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九十三章 帮忙(二合一)

    轰隆轰隆轰隆……

    随着那黄袍怪带着洞府远遁而去,没了金塔的光芒镇住碗子山,原先出现的无数裂痕,飞速的扩张着,整个山体刹那之间便轰然倒塌开来,变成了一座碎石堆。

    孙猴子倒还好,虽说眼睛花了,但是凭着本能超天上一跃,站在空中平安无事,而被捆得严实的沙和尚直接被淹没在了废墟里,被活埋在里面。

    猴子这边且不说他如何处理后面的事情,却说莫尘,看完了观音菩萨下狠手整治孙猴子之后,便离了花果山,径自朝着自家的通天河飞去。

    然而他展开化虹之术飞到一半,眼前却突然一阵天旋地转,等反应过来,已然到了一栋巨大的宫阙面前,那宫阙上书三个古朴篆字:八景宫。

    这是大罗天?是大师兄把我弄来的?

    莫尘一看那宫殿名,原本有些慌乱的心当即镇定了下来,同时有些惊讶玄都大师兄的修为,竟然能让他毫无反抗之力,不知不觉间到了大罗天上来,不过他内心不由得有些疑惑,好端端的,大师兄让他来这干嘛?

    “师弟,进来吧。”

    一道飘忽的声音传到了莫尘的耳边,同时,八景宫的大门吱呀一声,自己打开了。

    莫尘微微摇了摇头,按下了满腹的心思,昂首阔步的朝着八景宫里而去,反正师兄待会肯定会说什么事情,自己在这猜测也没什么意义。

    八景宫很大,莫尘足足走了大半个时辰,才绕过前面的厅堂,到了玄都法师所在的大殿,要是换了个凡人,指不定还得休息休息。

    莫尘一进门,看着坐在蒲团上笑眯眯看着他的玄都**师,就出口埋怨道:“师兄啊,你洞府搞这么大,可差点没累死我,还弄这么多的阵法禁制,连飞我都不敢飞。”

    这八景宫简直比老君的兜率宫还麻烦,莫尘一路走来,细细看了,不管是道路旁的栏杆,亦或者是支撑殿堂的红柱,甚至是屋脊之上的花纹,哪哪都是威力奇大的阵纹,其中蕴含的法力,莫尘看看都胆战心惊,他虽是大罗,但是要不小心触发了阵法,保管也落不着好。

    “你呀,果然是飞禽得道,耐不住的性子,这些阵法可不是我设下的。”玄都法师用手指点了点莫尘,摇头笑道。

    “大师兄说的没错,这阵法并不是他设下的,乃是师父他老人家当年设下的。”说话的是一名手拿蒲扇,挺着个大肚子的神仙,莫尘这才注意到,殿里还有别人,还不止一位。

    有那提着花篮的,有腰间挂着根玉箫的,有瘸着腿拄拐的,不多不少正好八人,其中还有莫尘当初的老熟人,纯阳子吕洞宾,想来这就是那上洞八仙了。

    玄都站了起身,走到莫尘身前,指着那八人,抚须笑道:“哈哈,师弟,来来来,我给你介绍,这些都是师父收的记名弟子,上洞八仙,刚和你说话的是汉钟离。”

    “见过二师兄!”八仙齐齐拱手冲着莫尘见礼。

    莫尘赶紧还礼道:“不敢不敢,诸位快快请起,可是折煞我了。”

    这八位仙人,修为有高有低,强的如铁拐李汉钟离二人,一身法力,内敛不显,连莫尘都有些看不清深浅,向来同是大罗无疑,而弱的几人也各个都是金仙,入门都比莫尘早的多。

    要不是莫尘是亲传弟子,他们是记名弟子,无论如何也不该给莫尘施这一礼的,莫尘深知这一点,是以不敢托大,他毕竟不是玄都大师兄,在道门地位显赫,平时在外边嚣张一点,回家了还是要谦虚做人的。

    “师兄,一别数百年,沧海桑田,想不到当初一只还要师弟我帮衬的小乌鸦,如今已经成长为了三界赫赫有名的大能了!”众人站起身,老道士吕洞宾随即开口说道。

    那是当年在西海龙宫跃龙门的事情了,莫尘自然是不会忘的,这老道士喝了他一壶酒,给他护了一回道,自己说来还是赚了的。

    他道:“多谢师弟当年的护道之恩了。”

    马丹,怎么有些怪怪的感觉,这么一个老道士,我得叫他师弟,那我岂不是成了老古董?

    莫尘看着吕洞宾邋遢老道士的模样,在心里碎碎念着。

    “原来师弟你们还有这缘分啊,咱们合该是一门人。”玄都法师笑眯眯的道。

    “师兄所言甚是,贫道初见二师兄时,便觉着他血脉不凡,日后必然有超凡之处,果不其然。”吕洞宾说道,只是说的话让莫尘眉头直皱。

    二师兄,什么二师兄,你才是二师兄,你全家都是二师兄。

    这他喵的,好端端的自己怎么就成了猪八戒了?

    莫尘在心中无声的呐喊着,而吕洞宾看莫尘的脸色不好,一时有些蒙了,不知道那句话让莫尘不开心了,他可不知道猪八戒的梗。

    “师弟,你可知,这八景宫原来是师父的住所?”玄都法师说道。

    “是师父的洞府,那他老人家布置这么多阵法做什么,我看兜率宫除了那两仪微尘大阵之外,也没什么阵法了啊?”莫尘说道,按理说以太上的修为,哪里用得着布置什么阵法啊,两仪微尘大阵只是为了防止有人无端的闯进兜率宫而已。

    玄都**师颇为感慨的长长一叹,道:“这说来就话长了。”

    原来当初三清还未分家之时,都居住在昆仑山上,那会三兄弟关系还不错,通天收了一堆弟子,其余二位也没吝啬自家的法诀,三清的门人都可以随时去他们三人的洞府听讲。

    通天的弟子太多,良莠不齐,有那心性不济的,常在山上闹事,搞得昆仑山一片乌烟瘴气,连八景宫都无端端的受战斗波及,被损毁了几次,甚至还有一回,众人在八景宫内都打了起来。

    老君为了护住洞府,便在八景宫处处设下阵法,保护自家洞府,免得再出现之前的状况,而这阵法设下不久,三清便各自分家了,老君又新建了兜率宫,这原先的八景宫便让与了自家大弟子居住。

    自家师父为啥要新建一座兜率宫,说不定就是嫌弃太大了,走路太麻烦。

    莫尘在肚子里诽谤着太上老君,但是面上却道:“师兄,不知道你唤我所为何事。”

    “也没什么大事,只是让师弟你帮一个小忙而已,也不用动手,传几句话罢了。”

    嗯哼?传几句话?

    这种小事还用得着找我?不说这上洞八仙,八景宫这么多的童子杂役,甚至派个黄巾力士去也能顺利完成任务啊,至于搞这么大动静,拦着咱回家吗?

    我还以为撞了鬼了,那个大佬要为难我呢!

    看着莫尘一脸师兄你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的模样,玄都**师道:“师弟,你奉师命保护唐僧等人取经,想来是与那猴子有几分相熟了?”

    莫尘眨了眨眼,点头说道:“确实与那猴子相熟。”

    不过话只说了一半,还有半截没说,怎么熟的?不打不相识啊,袖里乾坤收拾了一顿,猴子欺软怕硬自知打不过,就变得老实实的了。

    “那边有劳师弟了。”玄都**师拱手一礼,这才说了下去。

    那下界为妖的奎木狼,向来与太清一脉交好,也时常来这八景宫与八仙一起喝酒,听玄都**师讲道,更在道门炼丹一道上颇有天赋,他曾用太清一脉的法门,将机缘巧合之下得来的一枚佛门舍利,练成了一颗舍利子玲珑内丹。

    这可是无师自通,由外丹自悟内丹修炼之法,那枚舍利子玲珑内丹端的是妙用无穷,威力完全不逊色一些三界有名的法宝,连太上老君都颇为欣赏。

    他下界为妖,找那百花羞公主再续前缘之时,料到纸里必然是包不住火的,自己最终一定会被抓到,因此上门恳求玄都**师到时候保他一保。

    “我听闻那唐僧一行人走到了宝象国地界,想必佛门是不会放过他这一难的,但这奎木狼是天庭正神,必然是有玉帝出面惩罚,我想请师弟去找那猴子,说上一两句话,到时候罚他来兜率宫炼丹烧火,正好两全其美。”玄都**师道。

    好呀,这分明是师父想再找一个苦力啊!

    莫尘一听到奎木狼炼丹一道上颇有天赋就明了这位大师兄的打算了,不,准确说是师父的打算,肯定是老君老早就留意到了这奎木狼,正好趁人家下界犯错的机会,要到兜率宫替他看炉子,还奎木狼要求大师兄保他一保,这话莫尘才不行,那二十八星宿修为顶天了不过金仙巅峰,哪里够资格与自家大师兄攀上什么交情?

    这倒是小事一桩,和猴子提一嘴,反正冒犯的是西游取经组,孙猴子也算是受害人,玉帝的处置总归要让猴子等人满意。

    想到这,他一口答应了下来,随即朝着下界而去。

    ……

    此时已经成了废墟的碗子山,猴子从被那舍利子玲珑内丹晃住心神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朝四周一眺望,那里还有那黄袍怪的身影,连他的波月洞都消失不见了。

    “这厮还藏着这么个宝贝!”猴子懊恼的剁了一下脚,可惜脚下是空气,差点没掉下去。

    “大……大师兄,救……我……”

    就在孙猴子琢磨如何找到黄袍怪之时,那废墟里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呼救声,却是被掩埋住的沙僧的声音,他被这奎木狼封住了修为,用绳索捆着,虽说是仙体,这些土块砖石伤不了他,但是他被掩埋在里面,也挣脱不出来啊,只能大声喊救命了。

    “沙师弟?”

    猴子耳朵一束,凝神一听,认出了是沙悟净,当即棒子一挥,只见得金光闪过,平地里突然起了好大的一阵风来,几个刹那间便将那堆废墟给吹个干干净净,露出沙僧的身影来。

    猴子云头一按,落到了地上,问道:“沙师弟,你没事吧。”

    “咳咳咳……,没事,没事,师兄你快解了我的束缚,咱们找那妖王算账去。”沙悟净被猴子棒风卷起的沙尘吹了满头满脸,狼狈的紧,不过一想到大师兄在,那妖王肯定要倒霉,就心头一喜,顾不得其他了。

    猴子轻轻出了口气,顿时,沙悟净只觉得浑身一暖,那黄袍怪在他身上施加的禁制全都烟消云散了开来,与此同时,他身上的绳索也自己断裂了。

    猴子道:“师弟啊,那妖王用一件宝贝将俺晃晕,已然带着一家老小跑了,这天地广阔,咱们到哪里去寻他?”

    这便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明知那黄袍怪是天上的星宿下凡,还装作一副一无所知的模样,猴子倒是有几分演技的。

    不过有些事不能摆在桌面上说,不论是天上有人可以安排这奎木狼下界给他们增添劫难,还是这奎木狼自己做的主张,阴差阳错的来到了碗子山,都只能把他视作普通的妖魔。

    不然要是传扬开去,天庭二十八星宿下凡阻挠取经,那岂不是说天庭对佛门有意见,这是从法理上否认了取经的合法性,要知道,这个世界,明面上天地之间的公理化身,还是天庭,佛门的实力再强,依旧只是其中的一份子罢了,代表不了天庭。

    不过沙僧是何等人,天庭的卷帘大将,天上的神仙虽多,但占据重要职位的多少年都不会变动,他如何认不得奎木狼?

    再说他与八戒联手,两人虽未入金仙,但是凭借奎木狼的法力,也得认真对待才能取胜,由不得他藏着掖着本事,这自然就被他一眼看穿了。

    不过同理,他也没法点出奎木狼的身份的,只好道:“大师兄,那妖魔不知使了什么法子将师父化作一只老虎,我与二师兄看了,并不是平常的障眼法,可无法破解。”

    猴子点了点头,他也去了那宝象国的皇宫看了,唐僧却是被变成了老虎,而且甚是奇异,他根本无法破除,也不知道那奎木狼使了什么法子。

    说来这些星宿还各个有些本事,当初和他打的时候,只怕多数都藏着几分本领,没拿出来,眼下这小小的一只奎木狼都让他有些束手无策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