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两百三十七章 鞭打

    莫尘终究是没能追上鹏魔王,他快是快,可是那一抹赤金色焰光还没来得及飞出金山地界,就不知道被从那冒出来的一只参天大手给握到掌心,从这方天地消失不见了开来。

    “这是哪儿?”

    小乌鸦眨巴了几下他那带着醉意的双眼,看着周围隐隐有些熟悉的环境,不禁有些疑惑,他不是跑去与那鹏魔王比比谁飞的快吗,怎么到了这里?

    蒲团,炼丹炉,盛丹药的仙葫,这不是兜率宫吗?怎么跑到兜率宫了,难道是喝醉了找错方向了?不,没醉,没醉,肯定是飞得快了,一不小心飞上天了!

    “师父都不在,我来这兜率宫做什么?”莫尘轻轻的拍了拍脑袋,就欲迈步朝着门外走去,只是他刚一抬腿,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这只小乌鸦,见了为师如何不见礼,还想去哪里?”

    是师父的声音?

    莫尘心中微微一惊,随即不在意的摆手笑道:“哪有师父啊,师父明明不在三界之中,幻听,幻听,喝醉了还能幻听?”他也没回头,抬腿接着准备朝外边走去。

    这也不怪莫尘,他修为不够,看不到混沌之中的状况,诸圣打完就溜了,也没谁下来通知他一声三清回来了,之后大家忙着喝酒庆功,是以他还不知自家师父回来了。

    “见着贫道还不行礼,饮酒致醉,失了清明,黄巾力士,押他去门外打上二十鞭,好好醒一醒酒!”

    莫尘还没往外走两步,身边再次传来了老君的声音,随即他觉着浑身上下一沉,法力尽数消失不见,双腿如同灌铅了一般,丝毫也迈不动了,他缓缓扭头回望,只见那丹炉一角,一方蒲团之上坐着一个蓄着山羊须的老道士,不是他太上老君又是谁?

    师父真回来了?

    莫尘的酒醒了一小半,幻觉不可能出现两次,他可是堂堂的一方大罗金仙,便是醉酒也不会出现这种状况,而且说话间禁锢住他的法力,这份修为,兜率宫门下除了玄都**师能做到,也就是太上老君了,而玄都**师也没必要和他开这种玩笑。所以那回来的真是太上老君?!

    醉酒了的人脑子就是比正常人慢半拍,等他想明白这个道理,脸上露出些许欣喜之色,准备喊师父时,突然觉着身子一轻,他定睛一看,好嘛,不知道从哪来了两个黄巾力士将他架了起来,他这会儿才想起刚才老君说的话,貌似是要抽他二十鞭子。

    顿时小乌鸦急了,想要使劲挣脱,可是他一身修为都被老君禁锢的严严实实的,走路都困难的很,也就能扭扭头转转身的样子,哪里能挣脱黄巾力士了?

    用了两下力气,却发现如同泥牛如海一般,丝毫不起作用,仍是被抬着走出殿外,小乌鸦只能求饶道:“师父,徒儿知道错了,知道错了,还请放过徒儿一马!”

    太上老君老神在在的打坐修炼,根本是理都没搭理他。

    两位黄巾力士一会儿便将他抬到了殿外,挥动着老君特制的鞭子,狠狠的抽着莫尘,下手丝毫都不容情,那鞭子是老君专门炼制来惩戒门下弟子的,便是玄都当年也挨过几下,饶是以莫尘混元金刚身大成的状态,依旧是被抽的哇哇大叫,凄惨无比。

    这鞭子并不打在肉身之上,而是抽打在元神之上,整整二十鞭,对莫尘的身体与元神一点伤害都没有,就是每一鞭都会让莫尘感受到堪堪到他忍耐极限的巨大痛感,二十鞭过后,莫尘那酸爽感简直就是刀山油锅里走了一圈一样,什么酒劲醉意,统统都烟消云散了。

    “小老爷莫要生气,我等也是奉命行事,这刺神鞭乃是老爷亲自炼制的,效果就是这般,您别看着我二人了,还是速速进去见过老爷吧。”那两名行刑的黄巾力士望着莫尘一脸愤恨的盯着他二人,讪讪一笑,解释道。

    说来这场面他二人也见过不少,每次新挨鞭子的童子与记名弟子都是这般眼神看着他两,只是他二人奉老君之令,那些童子和记名弟子也不敢找他们麻烦,他们也不屑解释。

    不过眼前这位可不一样,他是老君的亲传,兜率宫的主人之一,说不得未来便会执掌兜率宫,他两也不敢怠慢。

    莫尘自是不会与这二人计较,奉命行事吗,他要教训了这二人,让老君如何看他?只是实在被抽的难受无比,能给他两好脸色吗?

    不过这鞭子倒是不错,回头学学炼制之法,在通天河也弄一两根,好教训教训那些不听话的小妖。

    他暗暗在心中想到,面上却变得和颜悦色起来,他道:“无事,是我冒犯了师父,合该受此刑罚,你们两个尽忠职守,我怎么会怪你们呢。”

    说罢也不管那两个黄巾力士如释重负的脸色,大步朝着兜率宫主殿而去,被抽完鞭子的那一瞬间,老君施加在他身上的束缚便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徒儿莫尘,拜见师父,一时酒醉,在师父面前失了礼数,还望师父莫要见怪!”一到老君面前,莫尘立即恭恭敬敬的大礼参拜道。

    “起来吧,莫要怪为师责罚你,修行一道,当时刻谨守道心,灵台清明,不可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太上老君教训道。

    “徒儿谨遵师父教诲!”莫尘再是一拜,随即站起了身,低眉顺眼的垂手站在一旁,哪里有下界那位纵横三界焚天大圣的半分威风。

    老君看着自己这位关门弟子,捋了捋山羊胡,满意的点了点头,眼神中都是赞赏,哪有一点生气的意思,这回他不在三界,倒让这个弟子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能让佛门那二位难受死,与道门颇有益处,你叫他如何对莫尘不满意?

    不过他嘴上还是道:“贫道离开之时,不是让你在洞府中安安心心的待着吗,怎么这般惹是生非,倘若闯出了大祸,贫道不在,到时你如何自处?”……