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一百五十六章 四大金刚(二合一)

    紫薇天宫之中,那统御诸天星斗的至高神位上,盘踞着一只懒洋洋的大黑豹。

    这只黑色的大豹似乎睡着了一般,眼睛似睁非睁,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极其慵懒的气息,要不是那天上不时有大股大股浓厚的星辰之力落到他身上,这只豹子看起来跟寻常的大猫没什么两样。

    紫薇天宫中很安静,殿内侍奉的诸多仙女神将具是静默的站立在一旁,一丝一毫的声响都不敢发出来,别看这只大豹子看起来一脸的人畜无害,但是这几百年来,紫微星宫统率的诸天星君,但凡是那位死去的大帝心腹,可都没落到好,不是死了,便是逃了,就连在一众星君里地位极高的南斗星君,都被这位给杀了。

    申公豹从来都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别看长得人五人六,满身和气的,那都是迷惑人的,他通常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封神之战时,为了搞死姜子牙与西岐,他可是连整个截教都拖下了水。

    “申公豹!”

    陡然,原本一片宁静之色的紫薇天宫里,响起了一道暴喝之声,只见一道身穿紫衣的身影不知何时落到了大殿之内,那俊朗的眉眼,不是莫尘又是哪位?

    殿内的众多神将仙女闻听这声音都是齐齐脸色一变,自家这位帝君平日里规矩甚是森严,南斗星君就是在殿内走路的声音大了点,就惨死当场,这来的人好大的胆子!

    “哪来的小子,胆敢擅闯紫薇天宫,还高声喧哗,搅扰帝君,来人啊,与本君拿下!”一众天将里,一名身形削瘦的星君走出班列,冲着莫尘呵斥道,此人正是新晋的南斗星君。

    “滚,老子今天没心思和你们玩!”莫尘眼睛一瞪,一股大罗金仙级别的威压轰然涌出,整个紫薇天宫,所有的神魔都觉得身上一沉,站都站不稳,硬生生的被这股威势给压得跪了下来,瑟瑟发抖,也包括那名出来呵斥的南斗星君。

    这时,那在睡着的大黑豹才如梦方醒一般,睁开了眼睛,打量了一番下方怒气冲冲的莫尘,摇身一变,化作了一个身穿衮龙袍,头戴星冠的中年帝王形象。

    “好了,你这小乌鸦,几百年未见,火气可不小,一来就欺负我的手下。”申公豹语气平和的说道,同时身躯威震,一道无形的气势发散而出,一瞬间便抵消了莫尘散发出来的气势。

    那跪在地上的众仙都是觉得浑身一阵轻松,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而那位新晋的南斗星君则是脸色难看的望着莫尘,心里满是苦涩,听帝君这语气,自己呵斥的应当是与他熟识的一位大能,这下可是马屁拍到了马腿上了。

    “你们都退下吧,朕与焚天大圣有要事相商。”申公豹吩咐道。

    底下的众仙齐齐应了一声是,便退了下去,而那位南斗星君听见焚天大圣四个字,脚下一软,差点都走不动路了。

    这天上地下谁不知道,这位妖族新晋的大圣做事是何等的肆无忌惮,六御几乎得罪了个遍,谁都奈何他不得,人间的修行门派更是灭了好几个,自己这骂了他,回头可别被他记恨上了啊!

    他这般心里打鼓害怕,莫尘倒没把他放在眼里,只是眼神锐利的盯着申公豹,一动不动,等众仙人出去,他方才语气不善的道:“申公豹,今日你要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可莫怪我翻脸无情,拆了你这紫薇天宫!”

    莫尘没有开玩笑,如果申公豹不说个明明白白,而是糊弄他,他真的会拆了这座宫殿,给申公豹一点厉害瞧瞧,让他晓得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由不得小乌鸦不紧张,他穿越到这一方世界,万圣老龙王一家子是他仅有的亲人,事关这一大家人的性命,小乌鸦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是以他一听那报信的天将说完,就急匆匆的赶上了天。

    “坐坐坐,这事情也不急于一时,来,你尝尝朕这紫薇天宫的美酒佳肴,咱们边吃边说。”申公豹一挥衣袖,顿时他宝座玉阶的下方,就出现了两张青玉石案,其上摆放了些灵果佳酿。

    申公豹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莫尘却是冷哼一声,道:“我今日来可不是与你喝酒的,你知道些什么,都尽数说与我听,莫要再磨磨蹭蹭的了!”

    喝酒?莫尘这会哪有心思和他喝酒,他只想知道究竟,这申公豹如果再不说,莫尘可就真要忍不住出手了!

    申公豹好似没看出来莫尘的焦急一般,老神在在的寻了一方石案坐了下去,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一边端起来一边道:“咱们这些人,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你又何必着急呢,享受美酒佳肴,亦是我等仙途之上的一大快……啊!”

    他快事二字还没说完,突然惊叫一声,猛然将酒杯丢弃,却见那盛满佳酿的杯子里,哪里还有酒,只有一团赤金色的火焰在其中跳动,正是太阳真火。

    不远处,莫尘保持着一个抬手的姿势,语气冷厉的道:“我说了,我不想喝酒,只想知道你口中那关乎我一大家子性命的事情!”

    “莫尘!”

    申公豹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阴沉之极,他怒道:“朕自问今日对你是礼敬有加,你不经通传,擅闯朕的紫微宫也就罢了,这般屡次三番的言行无状,莫非真当朕这个天帝是假的吗?!”

    “留着你的天帝糊弄鬼去吧!莫要忘了没我们兜率宫,今日哪有你!”莫尘丝毫没给这位天帝面子,针锋相对的回道。

    “你!”

    申公豹指着莫尘,眼神中有无尽的星辰浮现,又有无尽的星辰湮灭,浑身上下都是弥漫着星辰之力,似乎下一瞬间就要出手一般。

    莫尘怕吗?当然是不怕!

    以他今时今日的修为,尤其是被青莲子加持过的太阳真火,哪怕是一般的准圣来了都得饮恨,别提申公豹这区区的大罗金仙了,至于什么紫薇天帝,吓唬吓唬别人罢了,在他眼里没什么厉害的,这天帝的果位,说来还是他给挣来的!

    “想动手?好,我奉陪!”莫尘道,却见他心念一动,法力运转,浑身上下火光大炽,一道道赤金色的火焰自他身体内飞了出来,汇聚到他头顶之上,不多时,便凝聚成了一只丈许大小活灵活现的三足金乌来。

    这只赤金色的三足金乌,一丝一毫的热量都没释放出来,只是伸展着双翼,在莫尘头顶之上盘旋着,漂亮的紧,似乎没有任何威力一般,而构成这金乌的太阳真火里,隐隐有一层微不可见的青色光华闪烁着。

    申公豹看着莫尘头顶上盘旋的那只金乌,感受着那金乌体内那给他一种巨大生死威胁的恐怖力量,他阴沉的脸色突然一变,眼中的无尽星辰俱都散去,笑咪咪的道:“哈哈哈,莫师弟何必如此大动肝火,这太阳真火的威力朕可承受不起,来来来,朕这便与你一一道来那此事。”

    申公豹是大罗金仙,是靠着无尽岁月无数万年苦修一点点熬上来的大罗金仙,几百年的时间,并不足以让他突破到更高的境界,这不是他天资不行,能修炼到大罗金仙的,在整个洪荒的历史上也没有多少,然而这修为放在眼下的莫尘面前,可就不够看了。

    之前的种种作态,不过是申公豹还没端正自己的位置罢了,他谋划这么久,好不容易坐上了六御的位置,成为统管三界众生的一方天帝,而当初那个在他面前毫无还手之力的小乌鸦,依仗着他才混了个焚天大圣名头的小妖,短短几百年间竟然闯出了这般大的威名,连玉帝都是束手无策。

    几百年的功夫,不过也就是他打个盹的时间罢了,你教这位新晋天帝如何能认清楚自己和莫尘现在的状况?纵使莫尘名声再响,实力再强,在他眼中也不过是当初那个任他算计的小妖魔。

    非得莫尘展露了实力,凭借太阳真火这等足以碾压申公豹的强大神通,才会让他明白,这只小乌鸦,早已经不是当初的那只小乌鸦了,甚至是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人了。

    这是人性,只有**裸的被现实打脸了的人,才会明白现实的残酷,神魔亦然。

    申公豹到底是老奸巨猾,一见莫尘不再如当初一般任他拿捏,当即换了个脸色,摆正了心态。

    早这样不就完事了吗?

    莫尘心里不屑的道,同时心念一动,法力消散,那盘踞在紫薇天宫里的三足金乌一下子分解成了无数股火焰,复又没入到了他的身体之内。

    这太阳真火如果不是莫尘控制着威力,绝对可以一瞬间将这众星之主的宫殿,彻底的汽化掉。

    “说吧,到底是何事,关乎我一家子人的性命。”莫尘再次出言质问道。

    申公豹没有推诿,只是伸手朝空中一点,顿时,一幅法力凝聚成的地图跃然而出,那地图之上,四大部洲,海外仙岛,历历在目。而申公豹在这地图上一划,一道勾连南瞻部洲到西贺牛洲的道路涌现了出来,起点赫然是那大唐国长安城,而终点则是佛教的灵山大雷音寺。

    “西游之路,你弄这玩意出来做什么,这和我家人的性命有什么关系?”莫尘问道,通天河水府早已被他搬迁,而敖倩正在闭关,自然不会像原著一样偷盗舍利子,那碧波潭自然安然无恙,这西游之路,怎么也危害不到他家人的身上来。

    申公豹却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手指再点,顿时,一道道浓郁的星辰之力浮现在了这幅地仙界的地图之上,他道:“师弟请再看。”

    “你直接说吧,我看什么看!”莫尘没好气的道,点出西游之路,再弄点星辰之力,鬼知道他玩什么把戏,今天这申公豹也是不弄点有用的消息出来,他非得给这厮一点厉害看看不可。

    见莫尘一点耐心也无,申公豹轻笑了一声,道:“师弟沿着这西游取经之路看看,看着一路之上的星辰之力分布浓郁程度。”

    莫尘闻言没在说话,仔细看了一眼,这一路之上,以西方灵山与五庄观等地的星辰之力最为浓郁,而其余的地方,则是自大唐国至宝象国这一段星辰之力分布比较浓郁,至于剩下的路径则是相对稀薄。

    嗯?不对啊!

    西游之路,越往后大妖老魔越多,而这些大妖老魔必然是盘踞在能供应他们修炼的地方,而前半截除了个五庄观没什么了不得的存在了,怎么这些大妖所在之地,还没前半截星辰之力多呢?

    “师弟是发现不对了吧,为兄也是偶然间才看明白,这每日里星辰之力下界各处投放多少,紫薇天宫自有定数,然而这些日子来,自宝箱国到南瞻部洲大唐国这一段,星辰之力赫然无人吸纳,越堆积越浓厚,朕这才动了心思,下界一探究竟,你再看!”

    申公豹衣袖一挥,一下子便收起了那副地仙界之图,双眼之中,各自有一道星辰之力溢出,在二人正前方交织出了一幅画面,这是他的记忆。

    那画面犹如电影一般,不仅有人物,还有着声音。只见那画面之上,四名肥头大耳,脑门蹭亮的和尚出现在了其中,这四名和尚都是天仙级别的神魔,站在最中央的一名和尚手里拿着一只金色的钵盂,其上散发出一股让现在的莫尘都有些心悸的气息。

    而这四名和尚面前,是无数形形色色的小妖魔,其中夹杂着些许散仙地仙层次的妖王,这四个秃驴口中默念着我佛慈悲,手下却是没有一点留情的,犹如虎入羊群一般,展开了一面倒的屠杀,不过几个刹那,那些妖魔都被杀了个干净。

    画面到这里就停了下来,消散不见,那申公豹开口道:“如何,师弟可知这四个和尚的身份,以及他们为何要杀这些小妖吗?”

    “佛门四大金刚!”

    莫尘脱口而出,他想起当初两界山感受到的那一抹佛门气息,与当时看见的一地尸骸,心中已然隐隐有了些许猜测,但他面上没有流露出来,反而问道:“这些和尚杀些小妖,和我家人性命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