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一百四十四章 布局

    “太清一脉让了,有些丢了我等三清一脉弟子的脸面!”

    玉虚宫正殿之内,一名穿着道袍,留着三寸长须满身出尘之气的中年道士看向八景宫方向,语气带着几分不屑的道。

    这中年道长腰间悬挂着一枚样式古朴的小印,其上隐隐透出一股无比恐怖的威压,赫然是莫尘当初在黄龙真人手上见过的那一枚番天印,想来他便是十二金仙之首的广成子了。

    这大殿之内不止中年道士一人,他身边站着一名头扎发髻,戴着扇云冠,身穿水合服,腰束丝绦,脚登麻鞋的年轻道士,不是二郎真君杨戬又是谁?而在两人正对面,一身白玉色道袍的老道士一脸悲苦的站在那,却是不久前才被莫尘收拾一通的福德真仙云中子。

    “广成子师兄说的对,那玄都**师就是凭着资历老些,不然以我看,合该师兄你坐上三教大师兄之位!”云中子接着广成子的话茬说道。

    然而出乎人意料的是,广成子闻听这话,脸色一板,神色肃穆的呵斥道:“师弟不可胡言乱语!”

    一旁的杨戬见状,差点把肚子都笑痛了,这位师叔还真是不会做人,拍个马屁也能拍到马腿上去,难怪混成现在这个模样,做人也好,神魔也罢,不知道顺势而为,逆了大势,终归是吃亏的。

    云中子不知道的事情,杨戬却知道,别看杨戬入门的晚,但是架不住他师父玉鼎真人和广成子关系好啊,所以什么事情都会告诉杨戬。

    广成子当年仗着番天印的威力,就屡屡找过三教杰出弟子一分高下,不管是现在的多宝如来,还是当年惨死的赵公明,他们都有交过手,互有高下,唯独这玄都**师,广成子从来都没赢过,每次都输的凄惨无比,心服口服,到得现在,玄都**师的修为更是远远超过他,他根本都无法比肩。

    玉虚宫门下弟子众多,以南极仙翁为首,众人尊称他为大师兄,然而南极仙翁却是先天神魔,早在拜入玉虚宫之时,便已经是法力高深,声名显赫了,当初封神大战,全靠他忙前跑后,方才帮一众师弟安全渡过杀劫,所以阐教众弟子都将他看做半个师父一般的存在。

    等封神大战过去,南极仙翁得了南极长生大帝的位子,常年住在蓬莱道场,镇压一方天地,就很少来玉虚宫了。

    剩下的众多弟子中,属这位广成子修为最高,战力最强,是实实在在的十二金仙之首,玉虚宫真正的大师兄,平日里元始天尊闭关或是外出,都是广成子掌管阐教。

    广成子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不如就是不如,当年打不过,现在不在一个段位了,就更加打不过了,没什么不好承认的,而云中子这个玉虚宫孤儿,不知道广成子对于玄都修为的敬服,这才说错了话,导致广成子有些不爽。

    “玄都师兄道法深厚,深得太上师伯真传,不论是我还是骊山那位乃至咱们的南极师兄都是对大师兄心服口服,师弟切记这一点,不可再说错了。”广成子带着几分训斥的语气说道。

    “师弟记住了,是师弟失言了。”云中子见广成子不开心的模样不似作伪,暗自懊悔慌忙认错道。

    大罗金仙的修为,足够云中子观察到八景宫门口发生了些什么了。

    清净教一战,这云中子吃了大亏,连通天神火柱都丢了,杨戬又不帮他,他一气之下拉着杨戬跑到玉虚宫找广成子,想要这位师兄为他出口气。

    谁想到他费了老大劲说了半天,杨戬一句话不说,广成子也一点没有出手的意思,他都心灰意冷想要走了,八景宫却发生了这档子事情,真武大帝打上门找那妖孽了。

    而且看这架势,马上这乌鸦精就要被带到天庭处置了,他这才又动了些心思,顺着广成子的话茬拍了句马屁,看看能不能央求广成子帮他到天庭讨回那通天神火柱了。

    不过这下子广成子师兄估计也不大可能为自己出头了,也罢,还是贫道自己走一遭天庭吧。

    云中子在心中自言自语着,杨戬却突然道:“师伯,我看未必如此,玄都师兄虽然向来深入简出,但是太上师伯一脉,向来可都是不会吃亏的,他此举必有深意。”

    这话说得却是真的,太上老君乃是诸圣大师兄,门下弟子稀少,不管是当初分宝崖分宝,还是人族出现,三清成圣,乃至是诸圣不周山夺宝以及封神之战,太清一脉都占足了便宜。

    紫霄宫鸿钧赐宝,老君得了天地玄黄玲珑宝塔这后天第一功德至宝与盘古斧化作的太极图,人族出现,他创立人教成圣,不周山仙葫出世,他抢了一枚紫金红葫芦,就是封神之战,太清一脉无一入榜,要知道就是阐教也有不少三代弟子入封神榜。所以杨戬说太清一脉从不吃亏,说得确实是对。

    广成子点了点头,看了杨戬一眼,眼神里满是欣赏,虽然道门二代弟子中,以玄都**师为首,但是三代弟子中,可就是自己眼前的这位师侄最为出色了,甚至这位师侄的修为,连他也有些看不真切,不知道真正的深浅。

    不过这也是好事,玉虚宫弟子越强大,他肩上的担子也就越轻松,师父脸上也就越有光,玉虚宫一脉在三界也就越没人敢打主意。

    他赞赏的说道:“师侄说得不无道理,贫道也觉着玄都师兄别有用意,但是真武那小子用天规压着,即便玄都师兄退让,那也是为了维护天庭天规天条的颜面,也算不得错。”

    他话没说完,算不得错,不代表是不错,维护了天条的颜面,丢的就是太清一脉的脸,圣人威震三界靠的是实力,也靠的是威名,没了威名,就会多出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今日既然真武大帝趁着太上老君不在能找太清一脉的麻烦,那难保以后老君再有事不在,会没人再上门。对于大能来说,不留痕迹的布下棋局,牵扯到天条天规什么的,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个局最麻烦的一点是,需要找一个够身份如真武一般的人站出来而已,但也不是找不到,就如这次一般,不也算是玉帝布的局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