,朝着远处遁去,在猴子反应过来前,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不过那被捆得严严实实的沙和尚倒是没被带走,而是留在了这碗子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