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可能(二合一)

    老道士没说话,也没解释半分刚才那法舟的事情,有些事情看破不说破就好,大家面子上过得去就行,没必要多解释,说多了也无用。

    不过从刚才眼前这位的反应来看,他似乎是真不想找自家门派的麻烦,一心把仇恨放在了那位天猷元帅身上,也好,他早点报了仇,便早点走吧,虽说宗门此次损失了九成的宝物,但是总比全部覆灭的下场好,自己活不过几日了,没了地仙坐镇,也没了护山大阵,他们也守不住这份基业。

    不过好在这些年除了一些不错的修道苗子,便是自己不在了,想必混元道派早晚也是能崛起的吧。

    抱着早点送走莫尘的心思,清本老道也不拖沓,伸手在百宝囊中一摸,便抽出来三根线香来,他道:“这三根香乃是天猷元帅和贫道沟通的信物,只要点燃此香,一刻钟内,他必然会下来的。”

    莫尘点了点头,请神香吗,这个很常见,是道门常用的物件。

    清本道人剑指一并,冲着那三支香轻轻一指,顿时,这香便燃烧了起来,一缕缕青烟笔直的朝着天上而去,而老道士拿着香,嘴上还念念有词的道:“混元道派有难,恭请天猷元帅下凡……”如此这般,连续重复了三遍,方才罢休。

    天庭,天河水军大营。

    天猷元帅正在营帐之中,与一众天将喝酒吃肉,聊得好不畅快。自从天蓬元帅被打入凡尘之后,玉帝并没有派遣新的元帅进驻,于是整个天河水军,一时之间,便是他为主将。

    他的性子又与天蓬元帅不同,天蓬元帅治军极严,而他却是极为放松,根本不管手下的天兵,在他看来,天庭水军十万,却没什么大用,只要自身修为高深,比什么都强。

    不过虽然不管天兵,但是他对于天将还是极为拉拢照顾的,修炼闲暇之余,时常召来喝酒吃肉,增加感情,毕竟这些天将不是从天兵中脱颖而出,便是有背景的,各个天赋出色,跟脚不凡,打好关系还是有好处的。

    当年真武大帝也是普普通通的一员水军天将,后来不就脱颖而出了吗?谁知道这些天将之中,还会不会再冒出来一个大能,要是能提前结交,便是赚大发了。

    几人正聊着天,突然账内一股异香扑鼻,这股香味天猷元帅极为熟悉,乃是他亲自制作留给混元道派的,想必是那清本老道又有事求他了。

    嘿嘿,这也挺好,那混元道派地盘不小,这些年来他没少捞油水,而且那清本老道不过地仙巅峰,招惹的麻烦向来都不大,他能轻松摆平,这等没危险收益颇丰的活,他是最喜欢了。

    不过可惜的是,三教六派当中,数这混元道派最弱,才有求于他,其余的门派都是各有依仗,不然要是都来求他,他能捞多少好处啊!

    是人都喜欢白日做梦,天猷元帅这个想法是很正常的,莫尘也做梦,玉帝也做梦,便是那些圣人谁还没点小心思,想着拳打道祖,脚踢天道,成就那无上道境呢?

    在大帐之内喝酒的诸位天将与天猷元帅相熟,也知道他下界捞宝贝的事情,都是相视一笑,一员满是落腮胡子的天将道:“好啊,元帅,这是下界的道士又来给你送宝贝来了啊。”

    天猷哈哈一笑道:“叫众位兄弟见笑了,不过也不是送,那人钱财替人消灾,本帅只是挣些辛苦钱罢了。”

    “得了元帅,还辛苦钱,下界那些门派能有什么麻烦,就算真有扎手的人物,也不敢惹咱们天庭啊,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动咱们天将,那不是想找死吗?”一员年轻小将红着脸道,显而易见是喝多了。

    “诸位兄弟先喝着,本帅去去就来,有什么趁手的宝物,我一定留一点给众位兄弟!”天猷站了起身,作揖道歉,说了句场面话,便大步朝外走去,一边走一边用法力驱逐酒气,等出了大帐,已然恢复了那威风凛凛、神采飞扬的神将模样。

    可惜这天猷不知,他这趟下去不是去捞宝贝的,而是去送死的!

    “不是说一刻钟嘛,怎么还没来?”莫尘有些不耐的道。

    清本道人看了看天,见还没人影,心中也是慌了,什么情况,往日里都是一刻钟就到,甚至提前就到,怎么今日迟了?

    他虽然心中慌乱,但是没敢表露出来,眼前的主他可惹不起,要是惹恼了他,再拍一掌,只怕整个天蒙山都没了,他故作镇定的道:“大圣莫急,马上就来了,往日里也会晚一些,想来可能是什么事耽搁了吧。”

    他话音未落,正南方向,一道身影急速异常的激射而来,不是那天猷元帅是谁?

    天猷元帅人还没到,声音已然到了,只听得一声哈哈大笑,随后便是高亢的声音道:“清本,你们又出了什么麻烦事情了,我还在喝酒呢,就叫我下来了!”

    这句话说完,已经到了四人的跟前,一身金色铠甲,面有长髯,威武雄壮,手里拎着一把大刀,和数百年前欲要斩杀莫尘时没有丝毫变化。

    不对,修为貌似有了长进,看他身上有一丝丝收敛不住的波动,与天地隐隐产生了些许共鸣,想来是略微涉足了那道域之境。

    莫尘打量了这天将一眼,眼神中带着几分可惜的之色,一员即将踏足道域,甚至是晋升金仙在望的天将就要没了,应该惋惜一下。

    天猷元帅在众人身旁,朝着莫尘三人微微打量了一眼,倒也没怎么在意,他一门心思都放在了清本道人身上,道:“快说吧,什么是吧,解决完了我还得回去喝酒……”

    一句话戛然而止,他瞅着地上,被莫尘一掌拍的地动山摇,现在狼藉一片的场面,瞳孔微微一缩,他仔细打量了一番,突然发现,这混元道派的护山大阵都被打没了,四座阵眼大山赫然都崩碎了。

    什么情况?那四方灵阵可是一座了不得的阵法,能破了这等阵法的存在可是修为绝对不在他之下的,而且搞出这么大动静战斗场面的,修为说不得还在他之上,不行,这次不能接了。

    只是他刚待说话,耳边就传来了一道声音,差点没吓得他魂飞魄散,那声音道:“通天河莫尘,拜见元帅!”

    通天河莫尘!通天河莫尘!这不是那凶威赫赫的焚天大圣吗?!

    天猷元帅猛然一回首,看向了刚才没在意的三道人影,为首的一副世家公子打扮,看不出来深浅,正笑嘻嘻的望着他,而身后跟着两头天仙级别的妖王,想来这位就是那传说中的焚天大圣了!

    他没敢仔细看,慌忙见礼,极为恭敬的道:“小将拜见焚天大圣。”

    能不慌乱吗,如果说在四大部洲,大多数神魔知道莫尘都靠口口相传,捕风捉影的传说了,什么长相三头六臂,一口生吞一个天帝,只手赶跑玉帝之流,他身为天庭算是排得上号的天将,可是知道这位主详细的信息的。

    那是真的生猛,几十万天兵天将都因为他丧生了,其中不乏自己的故交好友,甚至玉帝陛下最喜爱的王灵官都让他活生生打死了,连玉帝都无可奈何。

    天帝与王灵官可远比自己地位高多了,关键是这位还拜入了兜率宫,谁不知道兜率宫是圣人道场,这样的人物随手打杀了自己,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小事罢了。

    莫尘看着眼前这个毕恭毕敬的天将,心中好笑,哪有将死之人对于仇家这般模样的,不是该溜走或是跪地求饶吗?

    他眼神透漏出几丝玩味,笑眯眯的道:“元帅不必多礼,听闻天蓬元帅被打下凡间,想来眼下天河十万水军,乃是元帅执掌吧,真是可喜可贺啊。”

    好端端的他恭喜我这么一件事做什么?

    天猷元帅不禁有些一头雾水,虽说执掌天河十万水军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在这等人物眼里,十万水军和一根稻草有什么区别,孙猴子与那头狮子精都展露过神通,人海战术对于个人实力而言,不过是笑话罢了。

    不过焚天大圣说话,他也不敢不应声。

    天猷元帅抬起了身子,脸上堆起了谄媚的假笑,抬头看着莫尘,笑道:“大圣说笑了,区区天河元帅的位置,只怕不放在大圣眼里。”

    嗯?这焚天大圣长得好生俊俏,好像有些眼熟啊。他心里打了个嘀咕,仔细想了一想,却一无所获,天河水军是玉帝直辖,近些年来都没有出动过,自己虽说常常在下界奔走,但是接触到的都是修为不如自己的神魔,顶多天仙层次的,根本不可能见过焚天大圣的。

    想多了,一定是整日里听那帮子天将说这位的事迹,产生了错觉。

    天猷元帅暗中解释了一番,这倒也没错,最近几百年最出风头的就是莫尘,连玉帝都束手无策,谁不想做这样一个大神通者,天庭一众天将,平日里说得最多的就是莫尘了。

    清本道人看着天猷的表现,暗自摇了摇头,这位元帅,死到临头了还不自知,面对仇家都认不出来,实在是可悲可悲。

    “你真的不认识我吗?”莫尘语气带着些微诧异的道。

    天猷元帅盯着莫尘再次打量了一下,越看越觉得熟悉,但就是不清楚是谁,他道:“小将还是第一次见大圣,不知道大圣在这混元道派有什么事情吗,如需要小将效劳的,小将愿意出手,如果无事,且容小将退下了。”

    他确实是认不出,当年玉京城一事已经过去了几百年了,莫尘的面容他有些记不清很正常,毕竟只见过一面,而且莫尘现在和当初的实力是天壤之别的差距,浑身上下的举止气度自然与天仙之时不一样了,天猷元帅就算认出来了,也完全不敢联想到一块啊。

    莫尘道:“出手却是要出手的,只是这件事你却效劳不来,或者我说了,估计你也不愿意做。”

    天猷闻言,一拍胸脯道:“大圣请说,但凡小将能帮上忙的,定然绝不推辞!”

    “好!”

    莫尘眼神一亮道:“我让你当场自杀,形神俱灭的那种,你愿意吗?”

    “啊?!”

    刚拍着胸脯保证的天猷满脸的震惊,他道:“大圣是开玩笑吧,好端端的,要小将的性命干什么?大圣放心,小将决不食言,只要大圣吩咐,小将能做到的,一定去做。”

    这倒不是假话,天猷元帅可是很盼望着能与这样一个强者搭上关系,神魔世界,拳头大就是道理,天庭之所以能管理三界,还不就是封神之战后,实力大增,放在封神之前,根本没人鸟他,玉帝都是夹着尾巴做人。

    “可惜啊,你认不出老朋友来,不然便知我真的没开玩笑。”莫尘一边摇头一边叹息道。

    清本道人等不下去了,这样的打哑谜还要多久?他可是巴望着早点送走莫尘这尊大瘟神呢,他时日无多,想趁着这点功夫,好交代后事呢。

    他道:“元帅,这位乃是莫尘,数百年前在玉京城险些被你一刀枭首的那位国师,如今是找你报仇来了!”

    数百年前?国师?一刀枭首?

    天猷元帅看着莫尘的面容,微微一愣,这几个词串联在一起,他的脑海中一下子划过了一道雷霆霹雳,多年前的场景一一浮现出来。

    那是自己下凡为混元道派清理一个修为还不错的敌人,最后关头,貌似还被混天大圣鹏魔王给救了,那个敌人的长相貌似与眼前的这位焚天大圣一模一样。

    难怪,难怪自己一直觉得面熟。天猷元帅恍然大悟,然而一瞬间,眼神中又透漏出了疑惑,不对,当初那小子修为虽说不错,但只是天仙,怎么也不可能修为提升如此之快,当年焚天大圣杀了两位天帝之时,可是距离玉京城一战没多久啊。

    莫尘一脸笑意的看着天猷元帅神色不停的变幻,道:“怎么,想起来我没?”

    “不可能!”

    天猷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瞪圆了眼珠子道:“你要是焚天大圣,就不可能是那位国师,连我都打不过的存在,如何能做到短短时日就灭杀了两位天帝呢!”

    申公豹用老君的木柴增幅莫尘南明离火的威力,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当时在场的人还以为是莫尘凭借真本领杀了勾陈紫薇,更别提不在场的天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