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两百三十三章 酒宴(二合一)

    “此番,便要多谢众位师兄弟以及诸位兄弟相助了!”牛魔王端着一大杯酒,冲着下方道。

    金山金洞之内,六大圣,九头狮子,群妖都聚集在此,喝酒庆功,无当圣母,云霄娘娘这两位后来的大能,倒是没出现在此地,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众妖齐齐举杯,有的道‘哪里哪里’,有的道‘全赖诸位大圣出力’,还有的道‘是孔宣圣人出手及时’等等等等,不一而足,一时间,大厅里满是嘈杂的人声,唯独一致的,是众人脸上的笑意与眼角藏不住的喜色。

    多少年了啊,对于在座的诸位妖王来说,太久太久了,他们之中,活的久的,经过了上古天庭统领洪荒万族的辉煌岁月,岁数小些的,也是上金鳌岛碧游宫拜师过,见证了封神之前那一段截教万仙来朝的巅峰时光,而在这两段岁月中,妖族都是其中数一数二的主角,可惜,随着巫妖大战,截阐之争,妖族横亘在万族头顶,站在三界之巅的好日子,便统统消失不见了。

    巫妖大战,妖族元气大伤,仅存的一些上古妖圣都被那位妖师裹挟着去了妖师宫,新一代的妖族,借着拜师在通天圣人门下的机会,好不容易为妖族恢复了些许元气,却在万仙阵一役中,尽数没了。

    自那之后,妖族在三界中的地位便从高高在上的霸主,沦落到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谁都想上来踩一脚妖族,降魔伏妖赫然成了三界的正道真理,不管是地仙界的诸多人族仙道门派,亦或是天庭的星君神将,乃至佛门的大和尚,都对妖族喊打喊杀,偏偏妖族势弱,无从反抗,只能任人宰割。

    妖族浑身是宝,便是普通的野兽,凡人都可以剥皮为衣,放血入药,以肉做菜,更无论是长年累月吸收日月灵气、天地精华的妖族呢?

    鳞甲可以炼制防御之物,内丹可以增长修为,毛发可以炼制某些特殊的法宝,血液更可以炼丹,至于元神,更是可以炼成器灵乃至魂蛊,威力无穷。

    有这般益处,偏偏又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犹如幼儿携金行走于闹市之中,很难不让人眼红。地仙界修为弱小的修士惦记着妖族的小妖,指望着杀妖提升修为与战力,而天上的神魔则是惦记着某些妖王,想要炼制些强大的法宝与丹药,佛门的秃驴更想渡化一些大妖,作为坐骑,任他驱使。

    而但凡活下来年头久点的妖魔,虽说隐居于深山老林,却一直被三界之中无所不在的天庭土地山神盯得死死的,谁也不敢单独出这个头,为妖族做点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当年牛魔王等人七大圣齐聚,便是打着利用一番孙猴子的想法,与天庭战上一战,纵使不胜,但亦要借此战告诉三界无尽神魔,妖族不可欺,可惜的是,打还没打,猴子便降了,七大圣伐天,变成了一个笑话。

    而西游开始以来,妖族更是损失惨重,无数小妖被屠杀,妖王不是被杀就是被抓,倘若没这次金山群妖汇聚,只怕西游之后,地仙界的一众神魔,欺凌妖族更为厉害了。

    道理很简单,和尚摸得,道士摸不得?那西方佛门这般对妖族喊打喊杀,都没什么抵抗,妖族自己都这么软弱可欺,还指望别人不会扑上来咬一口?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从今天开始就不一样了!

    西方大雷音寺,灵山三千佛陀齐出,甚至是那高高在上,俯瞰三界众生,视天下神魔如棋子一般的两尊圣人都一齐下场,却尽皆被妖族挡了回去,佛门当着这金山百万妖族的面,退让了一步,许下承诺,西游之路,再也不会随意屠戮小妖。

    那是佛门啊,几次天地量劫之中,崛起的最快,堪称是三界中除了天庭之外最强大的势力,不带之一的,连他们都退让了,这地仙界,这方洪荒世界,又有谁敢说自己比佛门更强,敢来动妖族呢?

    当然了,想要一战打消天下神魔对于妖族的觊觎之心与轻视之意,那是不大可能的,除非能如上古天庭一般,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或者如截教一般,万仙来朝,成为洪荒大陆实力最强的一方势力,这才没人敢动;但是,至少从今以后,那些高喊替天行道,降魔伏妖口号的神魔,会少很多很多,那些原本明目张胆,就敢欺辱妖族,屠戮妖族的势力,会私下里遮掩一些,力求不被人发现了。

    这就够了,已经足够让三界妖族,让在座的妖王开心了,被欺负了这么些年,好不容易打了一场翻身仗,扬眉吐气一番,还能奢求什么呢?

    天地大势,便是万族齐暗,人族一枝独秀,毕竟人家是天地主角,而这西游大劫,更是佛法东传,发扬光大的天定之机,能在佛门最为巅峰鼎盛之时,当头一棒,逼其退让一步,已经是极为了不得的成就了。

    这群妖沸沸扬扬的声音,牛魔王并没有阻止,而是乐呵呵的看着,他也是老怀欣慰啊,说句实话,如果不是莫尘执意如此,他并不想搞出这么大的声势在取经的节骨眼上与佛门作对。

    想到莫尘,牛魔王侧身朝着坐在一旁的莫尘举杯道:“莫兄弟,俺老牛敬你一杯!”

    这金洞大厅之内,群妖庆贺大胜之宴,虽说妖族向来自由,不受束缚,但终究还是按照实力与身份排列座次的,而身为焚天大圣,妖族最顶尖战力之一,毫无疑问,当坐在最上首,莫尘此刻便是坐在鹏魔王和蛟魔王身边,与六大圣并排,离着牛魔王最近。

    他原本正与鹏魔王说着话,见牛魔王举杯,亦是笑着拿起酒杯道:“哪敢让牛大哥说一个敬字,小弟愧不敢当啊!”

    “你若愧不敢当,今日这在场的无数妖王,还有那在外庆贺的百万孩儿,恐怕没有一个能当得起这庆功酒了,之前是俺老牛想岔了,胆怯了,此役之胜,全在于你,俺老牛替整个妖族敬你!”牛魔王压抑不住情绪,越说越大,说到最后一个字,已然压下了大厅内所有的声音,将群妖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他一仰头,喝干了杯中酒,冲着莫尘亮了亮杯子,目光中满是谢意。

    确实应当谢,不只是因为莫尘救了他宝贝儿子红孩儿与组织起了这场伏击佛门的大战,更应当谢的便是他请出了酆都大帝。

    当初在救出红孩儿牛魔王决意找佛门麻烦的时候,两人便有过一次密谈,这次密谈中,牛魔王非常直率的指出了最为关键的问题,佛门有两尊坐镇的圣人,我们如何抵挡?

    圣人不亲自下场对付小辈,那是不可能的,封神之战早已让天下神魔看清楚圣人是什么德性,圣人也是人,还都是特别爱面子,心胸不怎么宽广的人,元始天尊、准提道人这等专门欺负小辈的便不说了,那通天圣人一时不爽,硬是要重炼地火风水,毁了整个三界。

    虽说道祖有法旨制约圣人,但是那主要是为了防止这些法力滔天的家伙再次将三界打个稀里哗啦,只要不搞出太大的动静,鸿均道祖又不是闲的蛋疼,哪里会管这闲事?

    而以圣人的法力来说,圣人之下皆蝼蚁,除非同阶相抗衡,不然对付三界中任何一位大能,都是足以手到擒来,轻轻松松的一件事,甚至出手时连空间都不会弄碎,就能碾死任意一位大神通者。

    明眼人都知道,能抗衡圣人的唯有圣人,没圣人只能被完虐,牛魔王亦是将形势分析得很清楚,女娲娘娘已经是一心一意做那人族圣母,早已不管妖族,除非妖族面临亡族之祸,决计不会再出手,而他能请来的截教师兄弟与一群老哥们纵使能敌住佛门佛祖菩萨,但妖族这边只有一个孔宣圣人,无论如何也打不过两尊老牌圣人的。

    莫尘给出的法子也很简单,他去请掌管冥界的酆都大帝,不仅如此,还让红孩儿去修罗界找波旬哭诉佛门观音试图收他为童子一事。

    牛魔王与铁扇公主因着当初那玉面公主一事,早已闹掰,老牛自己去请冥河老祖,人请到请不到尚且是两说,但是保准会先挨上一剑,就他那花心的模样,哪个娘家人也受不了啊。

    修罗一族上上下下都很疼爱这大公主所出之子,有一半修罗族血脉的红孩儿,波旬亲自说服了冥河老祖,这下有三圣站在了金山妖族背后,牛魔王这才敢召集群妖,与佛门一分高下。

    所以说,没了莫尘,这金山百万妖兵,看着气势汹汹,实际上未必敌得过那圣人一指头的法力,妖族必败,你教牛魔王如何不感激莫尘?当然了,更感激的是不用他自己舔着一张老脸再去求铁扇公主了。

    “诸位兄弟,此次焚天大圣出力甚多,依本王看,咱们一齐敬焚天大圣一杯如何?”莫尘酒还没喝下去,那边鹏魔王亦是站了起身,冲着目光汇聚过来的群妖喊道。

    “我等敬焚天大圣!”大厅内的妖王们闻言齐齐站了起身,举杯高喝,声如雷震。

    莫尘跟着站了起身道:“便多谢诸位兄弟的好意了,盼我妖族,能重现上古辉煌!”说罢,一饮而尽,而底下群妖也是跟着喊道:“盼我妖族,能重现上古辉煌!”一起喝干了杯中酒。

    “好了,坐下坐下,不必如此拘谨,今日是庆功的大好日子,咱们吃着喝着,不醉不归!”牛魔王摆摆手,示意众人坐下道。

    群妖闻言纷纷坐下,随后酒宴便是比较放飞自我了,这些妖王多是当年截教旧识,很多年没见了,只是一直心心念念着与佛门一战,纵使聚集在金山,也没能放开心扉好好叙叙旧,这会儿可算能好好的喝上一杯酒,聊聊往昔的岁月了。

    “你小子可要小心些了,这回搞出这么大动静,佛门那些秃驴未必会放过你,我看你啊,还是回去通天河老老实实待着,不要乱跑了!”鹏魔王依旧是鹏魔王,一坐下来便对莫尘劝慰道。

    他说的不错,莫尘这次玩的太大了,可以说将佛门得罪死了,以那两尊圣人的性子,肯定会想法子给莫尘找小鞋穿。

    莫尘闻言点了点头,他自是知道佛门现在记恨他,他道:“三哥放心,虽说师父不在三界之中,但是谅佛门的人也不敢拿我怎么样!”

    小乌鸦还不知道三清已经归来,不然有老君罩着,他还不是想怎么浪就怎么浪,只要自身不露出什么破绽,没有理由,佛门二圣便是想杀了他也得忍,原因无他,眼下佛门正在传法,虽说受挫,但是并未失败,真要无缘无故强行捉了莫尘,那便是打老君的脸,到那时取经还能不能进行都是两说。

    “话虽如此,但是佛门之前只是允诺不在无故屠戮小妖,要是插手西游,招惹到了他们,他们肯定不会留情的,你便是不回去待着,也莫要再插手西游取经一事了。”鹏魔王见莫尘有些不放在心上的样子,再次劝说道,他还是希望莫尘能回去待着别惹事了,这只乌鸦的惹事能力,他是一清二楚。

    “三弟真是越发胆小了,人在家中坐,便能躲过算计吗?莫尘,你莫听他的,大劫之中,实力最为紧要,只要你够强,谁也奈何不得你,便如那多宝如来,截教惨败,他不依旧是佛门世尊吗?”蛟魔王冲着二人道。

    他亦是经历过天地大劫的,封神之时,多少截教弟子端坐家中,依旧是因为种种原因下山,最终惨死,便是躲过了申公豹的忽悠,难道还能躲过通天教主的万仙阵召唤吗?

    鹏魔王闻言低头不语,他如何不知拳头就是道理,但是在家躲着,总比出去晃悠安全一些吧,他也是担心莫尘的安危,像这般杰出的妖族后辈,这么些年,也就是这么一位主了。

    “来来来,两位哥哥,莫说那些了,自保之术我还是会上一些的,不要担心,今日是喜事,喝酒喝酒。”莫尘笑着举杯道,他化虹之术天下无双,三界之中没几个人能追上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