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两百一十七章 襄助(二合一)

    “诸位,还要打吗?”莫尘手托着紫金葫芦,冲着天上战做一团的众人说道。

    那紫金葫芦乃是先天灵宝,一旦驱使起来威力奇大,动静也不小,众人虽是忙着应付眼前的敌手,但亦是会分出心神关注别人,毕竟这么多大能,万一被人给你抽冷子来上那么一下,那可就不妙了。

    见日光菩萨与月光菩萨纷纷被擒拿住了,妖族这一方都是脸色一喜,而佛门众僧则俱是神色一暗,又折了两人,这可如何取胜?

    一众大能停下手来站在空中,便是连打的火气正盛的降龙罗汉与蛟魔王二人亦是被紫金葫芦的威势所震惊,各自收起了法力,分了开来。

    无当圣母见妖族占优,不禁笑道:“弥勒,眼下你们就这么一点人了,还想伤到云霄妹子,救出那多宝,我看啊,不如速速退去,免得把佛门底蕴尽数折在这金山,那可就不妙了。”

    弥勒却仍是笑意盈盈,他道:“这还没结束呢,谁胜谁负,言之过早,我佛如来法力深厚,说不得他自己亦能破了这门九曲黄河阵来!”

    话虽是这样说,但是弥勒心里想的却全然不是如来,便是如来脱困而出,佛门这边的实力相比妖族的大能并不稳占优势,他等的是天庭出手,天庭的人马一来,局势立刻便会反转,他不必那么早认输。

    这和尚和那两名圣人一般,都是不知玉帝受伤闭关之事,也是,这些大能常年在洞府里修道,玉帝因着莫尘才受伤一事,自是不会大肆传扬,养伤时日又短,他们不知晓实在是平常。

    云霄仙子操持的九曲黄河大阵之处,那里混沌一片,影影倬倬,根本看不清楚里面什么情况,只是不时有佛光闪烁,似乎是那如来佛祖正在想法子破解这阵法一般。

    “观音弥勒,尔等还不认输吗,难道非要我将这漫天神佛都收入这紫金葫芦里,尔等才肯退让?”莫尘朝着空中喝问道。

    他这话一出,文殊普贤这等大能都是吓得将浑身气息紧紧的收拢起来,生怕泄露一丝一毫,被这位焚天大圣给锁定了,到那时可就惨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莫尘也是在虚张声势,他哪有那么大能耐能收了这么多神佛,紫金葫芦厉害是厉害,但是收服一名准圣消耗的可不小,莫尘还得分神镇压着,要是他再收取别的大罗,只怕还没打开塞子,就会叫这葫芦里的两位菩萨给溜了。

    灵山诸佛一阵沉默,没有一个站出来说话的,退还是不退?

    莫尘接着道:“好,不回答是吗,那便是要战了,今日休怪我无情……”

    他情字还没说完,这场上局势却是凭空起了变化来,只见金山地界,原本是佛妖对峙,漫天的佛光与妖气充塞在这方天地之间,陡然,一抹极为璀璨的星辰之力一下子便划破了佛光与妖气,投射到了下方。

    那抹星辰之力呈淡紫色,隐隐带着些许皇道威严,在场的妖佛都是大能,见多识广,立即便认了出来,只听观音道:“紫薇星辰之力!”

    没错,正是那代表着帝王之相的众星之主紫微星降落下来的星辰之力。

    那抹星辰之力落在地上缓缓的凝聚出来了一个虚影来,那星辰虚影身着紫色衮龙袍,头戴天子冠,不是那位坑死人不偿命的申公豹又是谁?

    只见这申公豹露出身形,朝着四周一打量,看见诸多大能,微微一笑,冲着佛门诸圣道:“朕这便见过诸位佛祖菩萨了!”

    一见来人是申公豹,佛门中人心中都是暗道不妙,尤以弥勒表情变化的最快,他脸上哪还有笑意,慢慢的苦色,都打到这会儿了,天庭还不派兵下来,反而是这位妖族天帝下凡,肯定是出了变故。

    不过虽然此刻佛妖两方交战,但申公豹毕竟是六御天帝,三界之主,弥勒纵使此时不想见着这位主,也只能捏着鼻子,稽首行礼道:“贫僧恭迎紫薇大帝降临,不知大帝下凡,可是来助我等降妖伏魔的?”

    降妖伏魔?我就是妖,要助你降服我自己吗?

    申公豹心里这般想,嘴上却道:“那是自然,如今玉帝闭关无法理事,天庭之事暂由朕与勾陈主持,听闻取经人被妖族抓去,朕特意下凡相助。”

    莫尘听申公豹一本正经的这般说,心头不禁暗笑起来,这金山伏击佛门一事,说来还是这申公豹挑起来的,他说要相助佛门,那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莫尘自己也是不知道,他当初阴差阳错伤了玉帝,导致原本计划的勾陈紫薇二位抗衡玉帝使天庭无法出兵,变成了妲己全面控制了天庭,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其余六大圣也是知道此中端倪的,各个都是脸色怪异忍着笑不说话。反倒是底下那一众截教妖王,不知内情,有些搞不清楚什么名堂,但是见牛魔王等人没说话,遂也没站出来找申公豹的麻烦。

    “陛下既然是要襄助我等,不知天兵天将何在?”弥勒看着申公豹投射下来的星辰之力分神,出言问道。

    他心中实在是没报有太大的希望,想到这申公豹与妲己二妖主宰天庭,能派个万余天兵已经是了不起了,但是万余天兵对上地下那百万精锐妖兵,又济得了什么事?

    “弥勒佛祖莫见怪,众仙家都说这佛门取经虽有功德,按理说我等该倾力相助,然而这些妖族聚集在此,却也没犯什么天规天条,贸然出兵剿灭名不正言不顺,众意难违,因此朕此番并未带什么兵将下凡。”申公豹笑眯眯的说道。

    果然!

    弥勒心里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虽说不知道玉帝为何闭关无法理事,但是别添乱就好了,他对这位霉星没什么指望。

    他道:“那陛下下凡所欲何为?”

    “说了是襄助佛门,朕虽然无法派兵,但亦是遣众星君运转诸天星辰,发动那周天星辰大阵,好助佛门降妖,佛祖请看!”申公豹突然伸手朝着空中微微一点,一抹星辰之力飞速的逸散到了空中。

    这一丝星辰之力就犹如某个信号一般,只是一个刹那,原本是白日的天光,一下子便黑了起来,天空之中,一颗有一颗璀璨的星辰浮现。

    满天星辰高高悬挂在天际,一轮明月亦是缓缓升起,散发出柔和的光辉来。

    这一刻,不仅仅是金山,而是整个三界,在白日尚未过完的情况下,夜幕突然降临,这违背天地常理的一幕出现,不知道多少凡人吓得哭天喊地,在家里求神拜佛。

    至于整个地仙界但凡有修为活的久一点的神魔,看着那天上悬挂的无尽星斗,以及那充斥地仙界无比浓郁的星辰之力,都是联想到了数百年前,那场天帝陨落的大战,各个都在心里念叨着,怕是要出大事了。

    没错,确实要出大事了,从某种程度上讲,佛妖两方势力的抗衡,远比当年那一场玉面狐狸惹起来的风波大,这关系到了天地大劫,关系到了佛门无数年的算计。

    无数的星辰在空中大放光明,以三百六十五颗星辰为核心,汇聚成了一方古老玄奥的大阵,这三百六十五颗星辰呈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均匀分布,璀璨无比,每一颗都散发出极为恐怖的威势,每一颗都堪比金仙。

    这核心的三百六十五颗星辰上,站立着三百六十五道装扮各异的神魔,有持神兵穿战甲的天庭神将,有着道袍挥拂尘的逍遥仙人,还有面目狰狞凶恶仿佛化形没完全的妖魔,这些人当中,唯一相同的地方便是他们个个手上捏着一枚小旗,每一枚小旗之上都是勾画着极其玄奥莫名的阵纹,正是那驱使周天星斗大阵的阵眼周天星辰幡。

    北斗七星与南斗六星的光芒在这周天星辰大阵之中最为璀璨耀眼,其上站立的十三名星君个个法力高强,也俱是申公豹的心腹,这两方星斗乃是整个周天星辰大阵最为关键紧要之处,当年妖族布阵时可是用河图洛书两件无上珍宝镇压其上的。现在虽然没了这等灵宝镇压,但是对手亦不是那布下了十二都天神煞大阵的十二祖巫。

    南斗星君与北斗星君一身紫色明光铠,手持一杆极为巨大的周天星辰幡,齐齐喝道:“大阵已起,请大帝吩咐!”声音随着星辰之力传到了下界,犹如雷鸣一般回荡在整个金山。

    申公豹点了点头,看着空中在不断积蓄威能的周天星斗大阵,心中满是感叹,只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初他在万岁妖城之时,被此阵围困,要不是有莫尘,好悬就要殒命当场,而今日他为天帝,周天星斗大阵操纵与他手,而两方势力孰胜孰败,完全取决于他,真是天地翻覆,物是人非,一至如斯。

    确实是物是人非,这天上操持周天星斗大阵的三百六十五位星君神将,已经有大半不是几百年前的那一批了,追随前任紫薇大帝的人族星君神将,早都被申公豹找借口用天规一个一个或贬黜下凡,或送上斩仙台,便是连南斗与北斗星君这两尊紫薇大帝之下最为尊贵的星位,亦是换了新人。

    周天星斗大阵啊!

    弥勒佛祖、观音菩萨以及佛门众僧都是目光带着惊骇之色的盯着天空,这门太古杀阵,威名赫赫,震慑三界,乃是妖族坐拥上古天庭的根基之一,有谁会预料到,这位新晋的紫微天帝竟然会出这么大的血本,用这门阵法相助他们佛门?

    申公豹看着佛门众佛的模样,嘴角挂着一丝轻笑,发号施令道:“众星君听令,以周天星辰之力束缚妖族群魔,好助佛门降妖除魔!”

    威严的声音在他法力包裹之下直直传上了天庭,到了那南斗星君与北斗星君耳边,隔着星辰之远,两名星君对视了一眼,脸上俱都浮现出一抹怪异的笑意,同时挥动着手中的周天星辰幡,大声喝道:“奉大帝之令,起周天星辰大阵,束缚群妖!”

    两位星君的命令一下,周天星斗大阵之上,每一位星君都是开始奋力操弄着手中那一杆周天星辰幡,天上无尽星辰释放出来的星辰之力一下子更为浓郁了,那些星辰之力尽皆汇聚在了这三百六十五颗作为小阵眼的星辰之上,一时之间,这些星辰简直璀璨的如正午的艳阳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咻!咻!咻!咻!……

    每一颗星辰都洒下了无尽的光辉落到了金山上的妖族身上,只见霎那间,妖族一方下到百万小妖,上到诸多大圣甚至是无当圣母与云霄娘娘身上,都有一套星辰之力凝聚成的甲胄覆盖着,看起来,似乎他们真的被这周天星辰大阵束缚住了手脚一般。

    “好了,此间事了,朕便不再凡界久留,在此提前预祝佛门众佛祖菩萨旗开得胜了!”申公豹冲着弥勒佛说道,随即也不待他答复,话音刚落,这具星辰之力凝聚成的化身便烟消云散,彻底不见了。

    只留下众佛站在那里有些呆愣的不知所措,谁也没想到这为妖族出身的天帝竟然真的会帮助他们,还是动用了周天星斗大阵这般大杀器。

    弥勒双手合十,长喧了声佛号,这才笑道:“无当道友,诸位大圣,尔等此刻被星辰之力束缚,法力大减,远非我佛门对手,还不束手就擒投降吗?”

    吼!

    就在他说话的当口,一声极为狂暴的狮吼声一下子传了过来,只见远处,被药师佛困住的九灵元圣九头齐啸,一脚便将那药师佛化作的琉璃禁制给踩破了一个大洞来。

    那层琉璃禁制瞬间肢解开来,现出了药师佛的本来面目,一尊披着蓝色僧衣的老和尚,不过这个老和尚此刻嘴角挂着一丝鲜血,显然是受了重伤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一众妖王放声大笑了起来,笑了好半晌,莫尘才释放出了浑身的气势,阴恻恻的道:“弥勒,你说谁要束手就擒啊!”

    怎……怎么……可能?!!!

    弥勒佛祖与众菩萨都是瞪大了眼珠子,随着莫尘释放出周身的气势,这漫天的妖魔齐齐的都是跟随着他放出了自身的气势,这些原本该在周天星斗大阵之下战力受损的妖魔,一个个的不但没有被束缚住,反而各个法力大增,便连大罗级别的大圣,亦是气势强横了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