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两百二十九章 认输

    “还是洪荒大陆舒服!”通天圣人站在半空之中,伸了个懒腰感慨道:“我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好好在三界呆过了,不知道无当将我的金鳌岛照料的如何了?”

    自封神大战,通天教主闯下了那般大祸之后,他便被道祖禁了足,不准进入三界之中,是以,那方金鳌岛道场,他已经有无数万年没去过了。

    想到就做,虽说三清刚在那两界间隙大战了一场,受了些伤,模样狼狈,不便人前显身,但是以通天教主的道行,以灵觉探查一下自己当年的道场,不过举手之劳。

    只是探查的结果却让通天圣人大吃一惊,他脸色怪异的朝着西牛贺洲金山地界望去,带着些许唯恐天下不乱的语气道:“倒是闹出了好大的动静,好一个西游取经,佛法东传。”

    太上与元始二位闻言,互相对视了一眼,亦是放开了自己的灵觉,朝着三界扫去,以他二人的修为,那金山地界发生了什么,自是瞒不过的,佛妖对峙,还掺杂着诸多的截教弟子在其中,什么情况?

    按理说,他们击退了魔界的三尊圣人,眼下是要前去紫霄宫见道祖鸿钧的,不过三界出了这么大事,这三名圣人都是没了心思赶往紫霄宫,西游取经,虽然说是佛门的大劫,但亦是在他三人掌控之中,眼下出了这么大乱子,你叫他们如何有心思去紫霄宫?

    “以贫道看,我等还是去一趟灵山,问问那两位,这三界之中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太上老君在金山亦是感受到了自家那二徒弟与坐骑的气息,出言提议道。

    大劫之中,便是圣人也无法推演过去未来的天机,是以三清一回来,面对这般突发状况亦是有些懵逼的,就出去了一趟,才几年,就搞出了个妖佛对峙的局势,这怕不是要如当年那几次的量劫一般,杀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了?

    “还去灵山问个什么劲!”元始天尊突然指了指天空道:“那几位都在混沌里呆着呢!”早在察觉到金山那么大的动静之时,元始天尊的灵觉便扫过了三界,却发现好几位本该在道场清修的人都不见了,偏偏各个都还是与妖族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

    三界既然没有,元始天尊自然是抬头朝着混沌之中寻求,以他的修为,自是能清清楚楚的看见站在混沌里的那几位了。

    “孔宣、冥河、酆都、接引、准提,啧啧啧,简直是堪比当年万仙阵一战啊!”通天教主砸了砸舌头,看着身旁的元始天尊,有些不经意的道。

    而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这两位对于通天教主的话直接是恍若未闻,当年之事,肢解掉庞大至极的截教固然对,但今日看来,却是千错万错,他们师兄弟二人联合外人暗算了通天教主,最终让佛门捡了个大漏,道门实力受损,还要让出这一大劫给佛门传法,怎么看怎么亏。

    是以老君道:“佛门双圣与这些新晋的圣人对上了,我等且去混沌中一看究竟吧。”他微笑着冲混沌中注视着他们三人的那几位点了点头,心念一动,便自三界之中消失不见,而元始与通天亦是随之身影消失不见。

    无尽混沌之中,八位圣人汇聚,三清齐齐冲着这五人做了一揖,那通天教主笑嘻嘻的道:“怎么,底下那么大阵仗,五位道友是想重演当年的截阐之争吗?”

    刚才装作没听见,现在又被当做外人的面提了起来,饶是以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的心境也不禁微微的一波动,尤其是元始天尊,朝着通天教主狠狠的瞪了一眼。

    太上老君才冲着孔宣等人道:“五位道友见笑了,我等刚刚自两界缝隙驱退那三位,不知道这三界中究竟发生了何事,竟然让佛妖两方大战,诸位在混沌中争斗。”

    混沌之中,按理说只有混沌之力,不过这几位大战之下,方圆几万里内的混沌之力,尽数被湮灭成了狂暴的灵气,到现在还没完全逸散,三清是何等修为,自是一眼看出这几位刚才少不了是有一场大战的。

    接引和准提都没有说话,佛门传法,本来三清就不爽,只是碍于昔日的约定,以及他们分割的功德,这才捏着鼻子认了,不过有机会给他们使绊子,这三位肯定不会心慈手软的,佛门势力弱一点,便代表着道门强一点,是以这三位的立场即使是中立,也是会变着法稍稍偏向妖族的。

    他二人知道的理,孔宣三位也知道,虽说酆都与冥河是来帮妖族的,不过货真价实的妖族圣人,只有孔宣一人,是以孔宣道:“三位道友为我洪荒驱逐外魔,是大功德之事,我等在这做的,不过是些意气之争罢了,不是什么大事。”

    魔界三圣破界而出,想要趁着洪荒大劫降临这方世界,三清前去阻拦,乃是大功德之事,会得天道褒奖,这也是鸿均道祖不点别人专门召集他们三个去的原因之一,他三师兄弟一来法力道行在诸圣之中是一等一的,旁人去未必能拦得住那三位;这二来嘛,便是为了照顾一番三清了。

    虽说道祖收了六个弟子,但是接引准提不过是记名弟子,而女娲吗,则是她负有创造天地主角人族出世的使命,鸿钧真正疼爱的,还是根正苗红、福泽深厚的三清,不然紫霄宫分宝,乃至分宝崖散宝时,这三师兄弟也不会拿大头,可怜女娲只混到了一枚红绣球和一副山河社稷图,而西方二圣更惨,跪下来哀求哭泣,才弄到了一方十二品功德金莲,后来还被蚊道人给啃了。道祖的偏心之处,可见一斑。

    孔宣嘴上说是意气之争,小事而已,却还是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与三清分说了个清楚。

    三清一听,齐齐对视了一眼,心里打的都是一个算盘,好嘛,这是送上门来的好机会,来削弱佛门传法取经的效果啊。

    不过他们三人还没说什么帮腔的话,那边准提却是道:“我佛门认输了,一切便依着孔宣道友的意思吧,师兄,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