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一百二十一章 强渡

    莫尘三人修为之高,自不是这僧人能看透的,三人混迹在一众凡人之中,这和尚还以为莫尘等人都是凡人,莫尘一声紫色玉衫,头扎墨玉金冠,身后众人都是仆从打扮,让这和尚先入为主的认为是城中的那家王孙贵族。

    他现在虽然贵为国师,地位尊崇,但是城中的达官显贵却也不必和凡人一般,对他跪拜乞求。是以看莫尘等人直挺挺的站着,他不但不以为意,反而出口道歉。

    莫尘脸上堆着笑意,看起来像是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一般温和,这和尚想做什么他一清二楚,他也不赶时间,不妨陪这大和尚玩一玩,只见他笑嘻嘻的道:“原来是国师大人,本公子初到这洛都,就遇见大师这等高人,真是三生有幸,不知大师法号?”

    黑尾与白玉二人瞠目结舌的望着莫尘与这大和尚虚与委蛇,一头雾水,在他两眼中,还没成仙的修行者和蝼蚁有什么区别吗,随手打杀了便是,搞这么多事情干嘛?

    那大和尚双手合十,装作不经意的扫了一眼明台,道:“贫僧无相,这厢有礼了,贫僧见阁下这小仆颇有佛性,合该如我佛门,不知公子可否割爱,成全这一份善缘?等日后这小童成佛作祖,阁下也是功德无量。”

    一听这话,莫尘脸上的笑意更甚了,果然如此,是冲着明台这株万年人参精来的,他们三人虽是妖怪,但是修为高深,收敛气息之下,那怕是洛都上的气运金龙也丝毫奈何不得他们,这小小的和尚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出众人的跟脚来的。

    唯独明台,不过刚刚化形,又被莫尘破了封印,虽是修炼的清净教的玄门正法,但是修为浅薄,没法完全收束自身的气息,被这大和尚发现了,这才上来搭讪。

    “多谢大师一番好意,只是我这小童岁数尚小,佛门清苦,怕是他受不了诸多清规戒律,还是等他大一些,再说吧。”莫尘婉拒道。

    无相大师眉头微皱,眼前这人参娃应当是刚刚化形,不知道是多少年的人参成精,但是这等仙草一旦化形,与修炼之道上极有天赋,收为徒弟的话,他这一支就能在这南瞻部洲稳稳扎住脚跟,甚至是能出一位菩萨佛祖也说不得,是绝对不容错过的。

    况且这人参娃修为薄弱,无法收束住自身的气息,过了今天,说不定哪天就被人掳走了,到时候他到哪里找去,今日一定要将他留下。

    他使了个眼色给一旁驾车的车夫,那车夫立即懂了,面色一冷,拉着脸呵斥道:“好呀,真是给脸不要脸,国师大人是何等身份,尔等如果乖乖交出来这个小童,荣华富贵指日可待,如果不交的话,不止你们,便是你们的家人也要受牵连!”

    刚才莫尘说了是外地进京来的,这车夫自然是肆无忌惮了,在他眼中,除了洛都寥寥数人不能得罪之外,其余的都不放在眼里,毕竟国师大人乃是当朝皇帝的师父。

    莫尘装作被吓到的样子,眼神中闪过一丝挣扎神色,道:“既然无相大师着实喜欢,我也不能硬拦着,只要我这小仆童答应,我自是可以。”

    无相大师低头合十一拜,道:“那就多谢公子了!”

    说罢他走到了明台身前,眼神炽热的问道:“你可愿拜在我门下,脱离尘世苦海,去那西天净土享那无边极乐?”

    这一句话中,老和尚赫然用上了佛门蛊惑人心的舌灿莲花之法术,这是要硬生生的拐走明台啊,可惜明台身旁有两尊大妖坐镇,轻而易举的将他的法术破解与无形之中。

    这眼神,明台是在熟悉不过了,当初莫尘把他丢在那山上,一堆修士都是拿这眼神看他的,再说他在清净教学得都是道门功法,对佛门肯定是不感冒,一颗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连声道:“不去不去,我才不要做和尚!”

    舌灿莲花之法竟然不管用?

    大和尚心中一惊,但是也未曾多想,归结于这仙草自有神异的身上,他再次道:“并不是要做和尚,贫僧也收俗家弟子。”

    “那也不去,我就跟着公子,哪都不去!”明台机智的甩锅给了莫尘。

    “大师,看来我这小仆童是与佛门无缘了啊,哈哈哈……”莫尘眼神里带着些许戏谑的神色,轻声笑道。

    “阿弥陀佛!”

    无相板着脸,再次宣了声佛号,随后对莫尘道:“那也未必,公子不妨带着这小童一齐去贫僧的寺庙住上几日,兴许这小童就喜欢上了佛法了呢?”

    话虽是说的不重,无相的内心却是暗下决定,今日就算是强渡,也要把这小童渡化到佛门来,至于其他的,也顾不得了!

    “大师,不好吧,我进城还有事呢?”莫尘装作一副为难的模样。

    “施主放心,只是小住几日,贫僧的寺庙离这里近的很,不会耽搁施主的事情的!”无相和尚冷冷的说道,同时手掌上佛光四溢,四道元神之力自他体内出现,朝着四人身上分别窜去,这和尚是想用自己的元神生生的将四人震晕啊!

    莫尘几人不闪不避,都是笑着看这无相和尚表演,唯独那明台是个例外,他修为低下,这元神刚一入体,他的魂魄就承受不住,一下子昏厥了过去。

    “啊?你们是……!!!”

    突然,无相和尚惊恐的大喝一声,指着众人浑身战栗,似乎陷入了莫大的恐惧。

    在元神入体的一瞬间,他感知到了三股难以想象的强大气息,两道阴冷无比,一道温暖霸道,尤其是那道温暖霸道的气息,无相和尚觉得自己好像是面对这太阳一般,只需要那太阳微微绽放光芒,自己就要被烧成灰烬了一般。

    “驸马,他怎么处置?”黑尾毕恭毕敬的冲着莫尘问道。

    看着吓傻了的无相和尚,莫尘撇了撇嘴,道:“无趣无趣。”随后手掌轻轻拂过了无相的头顶,这大和尚一瞬间就汽化不见了,只剩下一丝残魂在莫尘手掌上盘旋。

    莫尘闭上眼睛,半晌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之色道:“有有点意思,竟然还牵扯到了混元道派,镇妖崖,哈哈哈,这趟可真没白来!”

    他说完,心神一动,带着几人遁入了城中,只留下一众惊慌失措的百姓,而在他走后,那车夫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上没了声息,一丝小蛇模样的黑气自他身上浮现,随后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