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天罡刀

    “菩萨,就是这般,那小妖实在是太过棘手,一手火焰神通,让俺老孙束手无策,师父与两位师弟都被擒拿去了,俺只能来找你讨要对策了!”猴子灰头土脸的站在菩萨面前,模样凄惨无比,浑身上下黑一块灰一块的,实在是狼狈不堪。

    观音菩萨皱眉一想,就知道猴子说的是谁了,西游八十一难,她可是全都铭记在心。只听她打趣道:“火焰神通?是红孩儿吧,他是牛魔王的爱子,说起来还算是你的侄儿,连后生晚辈都打不过,还来我面前发牢骚了。”

    “什么,是牛大哥的儿子?”猴子微微一惊,但随即生起气来,道:“这臭小子,明知都是一家人,还这般刁难俺老孙,回头等见了牛大哥,定然让他好好收拾这小子不可!”

    话是这样说,不过猴子自家人知自家事,他见了牛魔王别说让人家收拾自己儿子了,就他当年做的那件事情,人老牛不当场和他翻脸就算是不错的了。

    观音菩萨的眼神中却闪过一丝诧异之色,这猴子学聪明了啊,三言两语就将她的话打岔了过去,不接她激将的话柄,看来这一路上的艰辛,也让这猴子颇有长进啊。

    观音对猴子的赞赏,猴子自然是不知晓的,孙猴子现在是急着让观音去救他师父,他道:“菩萨,您还是速速随俺前去降服那小妖吧,要是晚了,俺那侄儿将那和尚扒皮抽筋,犯下大错,可就来不及了!”

    “不急不急。”观音菩萨神色淡定的说道,她把手里的玉净瓶朝着远处海里一扔,那瓶子当即咕噜咕噜的没入了进去,眼看着要沉了。

    猴子见她这般作态,不禁有些不解,道:“菩萨,莫非您也没法子对付那小妖,气的扔瓶子吗?”

    观音嫣然一笑,宣了声佛号道:“你这猴头,想到哪里去了,贫僧乃是出家人,四大皆空,哪会动无名嗔火,我这瓶儿颇有奇异,装满了水,便能降服那红孩儿的火焰。”

    这确实如此,红莲业火虽说专烧业力,威力无边,但是一物降一物,观音菩萨的玉净瓶乃是她成道之宝,其上有她自成观音大士以来,积攒的无尽功德,功德与业力本就是相生相克,凭借着玉净瓶上的功德之力,红孩儿那点微末火焰,自然是不放在观音的眼里了。但是功德之力也要有载体,观音取水,便是让这海水作为承载之物,一举浇灭红孩儿的三昧真火。

    孙猴子听菩萨有法子降服红孩儿,高兴的抓耳挠腮,不过他蹦着蹦着,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语气肃穆的道:“还请菩萨小心,那号山恐怕不止这红孩儿作祟,还有别的大能。”

    接着,他便将当日莫尘与玉帝争斗,他所感知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向观音说了个清楚。

    观音一听,心里也是一惊,按猴子的描述,那争斗的二人都是大罗金仙无遗了,大罗金仙这种级别的人物,跑到西游路上,搅风搅雨,那可是相当的麻烦。而且九九八十一难早已排列妥当,陡然窜进来两个这等人物,绝非幸事!

    不过好在被这猴子发现了,还没酿成差错,不行,不能拖了,得速速去看看,至于那红孩儿吗,观音菩萨突然道:“惠岸,你速去天庭,将你父王的天罡刀借下来,与为师在号山汇合!”声音里夹杂着法力,往紫竹林深处涌去。

    “弟子领命!”紫竹林深处,传出来了惠岸的声音,随即一道金色佛光冲天而起,朝着天庭而去。

    ……

    正在山峰上打坐冥想的莫尘,突然心中一动,抬头一看,却见一道佛光自正南方激射而来,观音到了!他微微一笑,**玄功全力发动,遮掩住了自身的气息。

    红孩儿所在的洞府里,没了一群小妖,他自然就没有去邀请他爹来吃唐僧肉了,他正在摆弄一件宝贝,是莫尘送他的一件宝贝,不,准确的说不是宝贝,而是一簇火焰,一小簇赤金色的火焰。

    想及那位斩杀了玉帝,力抗射日神箭都无事的焚天大圣,红孩儿眼神中满是向往之色,他日后必然也要成为这种叱咤一方的大妖王,连天庭都丝毫无可奈何。

    至于莫尘的嘱咐,说是观音菩萨也会来拿他,他倒是丝毫没有畏惧的,管他什么菩萨不菩萨,待他擒拿住了那猴子,将这师徒四人一起送往积雷山,岂不妙哉?

    红孩儿还是见识浅了,他年纪尚小,幼时待在翠云山,牛魔王常年不在,铁扇公主自然很少和他讲这满天的神佛,等他出来自立为王,又没接触到什么厉害人物,只晓得天庭众神,不知道佛门的厉害之处。

    “那猴子连我的三昧真火都抵挡不过,哪里还用到莫叔叔的火焰,莫叔叔说我有大危险时方可拿出来用,那猴子都快要被我擒拿下来了,又哪里用得着呢,想来是莫叔叔自己看错了吧。”红孩儿自言自语着,那唐僧几人都被他捆的严严实实的,连嘴都被堵住了,扔在了一边。

    “红孩儿,还不出来见过你孙叔叔,快点出来!”

    这猴子又来了!

    红孩儿一听这声音,顿时停止了摆弄莫尘留给他的太阳真火,站了起身,径直走了出去。

    洞口之前,一名宝相庄严的菩萨端坐莲台上正望着他,而那猴子侍立在一旁,看着他抓耳挠腮的在笑。

    “你这猴子,是谁家的叔叔,好不害臊,乱认亲戚,上次侥幸让你逃了,这会还敢来,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红孩儿厉声道。

    “好侄儿,俺老孙念在牛大哥的份上,今日你要放了俺师父师弟,万事好说,你要不放,菩萨在此,待会吃苦可莫说俺不念情分了!”

    猴子笑嘻嘻的说道,却把红孩儿气的额头青筋直蹦,这小妖道:“我没你这等没脸没皮的叔叔!”说罢接着捶鼻子,猴子和菩萨都是冷眼旁观,没有阻挡。

    红孩儿酝酿完毕,哇的一下,吐出了无尽的三昧真火,眨眼的功夫就将二人淹没在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