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一百四十七章 秘密(二合一)

    杨戬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师侄也是突破未久,之前下凡与那猴子动了一回手,一不小心就突破了,这事还只有那如来老儿知晓,还望师伯帮我守住这个秘密。”

    广成子看着眼前杨戬那俊朗的面容,只觉得满嘴的苦涩,他自认也是修道奇才,自从当年拜入了元始天尊的坐下,修为一路精勇猛进,三清二代弟子中,除了玄都大师兄与带艺拜师的南极仙翁大师兄之外,他谁也不服,便是修为远胜他的多宝道人,也是没怎么看在眼里。

    多宝道人身兼佛道两门诸位圣人之长,自身资质修为都是上上之选,不管在佛门还是在截教都颇为被重视,在截教之时他便是掌教大师兄,甚至通天教主还将诛仙四剑赐予他,让他摆下诛仙剑阵,而在佛门,接引佛祖也将九品功德金莲赐予他,还让他执掌大教,所以他有今日今日的修为并不奇怪。

    广成子与多宝道人是一辈人,人家机遇宝贝都比自己多,修为在自己之上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杨戬可不一样,杨戬是后辈,还是自己看着成长起来的。

    从当初那个被天庭追杀的走投无路的小少年,到劈山救母,封神之战大放异彩的三界战神,这小子只用了短短千余年的时间,但这般也只能说不错了,他的徒弟可是比这更惊艳,几十年都修炼到了大罗金仙的境界。

    然而就是这么个只能称得上不错的小子,晚生自己不知道多少万年的后辈,却一不小心,就跨越了自己视若天堑的瓶颈,到了那有资格追求混元大罗金仙境界的地步了。

    这么一个人,莫说广成子了,怕是玉虚宫上上下下所有仙人,乃至所有圣人的二代亲传弟子,都是嫉妒的眼睛发红,恨不得自己就是他一样。

    “不小心,三重天,师侄,我已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广成子竭力收起自己心中的那份苦涩,说话都微微有些发颤,三重天啊,自己修道百万载,都不能一窥究竟啊,一不小心,何时自己才能一不小心的突破到这个境界呢?

    不过也好,三清与佛门弟子中,太上一脉有玄都**师,上清一脉中无当,佛门是多宝如来,就唯独玉清一脉迟迟没有突破三重天的强者,眼下师侄突破了,师父的脸上有光,玉虚宫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广成子心中复杂的很,努力想要收拾好情绪,却怎么也无法恢复平常心,是啊,你努力了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被别人轻轻松松的得到了,你自然是会心态失衡的,神魔妖鬼也是生灵,这普天之下的生灵都有七情六欲,连圣人都会计较面皮得失,更何况广成子了。

    杨戬看着自家师伯的模样,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他突破速度这么快,不仅仅是天资聪颖,得遇名师,还另有奇遇,只是这般种种,不足以说与这位师伯听了。

    他劝慰道:“师伯,谨守道心,我也是侥幸,您切勿思虑过多,损了修行。”

    “无事,无事,我只是太震惊了。”广成子挥了挥手,深深的吸了口气,强行压下去了满腹的心思,勉强恢复了那古井无波,上善如水的心境,这才道:“这是玉虚宫,是咱们玉清一脉的幸事,恭贺师侄了,我必然会守住这个秘密的。”

    虽说这等大事,当上禀元始天尊,召集众门人弟子庆贺,但是杨戬说了保密,自然有他的道理,况且他是那猴子闹天宫时突破的,元始天尊自然是已经知晓了,既然师父不说,自己也没有说的必要。

    想到这,他对着一直旁听的云中子道:“师弟,今日我与杨戬师侄二人的谈话,你可要切记,不能有一字一句流传到外面,这可事关咱们玉虚宫的未来,如果泄露了分毫,只怕我能容你,师父那里,也交代不过去。”

    云中子听得脸色一白,什么二重天三重天的,他根本都没听明白,但是就是这一番不明白的话,怎么就成了一个大秘密了呢?他讨厌秘密!

    不对,是神魔都讨厌秘密,知道的越多,承担的就越多,因果也就越多,承担不住,那就是身死魂灭的下场,他现在是莫名其妙的背了一个秘密了。

    没错,云中子听不懂,这很正常,不管是圣人弟子,还是大能的弟子,在他们未晋升准圣之前,是不会有人告诉他们境界的划分的。

    尤其是在大罗金仙这个境界,要做的就是弥补道基,查缺补漏,提纯法力,一举完成蜕变,方才能突破到准圣,这考验的就是水磨工夫,考验的是道心,需要的是耐心,是专注,最忌分心其他,因此哪怕是圣人,也不会将准圣之后的路提前讲出来,以防门下弟子好高骛远。

    便是鸿钧道祖当初在紫霄宫传道之时,也是这般,只是讲到准圣如何修炼成圣,却也没有详细的讲准圣的境界划分以及诸多奥妙,也是怕耽搁了听道者的修行。

    “师兄放心,我记下了。”云中子神情郁结的道,这都什么事啊!

    杨戬却是轻轻一笑道:“那就谢过师伯师叔了,不过云中子师叔也不必有太大压力,杨戬隐瞒修为实际上只是为了一人,二位日后便知。”

    “不管如何,都是玉虚宫的幸事,也罢,想来日后这玉虚宫由师侄你镇守即可,我也和南极师兄一般,偷个懒,得个快活,回我那崆峒山好生修行去。”广成子道。

    “岂敢,广成子师伯乃是掌教弟子,师侄我岂可僭越?”杨戬有些慌乱的道,不过这慌乱半是装的,半是真的,以他的修为,镇守玉虚宫绰绰有余,不过一来他不想这般,二来这样就得罪大了广成子了,谁知道这位师伯是真心还是假意的?

    云中子看二人都聊到镇守玉虚宫一事上了,完全都没提及他的通天神火柱以及八景宫已经散了的热闹,不禁出言道:“师侄,师兄,我被那妖孽夺去的先天灵宝,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

    做主!做什么主,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广成子没好气的翻了云中子一眼,一旁的杨戬也觉着这位师叔脑子进水了,合着两人说了半天话等于白说了。

    广成子与杨戬聊了大半天,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都是那玄都**师法力通天,不管是广成子还是杨戬都远远不如,不仅不如,还敬佩的紧。而眼下的情形,元始天尊不在玉虚宫,整个阐教无一人是那玄都**师的对手,如何上门寻找人家讨要灵宝?

    洪荒大陆,弱肉强食,强就一切都有道理,弱就什么亏都得吃,现在的局势就是八景宫强,玉虚宫弱,广成子和杨戬绑在一起也未必打得过玄都,上门要不回法宝不说,指不定还得再把自己的宝贝搭进去了。

    被广成子和云中子一副看傻子的模样看着,云中子心里一惊,这是不打算帮他要了的意思吗?不行,一定要要回来!

    云中子身上的宝贝虽说也有不少,但是多数都是他仿制别人的法宝炼成的低配版,给寻常仙人得到,恐怕笑的合不拢嘴,但是放在大罗金仙之中,却都是些无用的小玩意。至于其他的水火花篮、照妖镜、照妖剑之流的法宝,只能说勉强算得上不错,趁手够用而已。唯一能称得上是大杀器,可以让他仗之纵横三界的宝贝,只有那得自道祖分宝岩上的先天灵宝通天神火柱了。

    丢了此宝,由不得他不急,他选择性无视了两人的眼神,继续道:“师兄,那只妖孽当众殴打我,完全没将咱们玉虚宫的脸面放在眼里,直接强抢我的宝物,师尊不在,你可是掌教弟子,要为咱们玉虚宫,为我做主啊!”

    还是个做主,这个主有那么好做的吗?!

    广成子见云中子这么不识进退,只好出言问道:“师弟,你可知我身上最厉害的一件法宝是什么吗?”

    “当然是师尊赐的番天印了,堪称是后天杀伐至宝,天上地下也没几件后天之物可以媲美的。”云中子想都不带想的,脱口而出道。

    阐教十二金仙中,虽说各有至宝,但是这番天印威力着实无穷,每个人都对他有些想法,甚至是广成子自己当初都被这番天印弄得束手无策。

    “不对,是诛仙剑!”广成子斩钉截铁的道。

    诛仙剑,诛仙剑阵四剑之一,非四圣齐聚不可破!

    云中子一瞬间想了起来,封神大战之时,上清圣人在界牌关前摆下诛仙剑阵,四圣齐聚,太上、元始、接引、准提四人各自定住一剑,由四名阐教二代弟子上前摘取,各自得了一剑,而广成子赫然是出手的四人之一,得到的便是那柄诛仙剑。

    确实,番天印虽好,但是与诛仙剑一比,差距不可以道理计,那是足以与开天三宝媲美的先天至宝,虽只有一剑,但威力价值也超过了番天印。

    广成子得到此剑之后,一直没拿出来用过,但是让自己险些有点忘却了。

    他道:“是我有些记得不大清楚了,师兄最厉害的宝物当属这柄神剑。只不过师兄,这诛仙剑与我有什么关系?”

    “与你有什么关系?”

    广成子摇了摇头,道:“诛仙剑阵乃是鸿钧道祖他老人家亲自赐下来的,上清圣人以此为立教之基,非四圣齐聚不可破,便是如咱们师父的盘古幡,也稍稍逊色此宝。可是如此宝物,被吾等四位阐教二代弟子得到,尔可曾见过通天师叔上门来讨要过?”

    “这确是不曾,师叔他乃是圣人,心胸与天地齐高,岂会与咱们这些晚辈弟子计较?”云中子道。

    “好,不说通天师兄,说说咱们师父,前不久三宝玉如意教太上师伯夺了去,尔可曾见着师父前去讨要?”广成子再次问道。

    云中子就是再傻也明白了自家师兄的意思,通天教主与元始天尊两位圣人丢了宝物,都没脸再去找人讨还,他如何好意思来寻求援手,让广成子与杨戬帮他上八景宫要宝物?

    可是他与两位圣人能一样吗?那两尊圣人法力神通通天彻地,宝贝是锦上添花,没宝贝谁也奈何不了他们,他们碍于颜面不去讨要,难道教他也如此这般吗?那是决计不可能的!

    通天神火柱是他手中唯一无二的大杀器,可以说大罗金仙境界之中,鲜少有人能抗住此宝的威力,离了这先天灵宝,他的实力就要大大下降一个层次,他如何甘愿?

    只听云中子道:“师父也是圣人,他与通天师叔一般,同属道祖亲传,胸中自怀天地,修为深不可测,岂是师弟能比肩的,再说了,师父与太清圣人同属三清,三清一体,三宝玉如意在太上圣人手里,就等同在师父手里。师弟这个可不同,是那只妖孽硬生生的抢过去的,还望师兄与师侄为我做主,不然日后传出去,岂不是咱们玉清一脉弱了太清一脉一头?”

    这也太不知进退了!

    广成子看着振振有词的云中子,心中暗怒,如果说是别的师兄弟,他自然是会尝试一番,毕竟这等先天灵宝对于他们而言还算是不错的一份战力,但这是云中子,封神大战的孤儿,他自然是不想帮的。

    这位师弟当初不出力,到自己被人欺负了方才来找他们帮忙,真是想的美!

    不过广成子还不好直言拒绝他,正如云中子所言,这事真要传出去,还真是玉清一脉弱了,虽说老君那边为诸圣之长,但是自家师父最是喜好颜面的,他坐镇期间,出了这么档子事,免不了要受两句训斥的。

    正在他思虑如何处理好这事时,那杨戬突然开口道:“云中子师叔,那玄都大师伯修为通天彻地,师父不在,就算我等一起上门,只怕也敌他不过,肯定是要不回来,不如这般,您等师祖他老人家回来,再让他亲自去讨要?”

    元始天尊岂会为了一件先天灵宝这等小事找上一个小辈?虽说他与准提都是不要脸,但是也要有利益在前,通天神火柱显然不够格让他亲自出手的。

    “对对对,师侄说得对,不如师弟你等师父回来再做打算?”广成子道,他就算吃两句训斥也不想帮云中子,此刻把锅推到了师父身上,忙不迭的点头称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