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一百五十二章 师兄(二合一)

    “这猴子……”

    莫尘轻笑着摇了摇头,虽说早料到猴子来找他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但上来就与黑尾对上,还搞得通天神火柱都被触发了,这般大的火气,看来金角银角两位得罪他不浅啊。

    “你下去吧,我知道了。”莫尘冲着门外的小妖吩咐了一句,身体瞬息便自这闭关大殿内消失不见,等再出现时,赫然已经到了通天河水府门口。

    猴子与黑尾依然大眼瞪小眼,一方是摄于通天神火柱的巨大威力,不敢有所异动,一方则是拖延时间,敌不动我不动。莫尘看着两人的模样,笑着出言道:“怎么,你两是在比谁眼珠子大吗?”

    他这一出声,黑尾与猴子立即结束了对峙,黑尾恭敬的行礼道:“小的恭迎驸马出关!”

    而那猴子则是道:“你这厮可终于出来了!”

    “黑尾,你下去吧,这里有我便好。”莫尘冲着黑尾挥挥手,示意他退下,说来今日这黑尾表现可是让他微微有些侧目,虽说是仗着通天神火柱之威,但他以天仙之躯,面对这只猴子丝毫不退缩,道心之坚韧,颇为出乎他的意料。

    天仙与金仙可根本不是一个段位上的,猴子的性子也是相当暴戾,这黑尾日后说不得还真有望一窥那金仙之境。

    “走,哪都别去!”

    黑尾正准备退下,猴子却突然一把抓住了他,拦着不让他走,没好气的道:“好哇,你这只乌鸦,不但让你师门中人阻俺老孙西行的道路,还怂恿手下要对俺老孙出手,今天你不给俺一个说法,俺老孙就把你的水府拆了,全拆了!”

    平顶山那里已经搅扰的猴子脑袋都大了,到莫尘这里兴师问罪,还没见着正主,反而被一只小妖拦了下来,让猴子觉得颇为丢面子,他自恃占着道理,如何会不闹一闹?

    可惜猴子估计错了,莫尘可不是天上那些好说话的神佛,或是被他欺负惯了的四海龙族,可不会给他陪着笑脸道歉,只见小乌鸦轻哼一声,一道金色法力当即离体而去,飞向了孙猴子抓着黑尾的手掌。

    猴子只觉得手掌一麻,随即失去了那只手的知觉,而黑尾则乘着这个间隙脱离了孙猴子的掌控,朝一旁溜走。

    大罗金仙级别的法力,虽说奈何不了猴子的混元金刚身,但是稍稍控制他手掌一下,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猴子,你如果是来做客的,我莫尘敞开门欢迎,你如果是来找茬的,哼哼,我这里可不是东海龙宫!”莫尘语气不善的道。

    这句话把猴子气的,他甩了甩手掌,也没去管那黑尾,跑到莫尘跟前,气急败坏的道:“你还讲不讲道理,你这厮把宝贝借给那两个妖王,搞得我等师兄弟过不去平顶山,俺老孙登门,这些小妖还推三阻四不让俺进去,你出来不解释一番也就罢了,反而还倒打一耙,说俺老孙来找茬,分明是你找俺的麻烦!”

    猴子是真有些气急败坏,明明是他占着理,莫尘却搞得他像是没理的一方一般,便是之前奎木狼一事,他上天庭找玉帝说道说道之时,玉帝也是好言相待,让他几分,到了莫尘这里倒好,别说让他了,看这架势,都要收拾他了。

    你说,猴子自己都是一个蛮横不讲理的火爆性子,他占了道理,却遇见了一个比他还蛮横的人,他能不气苦吗?

    “别一副想吃了我的模样。”莫尘一挑眉头,道:“什么是我借宝搞得你过不去,分明是观音菩萨上兜帅宫向我师父借了三次,才把我那两个师弟借下来化作妖魔,考验你们,可不是我们兜率宫与你为难,找麻烦,可以,去找观音菩萨去!”

    本来一幅气势汹汹、兴师问罪模样的孙猴子,一听是观音所为,顿时没了那想要吃人的气焰,自己嘟囔道:“这观音,一边让取经,一边又为难,搞不清楚她到底要做什么。”

    对于观音菩萨,这猴子也就敢嘟囔几句,换了别人,估摸着他早就打上门去了,观音菩萨他可不敢招惹,虽说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但这位菩萨念起紧箍咒来可是相当的心狠手辣,没有半分慈悲之处,旁的不说,但那次在花果山强请猴子,就把这猴子制服的服服帖帖的,一点也不敢炸毛。

    “好了,别在那埋汰了,让你去找那观音的麻烦你又没胆子。说说吧,到底是什么情况?”莫尘道,虽然紫金红葫芦认他为主,与原剧情略微有所不同,但是能把猴子逼成这般束手无策的模样,他还是想知道究竟的。

    “俺老孙不敢找她麻烦?你等着,俺这就去南海!”猴子可是受不得激的,一听莫尘的话,立刻炸了毛,当即就表现出一副想走的样子。

    莫尘眼中闪过一丝好笑的神色,猴子的性子他还不知道,最是欺软怕硬,别看这会硬气厉害,但是保管一飞出通天河,只怕就软了,找观音的麻烦,他可不傻。

    “好了,知道你厉害,别耽搁功夫了,你们佛门的事情,回头关起门来自己处理去,先讲讲到底是什么情况吧。”莫尘说道。

    有个台阶下,猴子自然不会真去南海,解铃还须系铃人,放过眼前的正主去找观音菩萨,只怕又要横生波折。

    他道:“你这厮的那葫芦忒厉害了些,俺老孙根本就无法可想了!不仅你那葫芦,那妖魔幌金绳、芭蕉扇、玉净瓶等宝贝,都是难缠的紧!”

    接着猴子将这一劫难一五一十的叙述来,听得莫尘也是有些尴尬,没料到因为自己,金角银角这般让猴子难受。

    原来自杨戬大闹青丘界,狐族召集三界游荡的族人闭界不出,而妲己娘娘登基成了一方天帝,又召集了不少狐族之人上天,这下可好,金角银角可没再认什么狐妖干娘和大舅哥,两人手拿数件重宝。

    芭蕉扇、玉净瓶与七星剑也就罢了,根本奈何不得猴子,唯独那紫金葫芦与幌金绳,都克制的孙猴子死死的,先是让紫金葫芦吸了一回,被他侥幸骗了银角,脱困溜了出来,免了被化为脓血的下场,之后他好不容易想法子偷走了紫金葫芦,可是拿出来却完全没效果,根本用不了,反而被金角用幌金绳当场拿下。

    猴子再次使出欺骗的伎俩,侥幸脱困,他这回可学乖了,没再去偷宝贝,谁知道能不能用啊,他四处打听一番金角银角的跟脚,便找人求救去了。

    讲完了这遭遇,猴子埋怨莫尘道:“你说你这厮,借给那两个妖魔葫芦也就罢了,偏偏俺老孙偷来还不能用,这是什么道理?”

    这可真不怨莫尘,将紫金葫芦彻底炼化之后,这宝贝不经过莫尘的允许,除非驱赶出莫尘留下的元神烙印,不然谁也没法用,借给金角银角,莫尘当然是给了他两权限的。

    这就好比现代的一辆汽车,得车主给你钥匙,你才能开走,当然,你能不用钥匙打着火,那也算你厉害了,不过这不用钥匙就能打着火的技巧就相当于驱赶走莫尘元神了,真有这份能耐,猴子也不用来取经了,那金刚箍根本拿他没什么办法的。

    猴子没这枚钥匙,自然是根本没法发动紫金葫芦,而那幌金绳可是女娲娘娘用来造出人族的葫芦藤,当初不周山出葫芦时,本是老君之物,后来借于女娲造化人族。

    人族这天地主角出世,女娲当场得了大功德立地成圣不说,这葫芦藤也汇聚功德成了一件后天功德至宝,万法不侵,别看平时只是被老君用来做腰带使,但是真放开了威力,做法宝用,别说猴子了,便是大罗金仙也得乖乖的被束缚住,根本无法可想。

    原著之中,幌金绳之所以没发挥出威力,或者说是金角银角这么多宝贝都被猴子降服了,关键处在于莲花洞的小妖心智不全,还有他们认得狐妖干娘,导致幌金绳没来得及亮相已经落入了猴子的手中了。

    没了这狐妖干娘,幌金绳在手,猴子只能是干瞪眼,他再怎么机灵,骗走紫金葫芦与玉净瓶都没用,找上门就是被捆住的份。

    有这么些宝贝,要不是金角银角放水,他是决计不可能有机会逃出来找莫尘来求救的,紫金葫芦炼化一尊金仙,哪怕是触摸到大罗的金仙,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我不是说了,这是给你们师徒凑劫难,怎么能让你们这么快过去?”莫尘说道。

    “劫难劫难,这么些劫难,还取不取经了?!”猴子一脸不爽的道。

    也确实是这个理,观音菩萨招人入伙的时候,说得天花乱坠,什么不计往日罪过,有大功德,许以一尊正果之位这些的,到头来却不断设置障碍,真是又充当好人,又充当坏人,换谁在取经组里也会难受的,哪有自己给自己找麻烦的?

    不过猴子不爽,也不可能改变什么,九九八十一难,早都被满天神佛分配好了,诸多圣人弟子,道门佛教都指望在这场西游大劫里分一杯羹,混一点功德,谁会搭理猴子的想法?

    “取经不取经可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别抱怨了,走,这就去平顶山莲花洞,待我擒拿了金角银角,让他两当面向你摆酒赔罪。”莫尘道。

    猴子默然,没错,莫尘说的一点毛病没有,不管他是有多少心思想要脱离这取经组,甚至是想要杀了唐僧,但是有这金刚箍在头上,他能做的只有服从,佛门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这个道理,是上次观音菩萨以紧箍咒制服他时,他想明白的,没能力挣脱金刚箍,只能任人摆布。

    莫尘见猴子不说话,一双猴眼里满是悲戚之色,不禁轻轻摇了摇头,猴子说来也可怜,从出生到现在都一直是被人摆布,没有任何的自由可言。他也没说什么,只是运转法力,朝着莲花山的方向飞去。

    他一动,猴子也顾不上感叹自身的境遇了,慌忙使出筋斗云跟上,可是筋斗云随快,但是化虹之术却不是追得上的,等猴子冲出了通天河,除了天上的一道金虹,哪里有半分莫尘的影子来。

    “这死乌鸦,也跑得太快了吧!”猴子见莫尘甩开了他,不满的道。

    不过他刚说完了话,耳边却传来了莫尘的声音,那声音道:“你且前去莲花山叫阵,一切全都有我。”

    ……

    平顶山莲花洞。

    猪八戒沙僧与唐僧三人被关在一起,而看守的小妖小怪则是在兴高采烈的讨论着是清蒸还是红烧他们三个好吃。

    唐僧虽然害怕之极,但是盘膝而坐,默默念着佛经清心定神,而猪八戒与沙僧则是有些惶恐,尤其是猪八戒,嘴被塞了起来,说话都没法,只能在心中哼唧祈祷那猴子赶紧来救他们,不然他堂堂的天蓬元帅死在这些小妖手里,那可是脸丢大发了。

    而在旁边一处洞穴中,金角银角正在喝酒聊天,听那话里话外的内容,全都是孙猴子的狼狈模样。也是,虽说猴子偷盗金丹,乃至被八卦炉炼成混元金刚躯都是老君的默许,但是猴子得了好处一点都不自知不说,反而掀翻了八卦炉,搞得兜率宫一片狼藉,让看炉子炼丹的金角银角看他不顺眼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那猴子吃了大亏,只怕这会已经溜上天去了兜率宫了。”银角放下手中的酒杯道。

    金角却是极为畅快的一笑,冲他道:“莫非你还留恋这平顶山,真想做一辈子妖王不成?”

    “你才要留在这呢。”银角化作的那头面目狰狞的妖王撇了撇嘴,道:“我只是想那猴子怎么还不请莫尘师兄来,这日子也忒无聊了。地仙界虽好,但整日困在这莲花山有什么好玩的,正好老爷不在,等结束了这差事,可得好好去四处逛上一逛。”

    “逛?两位师弟不如去我那通天河逛一逛如何?”这方洞府里,莫尘的身影陡然现了出来,冲着二人笑嘻嘻的道。

    金角银角听见莫尘的声音,俱都是一惊,待看清来的是莫尘,又是一喜,齐声道:“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